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2023-11-27|撰文者: 非池中藝術網王襦萱編輯整理

一位觀眾在參觀了倫敦泰德現代美術館(Tate Modern)舉辦的阿夫.克林特(Hilma af Klint,1862—1944)和皮特.蒙德里安(Piet Mondrian,1872—1944 )雙個展後,注意到展覽中的某一幅畫有些不對勁,畫作於展場中的呈現與藝術家的手稿素描本《藍皮書》所記錄的有所不同。最終證實了,這幅《天鵝No.14》被館方掛置顛倒了。畫作中心的三角形呈現倒置的狀態,這在「天鵝」系列的其他作品中沒有出現這種情況。經過仔細比較也發現,其餘的畫作都顯示克林特用來代表男性精神能量的黃色調,和女性精神能量的藍色調散射在畫作的下方,而象徵精神之愛的粉紅色調則是通常從中心三角形上方散發出來,這些呈現方式到了《天鵝No.14》則出現了完全相反的情形。

上為倒置《天鵝No.14》,下方為手稿內正確的展示。圖/取自Artnews

希爾瑪.阿夫.克林特基金會不得不承認,這位藝術家的作品可能已經顛倒懸掛了幾十年。在展覽結束後,基金會表示這幅畫將由該基金會的作品維護人員進行調查,檢視畫框的背面是否有任何過去沒注意到的標記,也許能找到如何懸掛的蛛絲馬跡。那麼美術館或博物館將畫作掛反是一個常見的情況嗎?或許是作品內容形式使然,也許是年代久遠難以辨別作品呈現的原意。接著讓我們來提供一些歷史上著名的例子,作品正與反間的差異。

1.皮特.蒙德里安(Piet Mondrian,1872—1944 )《紐約1》(1941年)

作品展於德國杜塞道夫的Kunstsammlung Nordrhein-Westfalen K20。

展呈錯誤被發現時間:2022年

錯誤是如何被發現的:面對蒙德里安的作品,我們該如何確定一個黃色、藍色、黑色和紅色條紋的網格的方向?在1945年,也就是蒙德里安去世一年後,《紐約1》被展示在現代藝術博物館(MoMA),似乎當時的策展人僅能依靠推測來決定懸掛的方向。然而75多年後,任職於杜塞道夫博物館策展人蘇珊娜.邁耶-比瑟(Susanne Meyer-Büser)發現了這個錯誤,而該杜塞道夫博物館於1980年收購了這件作品。爾後她將這幅畫與1944年的一張檔案照片進行比對,照片的內容顯示出作品當放在蒙德里安工作室內的畫架上,而擺放的方向正好相反。但博物館考慮到為了避免損害這件作品,它將繼續以自1945年以來的方式展出。蒙德里安《紐約1》。圖/取自Artnews

2.亨利.馬蒂斯(Henri Matisse,1869—1954)《Le Bateau》(1953年)

作品展於紐約市現代藝術博物館(MoMA)

展呈錯誤被發現時間:1961年

錯誤是如何被發現的:當馬蒂斯這件紙本切割作品在MoMA的新展覽「馬蒂斯的最後作品」(The Last Works of Henri Matisse)中展出時,展期間沒有任何觀眾察覺到這幅抽象、極簡的平面剪紙作品有任何不對勁之處,作品僅使用了極少的輪廓線條勾勒出形狀。然而47天後,一位異常細心的華爾街股票經紀人Genevieve Habert在第三次前往參觀時便確信這幅作品應該被翻轉。當告知官方後,因當時負責的管理階層正逢休假,館內的人員則是告訴她:「你不知道正確的上下是什麼,而我們也不知道。」最終展覽的作品目錄應證了她的猜測,這事件在後續也受到《紐約時報》的大幅報導,只不過當MoMA的內部高層同意採取修正行動時,展期也已經結束。
馬蒂斯《Le Bateau》。圖/取自Artnews

3.保羅‧高更(Paul Gauguin,1848—1903)《雪中的布列塔尼村莊》(1894年)

作品展於巴黎奧賽博物館(Musée d’Orsay)

展呈錯誤被發現時間:1903年

錯誤是如何被發現的:維克多·塞加倫(Victor Segalen)是一位法國作家和民族學家,更是高更這位藝術家的追隨者。他前往塔希提島想與藝術家會面,但卻在藝術家去世後不久才抵達,正逢當地舉辦了一場拍賣會,高更的作品也包含在眾多拍品之內,他這才發現其中一幅畫作以違和的方式競拍,畫作被上下顛倒以後,皚皚白雪就化為了潺潺的水流,教堂和山峰化為了岩石,平原上的白雪則成為了一個巨大的湖泊,這件作品荒謬的被命名為尼亞加拉瓜瀑布。據塞加倫的說法,他以相當低廉的價格購得這幅作品,並立即翻轉它,此時構圖突然合理的呈現出法國村莊布列塔尼被白雪覆蓋的景象。
高更《雪中的布列塔尼村莊》。圖/取自Artnews

4.文森.梵谷(Vincent van Gogh ,1853—1890)《有蝴蝶的長草地》(1890)

作品展於倫敦國家畫廊(National Gallery)

展呈錯誤被發現時間:1965年

錯誤是如何被發現的:梵谷這件作品創作的背景於1890年梵谷在一家療養院所繪製,畫中描繪了長草的庭院以及蝴蝶的飛舞,然而當它在美術館展出後,證明了對藝術熟悉的專家,也並非總是能夠察覺一幅畫作有點詭異,同樣的這件作品受到了倒放的狀況。發現了這個謬誤的是一名年僅15歲的女學生,隨後館方也在驗證後迅速的將該作品恢復應有的展呈方式,所幸作品的倒置並沒有持續很長時間,僅在展出後十五分鐘得到校正。
梵谷《有蝴蝶的長草地》。圖/取自Artnews

5.傑克遜.波洛克(Jackson Pollock,1912—1956)《No.27》(1950)

作品展於紐約惠特尼美國藝術博物館(Whitney Museum of American Art)

展呈錯誤被發現時間:2015年

錯誤是如何被發現的:波洛克的這件作品的展呈方式,儘管從技術上來說並不是一個錯誤,但策展人戴娜.米勒(Dana Miller)決定將這幅波洛克的畫垂直懸掛,而不是採用他在作品目錄中記錄的水平方向。然而策展人解釋道,這是對藝術家自己在1950年於貝蒂.帕森斯畫廊的一次展覽中進行實驗的一種借鑒。爾後策展人表示:「確實空間可能是一個影響展呈方式的因素,但如果波洛克反對將其垂直懸掛,那麼博物館是不會使其發生的。」值得注意的是,在過去,藝術家是在簽名後翻轉了畫作,這表明他從未對作品應如何展示做出最終決定。
波洛克《No.27》。圖/取自Artnews

6.薩爾瓦多.達利(Salvador Dalí,1904—1989)《卡達克斯四個漁夫的妻子》(1928)

作品展於馬德里的蘇菲亞王后國家藝術中心(Reina Sofia)

展呈錯誤被發現時間:1994年

錯誤是如何被發現的:當達利的這件作品於1994年前往倫敦的海沃德畫廊進行超現實主義藝術家的回顧展時,它被意外地顛倒懸掛展出,並且未引起任何人注意。直到《藝術報紙》的馬丁.貝利(Martin Bailey)認為這位臭名昭彰的荒誕主義者不會將畫中的陽具形象指向下方而不是上方。後續當他向展覽的策展人安娜.貝里斯坦(Ana Beristain)提出這個問題時,她則是聲稱這樣的展出是正確的。然而另一方面達利劇院博物館(Teatre-Museu Dalí)的主任安東尼·皮托(Antoni Pitxot)以專業知識判斷過後,認為貝利的直覺或許存在著正確性。達利《卡達克斯的四個漁夫的妻子》。圖/取自Artnews

7.詹姆斯.惠斯勒(James Whistler,1834—1903)《黑金夜曲-墜落的火箭》(1875)

作品展於底特律藝術學院(Detroit Institute of Arts)

展呈錯誤被發現時間:1878年

錯誤是如何被發現的:詹姆斯.惠斯勒的作品呈現了一個絢麗而模糊的畫面,展示了倫敦克雷莫恩花園(Cremorne Gardens)施放煙火表演時的景象,當藝術評論家約翰.拉斯金(John Ruskin)看到這幅煙霧瀰漫的夜景,他評論惠斯勒的繪畫僅像是向公眾的臉上潑了一罐油漆。藝術家憤怒地對拉斯金提出誹謗,並在法庭上聲稱這幅作品必須被理解為藝術上的「線條、形式和色彩的安排」,從維多利亞時期的角度來看,惠斯勒的論點並未因該作品在法庭內被意外地倒置而得到助益,反而使拉斯金更加嘲諷。儘管他贏得了官司,但惠斯勒只收到了低額的賠償,並被迫宣告破產。
惠斯勒《黑金夜曲-墜落的火箭》。圖/取自Artnews

REFERENCE

Artnet

皮特.蒙德里安亨利.馬蒂斯梵谷達利波洛克
REACTIONS
喜愛

5

好美

9

3

24

厲害

9

猜你喜歡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