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2017年度藝術界風雲人物--前澤友作

1941年的12月7日清晨,大日本帝國海軍偷襲了美國位於太平洋中最重要的軍事基地─珍珠港(Pearl Harbor),引發了當時介入亞洲事務意願不高的美國舉國上下的同仇敵愾,並於1945年8月初,連續在日本廣島和長崎兩處,分別投下當時威力最驚人的原子彈,這兩次行動有效地將二次世界大戰太平洋戰區做了一個終局的解決。

72年後,本來理當是血海深仇的美日兩國人民,戰爭期間的種種怨念早已一筆勾銷,而特別令西方,特別是美國藝術界震驚的是,一位純正日本血統的年輕實業家,將自2014年以後至今年初委靡不振的西方藝術市場,打了一劑超強的強心針;同時將一位海地血統的非主流白種人美國藝術家,推入了西方藝術市場中,至今最難以跨越的一億美元的終極殿堂(在西方藝術市場上,目前只有不到20位藝術家有此殊榮,而且要強調的是,幾乎清一色都是有憑有據的「真成交」),使得讓•米切爾•巴斯奇亞(Jean-Michel Basquiat, 1960-1988),一舉擊敗佔據藝術市場交易天王的安迪.沃荷(Andy Warhol),成為拍賣市場中,美國藝術家的新霸主。








友作與巴斯奇亞的《無題》。圖/取Instagram

日本青年實業暨收藏家前澤友作,1975年出生於日本千葉縣鐮谷市。1998年創立Start Today公司,2004年旗下的推出潮牌服飾網站Zozotown,是為位居日本第一的年輕世代購物入門網站,以顛覆式的銷售哲學、吸引年輕人的企業文化,銷售連年高速成長。Start Today於2010年於東京證券交易所上市。截至2017年5月,《富比士》(Forbes)雜誌世界富豪排行榜(2017 Forbes The World’s Billionaires),資產預估為31億美元,位居排行榜名列第630名,也約為日本第14名富豪。

富比士網站上,前澤友作全球富豪排名第630位。圖/取自Forbes

前澤友作於十多年前開始他的藝術收藏之旅,其收藏偏重以當代藝術為主,在2012年設立了現代藝術振興財團,以「支持年輕藝術家作為下一代當代藝術的支柱」為宗旨。預計他的家鄉千葉市開設一座私人美術館,引進西方當代藝術,藉此希望能夠擴張日本一般民眾對於世界當代藝術發展的視野。

將前澤友作列為2017年度國際藝術界風雲人物,大概可以歸結以下幾個原因:

一、由一位日本籍青年收藏家花費1.105億美元(落槌價9800萬美元,另加買方傭金),買下一位非白人美籍藝術家的作品,令此位藝術家成為拍賣市場有史以來最高價的美國藝術家所創作的藝術作品。買家背景和藝術家背景兩相對照,充滿矛盾,具備歷史與文化上衝突性與戲劇性,所造成的媒體與藝術市場的衝擊與影響力前無古人。

巴斯奇亞作品《Untitled》於2017年5月18日蘇富比紐約「當代藝術夜拍」以突破1億美元的成交價落槌拍出。圖/取自Sotheby`s新聞稿

二、據先前多方媒體報導,前澤友作購藏作品,與絕大部分西方或華人大收藏家、基金會或是藝術機構完全不同,他沒意願也從不諮詢藝術顧問/專業人士的意見,堅決認為藝術收藏不該以別人的建議或推薦為起點,這種非常主觀的悠然收藏自信與眾不同,極為罕見,成為絕佳的另類收藏家新典範。

三、前澤友作收藏作品的出發點,似乎非常純粹,就是自身主觀上覺得美、喜歡的作品。範圍也以世界各地的當代藝術為主,現代藝術和更早期的印象派、古典大師都不是他有在關注的範圍。美、日、歐洲以及華人當代藝術,小至新銳幾千元的日本當代藝術家作品,大至國際拍賣公司中夜拍上千萬、上億的焦點大作,才是他有興趣收藏的對象。他甚至曾在不少公開媒體以及其推特上表示,他還尚未錯過任何有心收藏的藝術作品。

四、前澤友作收藏巴斯奇亞的新聞曝光度、效果與效應,完敗所有先前自2014年起被開始報導,豪擲鉅款購藏西方藝術鉅作的中國收藏家,包括先前王健林購藏畢卡索、王中軍購藏梵谷、劉益謙更以約1.7億美金分期付款購藏莫迪尼亞尼(Amedeo Modigniani)等。前澤收藏巴斯奇亞畫作所引起的媒體效應,也不僅僅只限於藝術圈,非藝術圈的財經、社會、國際、文化媒體等主流大眾媒體的大幅報導,數以萬計自媒體對於前澤收藏所產生的興趣,以及因此所產生的廣大討論,更是遠超過這些報導者對於先前其他收藏家炫富爆買來的更熱烈而深入。

收藏家王健林。圖/取自Wikipedia

王健林購藏的
畢卡索作品《Claude et Paloma》。圖/取自CHRISTIE`S

劉益謙以約1.7億美金分期付款購藏莫迪尼亞尼作品《裸女》。圖/取自Wikipedia


五、這位收藏家與大部分其他以不動產、財務操作或藝術投資為本業的收藏家極為不同,他對於藝術本身的熱愛、藝術收藏的投入,從他的推特等社交媒體與各式各樣訪談中,幾乎完全沒有給人虛假做作的感覺。且不論他近乎狂熱地在這一兩年間,狂擲二、三億美元收購熱門當代藝術作品的高調舉措,有相關與前澤的訪談曾提問,假設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館方願意以一席董事作為交換這件1.1億美金的巴斯奇亞的作品,他的回答與態度也似乎表現出無感與興趣缺缺。前澤強烈的個人收藏理念與風格,與近年來無數想盡辦法利用資源取得國際藝術圈各大地位制高點,再加上透過媒體強烈包裝形象的其他收藏家相比起來,還比較像是股藝術收藏中的清流。

六、前澤友作這種不參考藝術顧問或畫廊推薦、也沒有興趣了解長久以來被認為是藝術專家-策展人等的收藏邏輯,是否將會深深影響到這個世代中,其他千千萬萬具備一定經濟實力的收藏家(非藝術投資或交易者),打破藝術圈中長久以來,透過學術之名包裝策展人所帶動的收藏導向風潮,建立起接下來一個以「自我實踐型收藏家」為中心的全新收藏哲學,值得我們特別留意持續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