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壓扁再壓扁 廖堉安繽紛背後的黑色幽默

廖堉安,1979年生於台北,作品以亮麗色彩搭配幾何圖紋,及擬人化的動物形象,表達對於現代社會的觀察;表面看來繽紛可愛,充滿卡漫風格的畫面,其實隱藏著對於人類社會的反思。

《散步活動》

1.對你來說萌是什麼?

萌基本上就是可愛。

萌的可愛是一種讓人想疼愛的感覺,它是一種強烈的喜悅感,是某種小小的激情感…。我想萌其實是一種更複雜的,存在於可愛之後的強烈情緒感受。



2.可以聊聊你畫作上出現的動物嗎?

我畫作上的動物大部分都是非常擬人的,藉由動物的型態描繪現代人的文明病,或說網路世代裡頭人跟人之間的疏離、壓力與人際上的膠著感;透過比較幽默、嘲諷的手段來表達對這個世界的關心,藉由動物來反思人類社會的問題。

《自我介紹練習》

《觀望者練習》


《傷腦筋小熊》



3.這麼說來,您的畫作確實色彩豐富,又帶著一股黑色幽默

我的畫面裡頭有很多組色,色系搭配互相關聯,不管是角色或是背景裝飾的圖紋,都帶有對話性,透過不同組色的對比互補、穿插交替的關係營造情緒,希望藉由色彩和造型引導,帶出觀者的情緒。我的畫面充滿各種豐富可愛的形體,但是我還是希望大家可以從一個比較輕鬆的角度,回過頭來看看比較沉重的現代議題。



4.畫作上的圖紋用意是什麼呢?

我用的圖案其實是蠻多樣的,像是方格、條紋、圓圈、花紋等,但其實它們不是單一出現,同一個畫面會融合很多種圖案,看起來混雜但是會有一些出現的規則。基本上他是裝飾意味。我希望它在畫面中是帶有豐富或華麗的美感,我希望它呈現一種商品性或像是被包裝紙重新貼皮過的那種感覺,讓我的作品看起來有一個圖層、一個圖層的效果…這讓畫面擁有很強烈的拼貼感,雖然它們都是手繪上去的。

《踱步者之歌》

《膽小鬼進行曲》



5.你的創作元素是從何而來?你覺得自已有被被動漫文化影響嗎?

《卡住勇者》


我通常會從一些新聞時事或生活細節抓到一些點,一些小小的情緒,然後去設計畫面。其實我的作品並不是這麼直接去觸碰動漫這個議題。動漫美學這個主題分兩個部分,一個是直接挪用,一個是自發性模仿,我覺得,我都不具備這兩種型態。

《即停人生》



6.那你如何定義自己的屬性呢?

我覺得,大家會把動漫跟藝術湊在一起談,是把動漫、漫畫或繪畫這個東西想得狹隘了,我覺得大家變得把這個東西當作一種動漫「屬性」或動漫「風格」。

漫畫是一種簡化的過程。對我來說,我的繪畫的過程也是一個精煉的過程,透過趨近於漫畫式線條的圖騰,去表現一個扁平化的繪畫過程。我不認為我是在挪用動漫圖象,我覺得我比較像是一個被精簡過,或是被壓扁之後的一個圖象性的表現主義式的繪畫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