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焦點新聞

焦點人物

訪談個展

她畫風景、畫音樂也畫世界,卻僅僅畫了二分之一:侯翠杏藝術生涯的回顧

侯翠杏宇宙微觀抽象藝術顏雲連

2022-06-10|撰文者:張家馨

 




「我畫眾生的情感憧憬與失落,也畫我的情懷與夢想。在漫長的繪畫生涯裡透過了藝術,我找到屬於自己的平靜。而在豐富的閱歷下,得以忠實而深刻地運用畫筆記錄人生境遇,同時表達個人的生活觀及情感思維,並鞭策自己不斷地充實與學習,冀望創作思維的深度與廣度能夠獲得擴展。」-藝術家侯翠杏創作自述




在侯翠杏(1949-)的作品裡,具象中清晰的表現語彙與抽象中的抒情表現,兩者的共存方式,照亮彼此的互襯關係,提供觀者一種過渡想像的觀看視角與體悟。藝術家在用色上不拘泥於固有色的框架,反而是汲取大自然中瞬息萬變的氣味與景物,透過顏料與筆觸的堆疊,形構出一幅幅色彩乾淨、肌理調性豐富細緻的作品。

侯翠杏從小出生在不愁衣食的家庭中,更有著令人稱羨的外型與才華。那種一出生便有著「上天眷顧」的優勢,卻並未成為她生活懈怠的理由。事實上,侯翠杏的生命曾經歷過起起落落,未如外人眼中的如此順遂。而這些「不美好」卻讓她更加堅定自己對生活、對創作、對美的信念,將其視為創作養分並轉譯成繪畫語彙,同時也希望夠透過作品帶給觀者心靈上的慰藉。

侯翠杏作畫過程。圖 / 侯翠杏提供。

大自然系列-〈舞春〉,36.5x74.5cm,1993,油畫。圖 / 侯翠杏提供。

自90年代後,侯翠杏開始在各地重要機構舉行個展,像是1996年臺灣省立美術館個展(現名為國立臺灣美術館)、2001年上海美術館「無限美感」個展、2007年國立歷史博物館「抽象心境」個展、2011年鳳甲美術館「抽象·交響」個展等。如今,侯翠杏耕耘藝術創作已有五十年之久,今年六月她將在國父紀念館舉行回顧展「宇宙–微觀」。透過展覽,完整的梳理從過去到現在的創作脈絡,同時這些作品也象徵著藝術在她生命不同的階段,是如何相輔相成的存在。

禪系列-〈遠離焦距〉,37x45cm,1996,油畫。圖 / 侯翠杏提供。

侯翠杏近期最新創作,大自然系列-〈探索宇宙的多次元〉,116.7x90.9,2022,油畫。圖 / 侯翠杏提供。

侯翠杏近期最新創作,都會時空系列-〈濱海桃源〉,118x53cm,2022,油畫。圖 / 侯翠杏提供。



過程



在侯翠杏抽象山水系列的作品〈太虛祥雲〉,作品背景的肌理,透過油畫顏料中,油脂與礦物碰觸後留下的餘溫,形成如奶油的厚實、如奶油的濃郁,在畫面中形成大塊面積的留白,襯托前景紛雜的細筆。而那些細筆包含由畫刀理性運作縱橫交錯的軌跡,並與底層未乾顏料的混合,形成主色與過渡色彼此對話的中介。

侯翠杏的作品有如洋蔥般一層層的覆蓋與疊加,這種半透明的特性,通透著藝術家在每一層顏料中對節奏和線條的掌控。而如此的佈局方式和條件,不僅與描繪者的生命經驗有關,同時也彰顯出她對繪畫和媒材特性的熟知,而這些都跟侯翠杏認識繪畫的過程有關。

抽象山水系列-〈太虛祥雲〉,65x91cm,2011,油畫。圖 / 侯翠杏提供。

最初侯翠杏曾向李石樵先生習素描,於大學時期在多位藝術家發起的「青雲美術會研究班」學習美術課程,並向呂基正先生習水彩。在學院派的體制下,侯翠杏不免於從基本的靜物畫或風景畫開始學起。然而,這樣的繪畫方式卻無法滿足她骨子裡對萬物的好奇,以及透過繪畫釋放內心觀照的慾望,因此漸漸地開始在作品中加入更強烈的自我意識,甚至在當時繪畫風氣相對傳統與保守的情況下,大膽的嘗試描繪抽象畫。但也因為如此,侯翠杏過於前衛的繪畫風格在當時候並未立即受到認可。

寫生系列-〈雙溪之晨〉,45.5x53cm,1976,油畫。圖 / 侯翠杏提供。

都會時空系列-〈羅馬一隅〉,116.5x91cm,2003,油畫。圖 / 侯翠杏提供。

都會時空系列-〈台北101〉,116.5x91cm,2005,油畫。圖 / 侯翠杏提供。


直到1975年,侯翠杏參加青雲畫會在台北新生公園省立博物館(今二二八公園的國立臺灣博物館)舉辦的聯展,她的創作受到顏雲連先生的肯定,並且有幸能夠將作品掛在顏先生展出的作品旁邊。「那次展覽我仔細欣賞顏老師的畫,發現他的作品不但蘊含著深邃的想法,同時也找尋到自己一直以來追求的繪畫表現形式。」展覽之後,侯翠杏私下找到顏雲連先生,並且表示希望能夠向他「拜師學藝」。向來不收學生的顏雲連先生竟首次破例讓侯翠杏跟著他學習,並教授油畫、蛋彩、粉彩和膠彩等繪畫技巧,開啟了她創作的新篇章。

大自然系列-〈登峰造極〉,72.5x60.5cm,2000,油畫。圖 / 侯翠杏提供。



不止於單向式的關注



將「藝術與生活結合」,讓「抽象走入現實」是侯翠杏長年以來一直努力的目標。她的創作全來自生活、來自仔細品味與探究生活的結果,像是對音樂、對舞蹈、對家人、對四周的景物,甚至遠至對宇宙的好奇與幻想。因此侯翠杏的作品有著豐富多元的樣貌,不論是顏色或形式,隨著藝術家一路以來不曾停下的畫筆,至今發展出了十幾個不同面貌的系列創作。

大自然系列-〈臨海山城〉 ,130x96.5cm,1996,油畫。圖 / 侯翠杏提供。

特別是《情感系列》以及《寶石系列》,它們的發展皆與侯翠杏的家人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前者的成形來自於藝術家在短時間內,面臨至親相繼過世的衝擊和徬徨,畫布與顏料成為她最直接的慰藉;因此作品〈生命之間〉,是侯翠杏對世俗凡人不可抗拒的命運、將生與死之間似有牽連卻又充滿詭譎和無情的態度,以冷暖強烈對比的色彩方式處理她的詰問。畫面中筆觸一次性的疊加,是藝術家重重地、狠狠地,將她的憤怒、感傷、疑惑等自我內心的絮語,隨之留下那因為情緒與顏料過重而邊緣凸起的刻痕。

後者則是侯翠杏為生重病的母親而開始的創作。藝術家聽聞中東偏遠山區產有一種石礦,經過處理後可以釋放負離子,當地居民平均都達百歲,於是嘗試將這種礦石結合油畫顏料,發展出與異材質結合的繪畫作品。「圓」是侯翠杏自創作以來時常出現的符號,圓弧的外圍形狀包圍著色彩斑斕的花花世界,與背景留白的「空」形成一個強烈對比,暗示著生與滅之間的關係僅僅是一道線條組成。而在這個系列當中,「圓」的語彙更象徵她在佛法中修行與領悟的意境。

寶石系列-〈愛慕〉,32x41cm,2018,油畫。圖 / 侯翠杏提供。

情感系列-〈美感無限〉,194x259cm,2001,油畫。圖 / 侯翠杏提供。

情感系列-〈雲在說話〉,74.8x36.8cm,2001,油畫。圖 / 侯翠杏提供。


在侯翠杏的生活中,音樂的佔比並不少於繪畫創作。「我常常鼓勵自己要有音樂家創作及演奏的精神,利用聲音不可視的抽象,與人類情感的絕對抽象,兩者產生無可言喻的共鳴。」她說,從小因母親的栽培開始接觸古典音樂,漸漸地養成創作時喜歡聽著古典音樂或歌劇,隨著音樂裡快板與慢板的節奏、漸強與漸弱的大小等轉變牽動著畫筆的運作,並且讓自身沉浸在不同曲調的情緒中,勾勒出富有戲劇張力的點、線、面等抽象符號。

音樂系列-〈到海上來〉,60.5x72.5cm,2001,油畫。圖 / 侯翠杏提供。

音樂系列-〈花之圓舞曲〉,90.5x72cm,1996,油畫。圖 / 侯翠杏提供。


音樂系列-〈史特勞斯-春之頌 III〉,35x69.5cm,1997,油畫。圖 / 侯翠杏提供。



二分之一



「我可以每天坐在畫布前面創作,常常畫到天亮。甚至希望能夠將時間都分給創作。」侯翠杏畫風景、畫音樂也畫生命,靈感枯竭從來不會是問題,一天沒有超過25個小時的時間才是她真正面臨的困擾。可以不眠不休,可以廢寢忘食,創作就如同侯翠杏的一本日記,來自藝術家每天處於瞬息萬變的世界,將敏銳的觀察體驗以抽象的表現方式呈現在畫布上,系列與系列之間清晰的分支,再再彰顯她內心對創作的植入與仰賴。

二分之一既是時間的象徵,也是描繪對象的數量。侯翠杏的創作生涯經營了五十年,難以用三言兩語濃縮。唯有完成另一個二分之一,不斷挖掘藝術家用之不歇的創作能量,以及她對這個世界特殊的微觀角度,帶給觀者看見更多色彩與繪畫的可能。

侯翠杏於工作室創作一景。圖 / 侯翠杏提供。

在侯翠杏拒絕企業家父親安排接班家裡建設事業,並選擇赴學校任教的那一刻起,便深信自己要將時間嫁給藝術創作這個抽象又深不見底的伴侶。當朋友都在聚會享樂,她則於畫室挑燈夜戰。缺少休閒娛樂的時日,卻在創作中找到有別於物質生活帶來的充實與慰藉。準備回顧展的同時,侯翠杏也獲得消息,將成為《臺灣美術全集》第二位被收錄的女性藝術家,這兩件事同時並進,是藝術家創作生涯的重要里程碑、是一生奉獻給創作的結晶,是這個伴侶給她五十周年紀念的禮物。



「宇宙-微觀」侯翠杏創作回顧展



.展期:2022.06.24-08.07

.地點:國父紀念館中山國家畫廊

.座談會:《畫的意境·心的樂章》

.座談會時間:2022.07.16(六)14:30

.座談會地點:中山國家畫廊南室


侯翠杏宇宙微觀抽象藝術顏雲連
REACTIONS
喜愛

11

好美

3

0

1

厲害

0

猜你喜歡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