非池中藝術網

2021-07-05|撰文者:張家馨

融雪之後與地面交融的顏色、陽光照耀在物體反射下的色彩、天氣驟變在窗戶上生成的霧氣,總總大自然現象,除了使用攝影的方式記錄下來,是否還有其他的表現形式?

美國藝術家斯賓塞·芬奇(Spencer Finch,1962)以燈光裝置藝術聞名,創作取材自大自然,如雲、霧、光、雪當中的色彩、光線、溫度變化以及人對其的感知,並透過不同媒材的特性,體現在他的藝術創作上。藝術家擅長使用色度計(Tristimulus colorimeter)測量特定地點和時間的自然光線,再透過人工的手法重新建構了該地點的光度(luminosity)。他對自己的創作緣由描述成:「被無法親眼所見的慾望所驅使。」他將對世界的觀察,與文學中的詩句以及歷史文化,提煉成抽象的光之色彩。

Spencer Finch在High Line公園的作品。圖 / 取自artsobserver.com

芬奇在美國High Line公園的第一個裝置藝術作品〈The River That Flows Both Ways〉,設置在該公園旁一座舊工廠的窗戶上,共700片的玻璃色版。以每分鐘拍攝一張哈德遜河的照片為作品雛形,每張照片的顏色都經過精確的校色,最後呈現在玻璃上的顏色都是照片中的單個像素點,並按照拍攝的時間順序排列。一張一張的網格代表芬奇對時間的紀錄,涵蓋了光線和自然環境與顏色之間的相對關係。

而他的作品也是被911紀念博物館(National September 11 Memorial & Museum) 唯一典藏的一件。作品以〈試圖記住九月早晨天空的顏色〉為題,在紙上描繪了2,983件的藍色方格,每個方格的藍色皆獨一無二,代表了在這場恐攻罹難的2,983位受難者。

芬奇在911紀念博物館的作品-〈Trying to Remember the Color of the Sky on That September Morning〉,Photo credit: SUSAN WATTS/AFP/Getty Images。圖 / 取自Artnet。

Spencer Finch個展-《Only the hand that erases writes the true thing》展場照。圖 / 取自Lisson Gallery。

近期他在創立於1967年的里森畫廊Lisson Gallery,帶來全新系列的創作個展《Only the hand that erases writes the true thing》,使用有色的透明膠帶、織物、銀箔和粉彩等多種材料,藝術家經典的創作風格以及不斷嘗試新的媒材,只為了達到和捕捉轉瞬即逝的「剎那」以及其感官體驗。

Spencer Finch個展-《Only the hand that erases writes the true thing》展場照。圖 / 取自Lisson Gallery。

在本次展覽中同樣呈現了芬奇對大自然中色彩的觀察及迷戀。去年冬天他花了很多時間在觀察雪的變化,並對這個看似單一的色彩感到驚艷,他說:「雪就像一面鏡子,能夠反映出周圍的景觀和天氣的色調。」他在美國古老的徒步旅行路線Crawford Path,從海拔2000英尺爬到4000英尺的山頂上,沿著山路到山頂的這段路程,藝術家不斷記錄著這段過程的顏色變化,並將這個紀錄作為一個概念練習,透過自己的顏色測量方式,與美國油漆品牌Benjamin Moore色卡相匹配。

Spencer Finch作品-〈Crawford Path up Mt. Pierce, New Hampshire (after a spring snowstorm)〉, 2021,Benjamin Moore Paint swatches and pencil,Dimensions variable。圖 / 取自Lisson Gallery。

Spencer Finch作品-〈Crawford Path up Mt. Pierce, New Hampshire (after a spring snowstorm)〉, 2021,Benjamin Moore Paint swatches and pencil,Dimensions variable。圖 / 取自Lisson Gallery。

在展覽中宛如與牆壁融為一體的三件作品,由白色織物製作而成,芬奇用日文〈Usuyuki〉對其命名,並掛置在畫廊的牆壁上,營造出雲霧的效果。為了創作這些作品,藝術家與日本的面料專家合作,並請紐約當地的時裝店幫他累積正確重量的薄紗和雪紡。

他說:「這十多年來,我一直探索用不同的材料製作霧的圖像。因為它既是一個物質的,又是一個非物質的主題,它既能掩蓋,又能以意想不到的方式顯現出來。」直到去年夏天他看到勞森伯格(Rauschenberg)年代初期的作品〈Hoar Frost〉,讓他開始考慮用懸掛的織物來製作。透過不同類型的半透明織品的分層,使他能夠創造出被雲或霧或冰而掩蓋的風景,隨著空間中光線的變化,這些風景也同樣跟著變化。芬奇認為這一些作品想表達的內容,對觀眾來說或許有點抽象,但是這些作品也讓他想起了波蘭詩人Milosz的詩,就好似他想講述的感受 : 




He wants only one, most precious thing:

To see, purely and simply, without name,

Without expectations, fears, or hopes,

At the edge where there is no I or not-I.






Spencer Finch作品-〈Usuyuki〉 , 2021,Tulle, thread, steel rods。圖 / 取自Lisson Gallery。

另一件光的裝置作品,是芬奇在康涅狄格州(Connecticut)的雪地上,對雲杉樹下的陰影測量光與顏色的結果。展呈的形式,刻意使用日本俳句的形式(三行,五/七/五的音節結構)。他說:「有如一首俳句詩,它只是自然和季節之美的一個轉瞬即逝的一刻。」多年以來,他深受莫內雪景畫中的色彩,一直希望能有機會表現他對莫內在畫中呈現雪景色彩的認同,而這件作品亦有向莫內致敬之意。

Spencer Finch作品-〈Winter Haiku (snow shadow, spruce tree)〉, 2021,3 Fluorescent fixtures and filters,121.9 x 33.7 x 7 cm。圖 / 取自Lisson Gallery。

Spencer Finch作品-〈Winter Haiku (snow shadow, spruce tree)〉局部, 2021,3 Fluorescent fixtures and filters,121.9 x 33.7 x 7 cm。圖 / 取自Lisson Gallery。

本次展出中有一系列的銀箔畫,芬奇認為銀箔是最能直接了當地表現出陽光在新雪上閃爍的經驗。他說 : 「就像當你穿過一片雪地時,陽光從雪的結晶體上反射出來,照亮了又消失。」作品上細碎的銀色斑點,會隨著光線的角度時而有,時而無,當觀者經過這些作品時,銀色斑點呈現出來的顏色也會隨之變化。「雪的光學(以及詩學)的原理是如此美妙和複雜。」

Spencer Finch作品-〈Fresh Snow〉,2021,Silver leaf on paper,55.9 x 76.2 cm。圖 / 取自Lisson Gallery。

芬奇因大型的裝置藝術廣為人知,其中最新的作品目前正在倫敦展出。〈A Cloud Index〉是一幅印在新伊莉莎白站(Elizabeth line station)在天篷上約120米長的雲景,使其成為該城有史以來最大的永久性藝術品之一。在這個裝置中,他創作了60幅手繪的粉彩畫,這些粉彩作品組合在一起,形成了獨特的雲彩拼貼,當作品打印在透明玻璃的天篷上時,它會隨著光線、天氣和一天中的時間而變化。雖然整個完整作品尚未完成,但遊客目前已經可以在車站看到該件作品。

〈A Cloud Index〉。圖 / 取自crossrail.co.uk。

〈A Cloud Index〉。圖 / 取自crossrail.co.uk。

〈A Cloud Index〉。圖 / 取自crossrail.co.uk。

芬奇不斷地嘗試各種媒材在藝術創作上的應用,只為了更貼近他對這些自然現象的觀察,並希望觀眾能夠共同參與在其中。他的創作沒有過多的裝飾,簡潔而有力地再現大自然中的美,包括他對色彩的迷戀,以及詩句的研究,使他作品的氣質呈現出一種靜謐的氛圍。



資料來源 : Wikipedia, Lisson Gallery 


Spencer FinchLisson Gallery裝置藝術燈光藝術Only the hand that erases writes the true thing
REACTIONS
喜愛

0

好美

0

0

0

厲害

0

猜你喜歡

view all

焦點新聞

當代藝術美術館策展

北美館「現代驅魔師」 科技─泛靈思潮下的後人類探索

2021-11-27|撰文者:臺北市立美術館/非池中藝術網編輯整理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