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非池中藝術網

國際新聞

切掉耳垂! 俄國藝術家抗議政府濫權

俄國Pyotr Pavlensky帕夫蘭斯基行為藝術

2014-10-30|撰文者:邱家琳、王士源

10月19日,俄羅斯的行動藝術家全身赤裸,當時氣溫低於零度,他坐在俄羅斯國營賽伯斯基精神病學研究中心(Serbsky psychiatric center)樓頂,以鋒利的刀子割下自己的耳垂,鮮血直流,嚇壞當地民眾,警方隨即將他送至醫院治療。

這位行為藝術家是帕夫蘭斯基(Pyotr Pavlensky),一周後在他妻子的臉書上公開說明,切掉耳垂,是為了抗議俄國醫療機構淪為政治肅清的工具。他指稱,俄國當局利用精神病學診斷,將異議人士判為患有精神疾病,強迫這些人進入法醫精神病學研究中心療養,但實際卻是軟禁;將不服膺政府的人們,從社會上「剔除」,來鞏固統治者的權威與地位。

以激烈的自殘藝術行動來表達政治理念,這也不是帕夫蘭斯基的第一次了。早在2012年5月,他便於聖彼得堡立法機構前,以鐵絲網包覆赤裸的身體,抗議政府對藝術活動的過度干涉。

同年11月10日,俄羅斯警察節當天,他將自己的陰囊釘在莫斯科紅場(Red Square)的鵝卵石地面,批判社會大眾對政治漠不關心,造成俄國當局獨裁且專制。

而這些帕夫蘭斯基的「行為藝術」場地,他都精心挑選過,富含嘲諷意味。像是2012年的聖彼得堡立法機構,過去曾頒布荒謬的法令,禁止在夜間打鼾的寂靜令;莊嚴肅穆的紅場則是俄羅斯自古以來舉行各種大型慶典及閱兵活動的地點。而今年賽伯斯基精神病學研究中心,在蘇聯時期它就已經作為囚禁政治犯的場所,早就惡名昭彰。

不過也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帕夫蘭斯基的美學觀點,許多人更批評他的藝術行為過於暴力與血腥。但帕夫蘭斯基表示,他厭倦裝飾性的繪畫,以肉體的痛苦表達心靈受到箝制,與權威進行對話,才是他這一生藝術創作的主題。

REFERENCE

【The Guardian】Russian artist cuts off earlobe in protest at use of forced psychiatry on dissidents
【The Artnet Newspaper】Russian Performance Artist Cuts Off Earlobe in Political Protest

俄國Pyotr Pavlensky帕夫蘭斯基行為藝術
REACTIONS
喜愛

0

好美

0

0

0

厲害

0

猜你喜歡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