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焦點新聞

當代藝術

跨時空跨文化的巴別塔魔獸現形記 ─林珮淳《夏娃克隆巴別塔I》影片閱讀與緣起回溯

林珮淳夏娃克隆巴別塔I黃海鳴

2024-05-21|撰文者:黃海鳴(藝評家/前台北市立美術館館長)

《夏娃克隆巴別塔I》影片,緣起於台南耘非凡藝術中心的專題群展 ,我寫過短文介紹所有作品,以及特別是《夏娃克隆巴別塔創造文件I、II》這個非常豐富的文件展覽。我特別為後面這個展覽寫過一篇非常長的文章《不斷反覆的不同巴比倫城與巴別塔 ─ 閱讀林珮淳《夏娃克隆巴別塔創造文件I、II》等新作》。
《夏娃克隆巴別塔I》影片,可以說是《夏娃克隆巴別塔創造文件I、II》某些部分的升級版的創作,是藝術家林珮淳與蔣榮宗合作的影片,首先發表於台北101大樓「双融域 」AMBI SPACE ONE 《蔣榮宗ZONG 跨界科技X原創音樂 台北101演奏會》,就榮獲美國2024 MUSE AWARD繆斯獎「新媒體&音樂」和「展覽&活動」金獎,之後陸續獲選2024坎城影展、歐洲短片影展、好萊塢最佳獨立影片、洛杉磯獨立女性影展與坎城藝術影展之榮譽。接著影片被邀請參加由 Dores  Sacquegna 策劃的「時光機」展覽。

 https://primopianospecialprojects.com/2024/05/07/time-machine/

我的這篇文章,實際上包括了「夏娃克隆」早期的發展、不久前《夏娃克隆巴別塔創造文件I、II》等新作,以及最近的《夏娃克隆巴別塔I》影片,在後面,還有強大的基督教聖經的背景以及西方理性在文藝復興之後與宗教之間的角力。

關於時光機的觀念:

被邀參「時光機」的展覽,對我而言一點也不意外。因為林珮淳幾個重要階段的創作,都對應了差異極大的倫理觀與時間觀。作為台灣女性主義藝術先驅的階段,倫理觀與時間觀是打破過去不平等的性別角色權力桎梏,並且不斷往這個目標的挺進,這還比較單純。

作為台灣科技藝術前驅的階段,在倫理觀與時間觀等都有更明確的對應。在技術與形式創新方面,林珮淳的數位科技藝術無疑是不斷加速往前挺進的,但是從實質內容看,那是越來越界近於一個講求情慾以及加速傳統道德淪喪的狀態,並且更全面地導致真實與虛擬不分,至少逐漸混淆的狀態。從時間方向來看,過去、現在、未來可以共存,無限挪用變造相互交織,那是一個時間秩序混亂的時代,當也有人將其放在某種的解放進步脈絡。

但是林珮淳進入到緊密環繞在聖經架構的數位藝術創作階段,作品就呈現強烈的批判性,既使作品大量運用數位科技以及虛擬影像的形式,但是所有的細節,都納入到一個明確的偉大的時間架構中。從上帝開天闢地創造世界,創造人類的始祖亞當夏娃,以及人後代的不斷獨立不斷進步,但卻不斷背叛上帝的指示、經過多次逞罰仍不斷背叛,最後招來世界的大毀滅,一條很戲劇也很清楚的時間進程。

當大多數藝術表現中的時間越來越粉碎的時候,林珮淳的時間,一方面也包括不斷進步追求線性進步的現代時間觀,以及極盡多元碎化的後現代時間觀,但另一方面卻將所有納入到兩種最激烈的時間模式的衝突。文藝復興以來開始以人為中心,由人類理性的方法所帶來的不斷進步解放以及中間一些可以修復的各種大災難形式。就林珮淳最後的創作來看,前面的時間形式,通通可以納入到基督教以神為中心,接著被創造的人不斷成長獨立、不斷背判敗壞墮落,屢勸不知悔改,最終以世界末日神完全毀滅告終的時間架構之中。

又因為在林珮淳的創作中,各種可納入到聖經中的早就被預言的各時代的劇情插曲,都被放在可同時看到的狀態,並且也是可以在現在以及不久將來還會不斷再度重演。從這個觀點,放在「時光機」的架構中,應該算是很正常的。

Dores  Sacquegna策展動機是將感知、記憶和過去和未來之間的穿越,使用一個從下而上的視角,能夠為被遺忘或虛構的故事發聲的視角。並通過音樂、視覺藝術、電影和表演等藝術的一個激進的歷史學,這成為了一個即時的、視覺的和詩意的流動檔案,提出了成熟思考當下時間的不同和意想不到的知識場所。由林珮淳與蔣榮宗共同創作在台北一零一摩天大樓中發表的聖邪交混的大合唱,更是創造了一個能夠直觀的超大尺度神魔交鋒勝負還難判定的戲劇。

《夏娃克隆巴別塔I》影片簡要描述:

那是夏娃克隆的從男性附屬獨立出來,加速壯大與具有無限分身能力與影響力的狀態。影片一開始是「夏娃克隆」以達文西的「維持魯威人」的形體站立在高塔上,背景是古代的「巴別塔」。

「夏娃克隆」接著逐漸轉變成藍色網格的身體,穿越各個歷史並進入當今的數位時代,並且牽動扭曲翻轉巴別塔下方擴及全球的藍色網格的市。它們包括都被連結在一起的象徵現代巴別塔的紐約帝國大廈、台北101大樓、台北中正紀念堂、巴黎鐵塔、聯合國、歐盟大樓等等。早就不是女性的「夏娃克隆」同時具有男女雙性性徵、強大無比,根本就是強大魔性的體現。在操縱整個城市後,最後一躍而下進入不同的城市與街道內,如鬼魂般到處穿梭與尋覓遺漏的獵物(新信徒),最後再回到巴別塔的高處原點,像一隻大蜘蛛,掌控了世界城市的網絡。

《夏娃克隆巴別塔I》媒材: 3D動畫、數位聲響、古圖、舞者與動作捕捉系統 年份;2023。長度: 4:06。

其實巴別塔的關鍵,不是建築本身,而是掌控巴別塔的「夏娃克隆」所逐漸匯聚企圖脫離上帝而直接主操控世界的無限權力慾望與能力。所以標題中使用了「跨時空跨文化的巴別塔魔獸」,這個魔獸有無限分身,她的能量也能夠無限擴大,但是她需要有無限的信徒膜拜共生,否則她很快就會萎縮,所以這不光是宗教的議題,也是集體人性的善與惡的問題的探討。

由於林珮淳的創作有極為複雜的聖經的脈絡以及個人的創作持續精進轉折,因此需要一些個人創作回顧以及聖經神話歷史的認識才有更深度的進入。

一、個人稍早創作回顧以及聖經大時空尺度交叉視角的進程:

從1990年台北二號公寓的時代就認識,以及持續觀察藝術家林珮淳的藝術創作,這過程經歷很明顯差異的幾次改變,其中多次改變還具有開創新格局的特質。這個過程當然需要一個仔細的回溯,才比較能理解她目前創作的格局與開創性是如何艱難的形成、修正與推演。

她的創作有兩個起點, 一個是相當直接女性主義議題繪畫創作,一個是運用數位科技所發展的虛擬實境藝術,並且發展到一個程度之後就與她虔誠的宗教信仰核心價值產生越來越嚴重的矛盾與衝突,於是呈現快速演進、矛盾、辯證、重新調整、繼續發展、多重整合等等。這是有機的、有意義的,這過程就值得思考。這當然也影響了這篇文章的發展方式,一種既回顧又往前推展的方式。

(一)藝術家先前創作回顧:

1. 聖經中,神創造人並從男人肋骨分出夏娃,原本住在樂園中,但是夏娃聽信魔鬼化身的蛇的話,勸丈夫吃那被上帝明白禁止的智慧之果,最後就是吃了, 然後遭到被逐出樂園的厄運。女性在這裡被創造成男性附屬,以及容易遭受魔鬼誘惑的雙重屬性。在林珮淳的創作中,特別是較早的作品中,這兩種屬性都是被延續以及極端的運用的。

2. 接下來的動作是關鍵的,林珮淳借用達文西所創造並確認為崇尚理性的西方白種男性典範「維持魯威人」,透過這個借用她創造了多重且漸進的分岐:夏娃不是站在亞當身邊,而是站在亞當背後,亞當還只是或一直只是平面的圖像,而夏娃已經是立體的,並且很快加入強大當代科技力量,變成一個集各種尖端科技以及人各種情慾權力慾望於一身的新女性,並且很快超過原先從亞當身上分身出來的附屬位置,除了獨立出來,並且遠遠超前,亞當變成消失的背景。有一度我們誤以為她只是處理男女平權的議題。如果一路繼續如此方式的發展,那未免太可怕了。

《夏娃克隆創造計畫 I》 媒材: 大型投影裝置、數位影音、3D動畫、多媒體播放器、投影機 、音響 年代: 2016時間: 9:00

https://linpeychwen.com/%E5%A4%8F%E5%A8%83%E5%85%8B%E9%9A%86%E7%9A%84%E5%89%B5%E9%80%A0%E8%A8%88%E5%8A%83-i/

3. 剛開始兩人一起旋轉,交替的出現,之後我們看到夏娃自己旋轉,在舞台中心的自身旋轉起來,越來越壯大高大,她成為眾人崇拜偶像。並且已經具有一種人格化的巴別塔的意象。夏娃從神所創造的,附屬於男性的生命,到了夏娃克隆更做了雙重的反轉,壓倒居於上位的男性,並不斷結合各種的能力,還妄想替代創造她的至高的神的地位。

4. 這個無限複製且集強大誘惑力與能量與權力於一身的新女性,更進一步在運用各種科技巨大的試管中逐漸被孵育出來,多少點像一個個妖豔性感美女但隨時能變成會吃人強大機械異形,這個時候她身上的魔性已經逐漸顯露,林珮淳也確實用有趣的全息互動數位影像連結強化了她的魔性以及變身能力。不過她也並非隨時能夠保持那麼強大的能量,她的致命弱點是膜拜的人越多,能量就越大,大到能夠主宰控制全世界,相反的,膜拜的少能量也逐漸變小,如果完全沒有人膜拜那就幾乎不能動彈動彈。林珮淳細心的為人留下主動性。

《夏娃克隆肖像》媒材: 3D動畫、動態全像、壓克力、鋁框 尺寸: 57cm x 45cm x 3cm each piece(6組件)年代: 2010

https://linpeychwen.com/%e5%a4%8f%e5%a8%83%e5%85%8b%e9%9a%86%e8%82%96%e5%83%8f/

《夏娃克隆啟示錄 III》媒材: 大型投影互動裝置、數位影音、3D動畫、互動系統 、電腦、投影機、3D列印立體物件、音響 依場地而定 年代: 2013

《夏娃克隆大偶像》 媒材: 大型投影互動裝置、數位影音、3D動畫、互動系統、感應系統、3D列印立體物件、電腦、投影機、音響 尺寸: 依場地而定 年代 : 2020

https://linpeychwen.com/%e5%a4%8f%e5%a8%83%e5%85%8b%e9%9a%86%e5%a4%a7%e5%81%b6%e5%83%8f/

(二)聖經歷史啟示錄局部的回顧:

林珮淳夏娃克隆系列的創作,主要參照就是聖經,但是這裡主要是想說明「大淫婦與巴比倫巴別塔的強力連結」,以及上帝打散語言以阻止巴別塔的重建以及巴別塔的完成, 這對於林珮淳最後的作品的理解有很密切的關係。

大淫婦名詞的由來

早先在林珮淳的有關夏娃克隆以及夏娃克隆巴別塔系列的創作論述中用了很多讓人覺得刺耳的「大淫婦」這個名詞,這和她的女姓主義形象有這無比尷尬以及強烈的衝突。實際上這個名詞有其獨特的歷史背景,並且含意頗廣。

在《聖經》記載中,巴比倫被描述得儼如淫窟,是道德敗亡的可恥代表,這也是由於該國的特殊制度所致。據希臘學者希羅多德記載,在每個巴比倫婦女的一生中,都要到阿芙洛蒂忒的神廟當神廟聖妓,跟一些陌生男子交合,但她們在廟內並不算是妓女,反而被視為神聖的替身。由於神廟聖妓代表是阿芙洛蒂忒女神,很多人便認為她是淫亂的女神。其實阿芙洛蒂忒女神在巴比倫人心目中,除了代表愛神外,還代表生殖女神、戰神、農神,既是聖母又是淫婦,她經常也以雙性人身分出現。

「大淫婦」指的就是包藏了各種罪惡源頭的大巴比倫城市,大巴比倫指是所有錯誤的宗教的母親,因為世上各種錯誤的宗教,包括很多基督教的教派,彷彿就是她的女兒,仿效巴比倫在屬靈方面肆意行淫。她也是「可憎之物」的母親,因為很多可憎的宗教習俗都源於她,比如崇拜偶像、通靈、占卜、占星、看手相、廟妓、以人為祭、縱酒狂歡吹捧假神,以及種種淫穢不堪的醜行等。

巴別塔興建毀滅的一再循環?

依據《聖經middot舊約》,人類的祖先在底格里斯河和幼發拉底河之間發現一塊非常肥沃的土地,於是就在那裡定居下來,修起城池。後來,他們的日子越過越好,決定修建一座可以通到天上的高塔,這就是巴別塔。耶和華得知此事立即從天國下凡視察。上帝一看又驚又怒,認為這是人類虛榮心的象徵。人不尊崇神的旨意一心想要超越替代祂。

上帝見此情形就把他們的語言打亂,讓他們再也不能明白對方的意思,如果說一群只說一種語言的人以後便沒有他們做不成的事了;於是上帝將他們的語言打亂,這樣他們就不能聽懂對方說什麼了,還把他們分散到了世界各地,這座城市也停止了修建。事實上,巴比倫城曾經遭到毀滅並淪為雜草叢生的荒地。

公元前586年,新巴比倫國王尼布甲尼撒二世滅掉猶太王國、拆毀猶太人的聖城耶路撒冷、燒掉神廟,並將國王連同近萬名臣民擄掠到巴比倫,只留下少數最窮的人,這就是歷史上著名的「巴比倫之囚」。猶太人在巴比倫多半淪為奴隸,並為尼布甲尼撒修建巴比倫城。

猶太人亡國奴的仇恨刻骨銘心,他們無力回天,卻憑藉自己的思想表達了他們的憤怒。所以巴比倫人的「神之門」在猶太人眼裡充滿罪惡,並遭到了詛咒。他們詛咒道:「沙漠裡的野獸和島上的野獸將住在那裡,貓頭鷹要住在那裡,它將永遠無人居住,世世代代無人居住。」 因為伯沙撒狂妄與輕敵,某一夜間,巴比倫的眾臣都被招到筵席中飲酒作樂,無人認真查看城防,波斯王居魯士用計不費吹灰之力佔領了巴比倫,並且殺了伯沙撒。輝煌的巴比倫王國的歷史至此終結,巴比倫城也在以後的歷史變遷中漸漸荒廢,化為一片廢墟荒涼至今。

聖經歷史的發展有一種重要的模式,人被創造之後不斷的強大,更強大之後就有背叛的行為,背叛之後就有來自上帝的毀滅。而阻止這個必然過程的方法就是打散人的語言。如果說一群只說一種語言的人以後便沒有他們做不成的事。如果他們分散到了世界各地,還將語言打亂,這樣他們就不能聽懂對方說什麼,就不可能再建造甚麼巴別塔了。

在現今的數位科技網路時代,資訊網路暢通無阻,加上即時語言翻譯的長足進步,全球跨文化跨語言的大合唱是不是越來越可能?唱的當然會是不同於聖經的規範的東西。所有先前的透過打散語言來阻止巴別大的建造以及完成的計畫,應該越來越行不通。當到處都是巴別塔,到處都有跨國大企業,並且不時聽到跨國大企業的合併,我們很有理由將其視為各種巴別塔的匯聚與合併,並且大企業透過AI人工智慧,企業更能精準預測、滿足甚至強化人的各種慾望, 因而更為強大、更具影響力。

是不是又該有另一次的大毀滅?這似乎就成為藝術家林珮淳創作的新的背景。幾天前,林珮淳告訴我她將要創作有關大毀滅的作品,對於這個,我也不意外,因為在她的信仰中,這是必然的,很多的大小事情都會和聖經啟示錄中相關的時間模式連結在一起。

二、上個展覽《夏娃克隆巴別塔創造文件I、II》的閱讀

(一)統治不斷增生的「巴別塔分身」雙性夏娃克隆邪魔

在《夏娃克隆巴別塔創造文件I、II》作品中,林珮淳挪用達文西手繪的「維特魯威人」、城市與地圖草圖,以及每時代的巴別塔古畫來表達古代的大巴比倫文明。她更利用電腦軟體形塑今日的大巴倫城,如紐約帝國大廈、台北101大樓、巴黎鐵塔、聯合國、歐盟大樓等所混合成的3D數位與未來虚擬的元宇宙城市,甚至以AI生成器畫出奇特的巴別塔等。之後,林珮淳更將手繪草圖、數位網格、金屬質感、皮膚色的「夏娃克隆」圖像置於巴別塔頂端,驕傲的張開雙手就如統治世界的姿態,以不同形式穿越在古代、當代與未來的時代中。

對於這個系列,我的第一個觀察是:這些上面站著大淫婦的巴別塔都是完整的,旁邊的巴別塔,應該包括後來不同地區的、不同時代,還包括當代的各種巴別塔也是完整的。系列作品中巴比倫的巴別塔最高、最大、最華麗,並且因為畫面底色使用一般老舊檔案文件所特有的顏色,讓人直覺,連那些新的各種摩天大樓都已經成為聖經歷史中的考古檔案,那是因為這些事情早在很早以前就被預言, 因此早就已經成為歷史?巴別塔不是被阻止而且沒有完成,為甚麼在這個系列的畫面中依然壯觀、漂亮、並且已經完成?並且一個一個的完成?那是驕傲的人類心中一直想超越上帝的巴別塔?

作品中最大的巴別塔位居畫面中心,位在全世界各個地區、各個時代所產生過的各種形式的巴別塔的中心。換一種方式說,應該說它一直是屬世的人的重要價值典模。以前有很多類似的巴別塔,將來也會有更多各式各樣的巴別塔。或是說,巴別塔背後一直有著,從人被上帝創造以來就一直存在的想共同蓋一個偉大的通天塔,像上帝一樣偉大的巴別塔的企圖心?是這種從沒有改變的想替代上帝的企圖心連結了不同時代、不同地區的人所建的各種不同的巴別塔?那也是某種統治別人統治世界的野心。

《夏娃克隆巴別塔創造文件I》系列A、B、C媒材: 3D動畫圖像、手繪、UV直噴於金屬鋁板。尺寸: 120 x120x5cm 年代: 2022 

https://linpeychwen.com/%e3%80%8a%e5%a4%8f%e5%a8%83%e5%85%8b%e9%9a%86%e5%b7%b4%e5%88%a5%e5%a1%94%e5%89%b5%e9%80%a0%e6%96%87%e4%bb%b6i%e3%80%8b%e7%b3%bb%e5%88%97a%e3%80%81b%e3%80%81c/

(二)林珮淳創作中出現的圓錐形空間投射學

在中古世紀的聖像中,我們可以看到大量同心圓且區分神聖世俗的宗教空間模型,這個空間模型中,有形的核心是中間的聖母、聖子、聖徒及拱養人等,他們安居在金色的圍牆內,同心圓筒狀的封閉空間中,裡面是神聖的空間,外面是世俗的邪惡的空間,而真正的核心應該是位居垂直上方看不見的上帝。文藝復興時代金色的圓形圍牆被打開,與外面世界逐漸連通。後來有強烈空間感的透視空間模型出現,前段連結到我們當下的真實世界,空間越往前就越被壓縮,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個空間體系指像一個無限遠的焦點或不可知的未來。其實,無限延伸均質的網格空間是更為重要的,沒有這個地圖系統,看不到岸看不到邊的航海技術就無法發展。

在林珮淳的創作中,出現兩種空間的系統,一個當然就是她常提的網格狀空間,另一種就是在《夏娃克隆巴別塔創造文件I、II》作品中能夠見到的,在平地突起的圓錐形尖塔的空間系統。在平地上建一個圓錐形的尖塔那是容易理解的,但是如果所有的各種小圓錐形尖塔,都建立在一個超大的圓錐形尖塔或山丘四周的斜坡上,那就是完全不同的事情。因為這個時候巴別塔終於可以蓋起來了,因為那是集無數人的慾望所堆積支撐融合起來的。

關鍵是,巴別塔到底是什麼?原先可能是由人類不斷增強的權力慾望所堆疊凝聚而成,最後他化為一種強大的信仰的對象,反過來強化下方的下方無窮盡的子民或信徒建造巴別塔的企圖心,這是一個互相增強的過程,最後所有的大小巴別搭好像是盤踞在最高的始祖巴別塔上面的那個惡魔所分泌、投射出來的。

文藝復興時代所有事物都被納入理性的網格的架構之中,在初期的聖像中,還保留了局部的同心圓結構以及與上面的神的連結。但在林珮淳創作中,那規範世界的網格是彎曲的甚至像海浪般流動,這彎曲網格幾乎就等同於夏娃克隆性感肉體上的凹凸曲線。也就是說,她身上的彎曲變動的網格和地上彎曲變動的網格是連續的。也就是大地隨著夏娃克隆巴別塔上面的妖魔起舞,或根本就是她的延伸,她的分泌。這時夏娃克隆巴別塔妖魔強大到極點的時刻也是世界大毀滅的時候。

(三)巴別塔大廳進行的混亂語言宇宙大合唱

為了阻止巴別塔的再造,因而有了神所設計的打亂語言以及分散人民的計畫。在邀藝術家林珮淳於順益台灣美術分館展覽時,她就提到將有一件呈現語言被打亂的作品,類似的內容經過不同語言的翻譯,然後輪流投射在暗示宇宙的室內空間中。

在我們這個時代,語言之間的立即轉譯已經不成問題,由快速傳播互享感染的當然也會充滿許多雜訊的萬國大合唱,那將會非常自然,也非常可怕。在不同的巴別塔分身之間跳來跳去最後又回到夏娃克隆,不再是科技增強後的超級女強人,而是一個具有雙性特徵的遊人所養大的飛天邪魔。

而語言被打亂之後拜網路以及立即翻譯技術所賜世,充滿了各種雜音邪道的萬國大合唱,越來越可能,先前投射在室內空間,現在投射在曾經是世界最高建築的一零一大樓,並使用像萬花筒式的反射折射而達到高度的沉浸式迷宮效果,在影像以及音樂的跨界合作之下,幾乎達到了某種無所不在,並且強度幾乎達到臨界點的邊緣。

這些交織在一起的跨界展演,其實跨的不只是音樂界、視覺藝術界,還包括建築界、流行時尚消費產業界等等,這已經是一個城市規模大漩渦。

《夏娃克隆巴別塔I》媒材: 3D動畫、數位聲響、古圖、舞者與動作捕捉系統 年份;2023。長度: 4:06

https://linpeychwen.com/%e3%80%8a%e5%a4%8f%e5%a8%83%e5%85%8b%e9%9a%86%e5%b7%b4%e5%88%a5%e5%a1%94i%e3%80%8b/

三、《夏娃克隆巴別塔》跨系列的綜合的理解:

(一)這不是舊議題而是跨時空且越演越烈的預言性末世新議題:巴別塔不是聖經歷史或人類歷史中的那個巴別塔,它會不斷地回歸、以不同的形式再建增生。越建越高、越建越無法摧毀,並且無限多不同形式的巴別塔迷惑了無限的歷代的信徒。今日,在科技網路時代,無所不在的各種價值體系根本不需要有形的巴別塔,鉈能夠直接進入家庭、進入心智,行使舊日有形巴別塔效應。

(二)展覽不炫耀科技不強調性別競爭,而是思考透過數位網路科技遽增的集體魔性:上帝、魔鬼、亞當、夏娃、巴別搭、大淫婦、男性、女性。也許我們沒有對準真正的敵人。關鍵的視神性、魔性、人性。而人性中有男性、女性、神性、魔性。用另一種說法,男性女性中其實都具有神性與魔性。我們面對的也許應該是男性與女性中的神性與魔性,而被各種歷史情境而被集中、激化,且能量無限增強誇大的各種代另群眾的假神性與魔性,才是真正的敵人。而企圖帶領世界的抹些流行的價值趨向可能是很接近魔性的東西。

(三)夏娃克隆巴別塔魔性拜數位科技全球數位網路與消費模式翻新所加速影響力:兼具男性矯健快速女性誘惑性感的特質的人形妖魔,以超光速跳躍同時代不同性質的巴別塔頂,囂張地宣告他的權柄,或爬行在陰暗的巴別塔內部直接吞食已被催眠的人體。巨大的像教堂的密教空間中聽起來很像聲樂大合唱的魔鬼大合唱,像是在萬花筒中,被不斷的反射不斷被增強,混淆方向,在這個無出口的萬花筒絢爛的沉浸式時空中,人造的或人性所分泌的小魔性不斷增強,成為新的人工宇宙,反過來成為一種集體的超時空的巨大信仰母體,具備類神性的位格、並透過大量的傳道人、精神導師,或各種假先知,帶領盲目羊群順服愉悅地納入跨地域人種文化的巴別塔漩渦。

(四)到處突起以及合併的巴別塔群誘發某種大毀滅即將來臨的預言:透過餵養大量人性慾望消費模式而形成的強大快速的AI人工智慧運作與特別是懶惰的運用,以及大規模無所不在的沉浸式虛擬世界的投影,大概很能理解為何藝術家林珮淳需要把真實世界中各個重要城市的衛星地圖地形等都納入連續的網格體系,且隨者「夏娃克隆」的舞動跳躍如波浪上下左右飄浮扭動變形。

這連結到毀滅世界的大洪水的異象?但那啟動越來越強大的「夏娃克隆」,或那啟動更強大且無形無所不在的「巴別塔魔獸」來自何方?或更精準地說那源源不絕的能量來自何方?是誰所餵養的?我們都是共犯?藝術家林珮淳曾經花過很大的精神持續思考這個問題。

最後的幾個提問:

為什麼林珮淳的作品總是能夠散發這麼強的能量?特別是在西方引起巨大回應?她動員了甚麼?把宗教信仰放在一邊,特別是屬於宗教以及屬於俗世的價值的千古的衝突放在一邊,我們能夠這樣迄而不舍的探討這些相關的問題?我們能從相關的探討中吸取智慧與能量?也許也可以把這些重大的幾乎永恆的衝突當作最有利凝聚各種記憶與智慧的媒介。

原創影片:https://youtu.be/KlekQHVCi7Y?si=6IdrCq0vWKSnuxZg

演出錄影片: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slaJ-cJt1Q 2023.12.09,《蔣榮宗ZONG 跨界科技X原創音樂 台北101演奏會》,双融域 AMBI SPACE ONE (台北101五樓)台北101大樓,台灣

林珮淳夏娃克隆巴別塔I黃海鳴
REACTIONS
喜愛

0

好美

0

0

0

厲害

0

猜你喜歡

view all

焦點新聞

當代藝術個展美術館

北美館114年TFAM年度個展徵件評審結果揭曉!

2024-06-24|撰文者:臺北市立美術館 / 非池中藝術網編輯整理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