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焦點新聞

當代藝術

CASIMIR的女性軀體、塔羅牌和神話 看見數位繪畫的新可能

引目空間CASIMIR女性軀體塔羅牌神話

2021-12-24|撰文者:林侑澂

視覺藝術的創作,在今日早已經不再受限於紙筆之間,數位繪畫的作品也越來越受到關注與支持。藝術家CASIMIR 李長憲的創作,就以科技融合美學的方式呈現非常嚴謹的態度。在生死觀、塔羅牌、神話故事、日常生活和性等等主題之中,詮釋出豐富的層次。

《CASIMIR ART》個展 展場實紀。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CASIMIR的求學過程從復興商工(復興美工)、大葉大學造形藝術學系一路走來,學習的都是標準美術系(油畫為主)的課程。進入職場後,最先從事過一陣子的織品設計,接著隨著台灣電腦遊戲的興起,投身遊戲繪圖的產業。也在這時期,CASIMIR從純手工的繪畫轉換到了數位繪畫的領域。

《CASIMIR ART》個展 展場實紀。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自從進入了遊戲產業的工作,CASIMIR對於繪圖軟體的功能和手繪版進行了的各種軟硬體的研究,從無到有累積經驗。最開始時的CASIMIR也和許多創作者一樣,試著用數位繪畫模擬油畫、水彩的質感。然而軟筆的「堆疊、筆觸和隨機性」以及數位繪畫的「精確性」有著很大的不同。這個過程讓CASIMIR深入地瞭解了兩者的本質差異,進而開始用新的角度,發揮出數位繪畫的特質。

CASIMIR,《Disturbing seasons》,38.6 x 70cm。圖/藝術家提供

除了作畫方式外,「顏料/色料」與「螢幕/色光」的色彩運作模式也有所差異。不同的螢幕顯現的顏色有所不同、不同的印刷設備都會不一樣。尤其是CASIMIR的作品除了限量的版畫之外,也持續嘗試著不同的複合媒材印刷製作。盡可能地使用更多當代的基底材和技術,也成為了CASIMIR創作上很值得關注的挑戰。

CASIMIR,《Goldfish》,51 x 100cm。圖/藝術家提供

從傳統繪圖、模擬傳統繪圖到數位繪圖。CASIMIR在踏入創作領域後,也試著尋找屬於自己的主題。個展中所見到的《塔羅牌》即是第一個完整的系列。CASIMIR開始結合塔羅牌的寓意和自身的生命經驗,重新詮釋出對於不同現象的感觸。這一系列的創作過程CASIMIR並不是依照卡牌的順序做畫,而是自己做了一個籤筒、隨機地決定順序。有意思的是,CASIMIR創作單幅作品大約需要1-2個月的時間。而在每幅作品的創作過程中,CASIMIR的生活也隨著卡片的寓意遇見了不同的景況。

CASIMIR,《THE DEVIL / 惡魔》,45.7 x 75.9cm。圖/藝術家提供

《塔羅牌》系列中的代表作之一《THE DEVIL / 惡魔》,所敘述的是人性深處的慾望與執著。畫中的角色呈現出了狂熱、迷戀以及無法自拔的狀態。人們為了得到某種滿足,經常在理智邊緣掙扎,甚至會不擇手段地想要「獲得」。CASIMIR藉由蛇、狒狒、蛤蟆乾和駱馬乾這些巫術材料,暗示可能使用的一切方式。誘餌與鑰匙的意象相當明確,象徵著惡魔用來誘惑人們的求之而不可得。甚至在惡魔的翅膀之中,直接畫出流動的精子,同時呈現出慾望本身以及試圖滿足慾望的行為。

注:本作在歐美市場廣受矚目,在網路上獲得了相當多的迴響,30版的版畫已全數售罄。

CASIMIR,《Staring of Death / 死亡凝視》,60.4 x 100cm。圖/藝術家提供CASIMIR,《Death II》,69.3 x 100cm。圖/藝術家提供

本次做為展覽主視覺的《Staring of Death / 死亡凝視》和另一件關於死亡主題的《Death II》,分別敘述著兩種關於死亡的概念。前者敘述著是表象的死亡,安排了魚骨、蛇鱗、骷髏、禿鷹骨架等等符號和書寫著死亡主題的摩斯密碼在畫面之中,並且讓主角手臂上的貓頭鷹與觀眾互相凝視。而後者則是更深層的死亡。畫中的主角面容借鏡自CASIMIR親人過世時的樣貌,展現出貼近死亡時的真實震撼。游離的兩隻金魚,一黑一白象徵著生命的無常。作品中隱喻或明示的童男童女、菊花、蓮花、花圈、送葬樂隊等等,均是台灣喪葬常見的儀式與符號。作品所討論的不僅僅是死亡本身,也是在世者靈性的釋放與安慰。

引目空間CASIMIR女性軀體塔羅牌神話
REACTIONS
喜愛

0

好美

0

1

0

厲害

1

猜你喜歡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