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專訪新銳膠彩創作者與文化資產維護的學習者-湯柏鏗

如果說在台灣的特殊專業學系當中,關於文化資產保存與修復保存的學系,應該可以算是少數族群會被關注的專業學系,而位於雲林的雲林科技大學裡的文化資產維護系所有一群專業且默默為台灣這個環境與文化去觀察與維護的教授與學生,在今年的5月11日舉行了「時代文資」-第18屆山海觀文化資產研討會,從文化資產的價值當中探索與討論。

第18屆山海觀文化資產研討會海報。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而此次研討會中也邀請到身兼兩種身分的湯柏鏗先生於文化資產維護系所櫥窗展櫃展出其相關藝術創作作品。湯柏鏗先生目前是雲科大文化資產維護所在學深造的研究生,而另一個身分則是新銳藝術創作者。出生於香港,畢業於台灣東海大學美術系膠彩組,舉辦過多次個展與聯展,以及受邀到台灣各地藝術駐村經驗,且多次獲得大墩美展與宜蘭美展各項美展殊榮。以下是非池中藝術網與藝術家湯柏鏗的訪談內容。

藝術家湯柏鏗。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如果我們還有時間》湯柏鏗膠彩展主視覺海報。圖/藝術家湯柏鏗提供。

非池中(以下簡稱「非」):可以簡單介紹您在台灣接觸膠彩後對於這項媒材感覺以及選用 (紙質、箔、膠彩繪具) 嗎?

湯柏鏗(以下簡稱「湯」): 本來來台灣的時候,我其實也並沒有很明確的說一定會往膠彩這媒材方面發展,可是到東海大學就讀美術系的時候,東海美術系的特色可以說是膠彩這項特殊媒材,我自己很少接觸過這類媒材,本來是想說試試看這項媒材的呈現方式,後來發現這項媒材讓我引起很有共鳴的研究興趣,所以就毅然決然選擇膠彩這項媒材。

藝術家湯柏鏗工作室膠彩顏料一景。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藝術家湯柏鏗工作室膠彩礦物顏料一景。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在接觸與學習膠彩這項媒材中,會使用到一些礦物顏料,除了礦物顏料外也可以對材料上的接觸更熟悉。除了礦物顏料我會運用之外,在我的作品中也常出現箔的運用,箔這項媒材在某個程度上來說,可以代表很多的意象,例如;箔在某些創作當中的運用中可以表示「」這樣的意義,它也可以比喻成一個不存在或是虛幻空間的意思,所以創作者也會有運用貼箔這個動作。

藝術家湯柏鏗《變異二》貼箔作品細部。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簡單來說,水干礦物顏料兩者都是屬於膠彩媒材的一種,我自己會比較偏向於使用礦物顏料,可是如果真的有需要,我還是會使用水干顏料來作某些我需要的呈現效果。但在這兩者的取向選用在於,藝術創作者是你/妳要如何呈現出作品的質感與質地,才來選擇水干或是礦物。而我選擇礦物顏料最主要的原因,在於我選擇它的粗細顆粒度的呈現方式,水干的使用時候會偏向於一些礦物顏料之下的多色打底底層,或是使用在細部勾勒的描繪,因為描線與拉線的不容易需要有細粒子顏料調配才畫的出來。

藝術家湯柏鏗工作室膠彩礦物顏料一景。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藝術家湯柏鏗工作室膠彩礦物顏料一景。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非:這次以麻雀作為主題的靈感來源大多來自哪裡呢?

湯: 此次麻雀這個主題不算是因為這次展覽而創作出來,而是麻雀主題從上一年就開始延續創作下來。我開始研究麻雀這個主題來自於,牠(麻雀)在某個程度上算是我對我父親的思念。我曾經記得在我小時候,雖然那時記憶還很模糊,我父親與我分享麻雀的故事,然而麻雀也在我們生活周遭是很常會遇見的動物,每當我看到牠,就像是一個連結我對於我父親的思念與投射意象。

湯柏鏗《習慣思念》。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雖然現在父親不在了,但每當我創作這麻雀系列的時候,從中我看到我對我父親的投射,而這些作品就是我會分享給我父親的事情,像我去了哪裡參觀考察、或是我做了些什麼...

湯柏鏗《最好的時光》。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非:發現您的作品中除了麻雀的主題以外,也會搭配文化建築物以及花朵部分可以與我們分享當中的創作理念嗎?

湯: 麻雀對我來說算是一種日常的投射,本來想多做一些四方形的(16cmX16cm)尺寸的作品,這樣的系列呈現都是來自我的日常(事情或事物),雖然這些私人的日常創作在每件作品中用很簡單的呈現或著是看起來不太起眼,但可以算是我一個長時間的紀錄我每一天所發生的體驗與日記。

湯柏鏗《絲瓜》。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習慣思念》這張作品是我在鹿港龍山寺工作與考察時所創作與記錄的,因為我目前還在雲科大文化資產維護系就讀研究所,所以這類去探勘與考察實習的日常也會被我帶入我的創作中。每幅建築物都是採取一個構建,去說明我的故事,可以算是我到這個地方的打卡紀錄,我說它是日記,但它並不是每一天都會發生的事,它們比較像是發生後的紀錄。

湯柏鏗《習慣思念》細部。圖/非池中藝術網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