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海至《光約》 溫柔訴說愛的約定

一天接近尾聲,人人紛紛踏上歸途。既將沉睡的城市,卻有間食堂營業的燈光才剛從暖簾透出,上門的人不僅只是為了在此填飽腸肚,尋求的也是撫慰疲憊了一天的心靈……

這是日本漫畫《深夜食堂》的劇情,也是藝術家「海至」的同名作品。創作當時他白天照顧罹病的母親,海至只能在晚上畫圖,完成時分享至臉書已近深夜——就像「深夜食堂」一樣——「當貼文分享出去便有喜愛的朋友上線在底下聊天互動,就好像我的作品是心的宵夜,讓人以此補充心靈能量」。

海至藝術家海至。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這幅是藝術家「光」系列作品的其中之一,在繼2017年於臺中國璽藝術的個展《煦光沐澤》後,現正展出的個展《光約》集結了海至近一年周遭生命的溫柔故事。

海至於1979年出生於台中,創作之餘也在自己成立的工作室進行教學。繼前一個「島」系列的創作後,面臨親人生病,對生命消失的害怕,使海至覺得世界幽暗,但又看到人性的溫暖。這些愛、關心還有對生命的盼望,便畫為黑暗畫布上的光鹿,於是海至開始創作「光鹿」。在他歷屆個展《迷霧煦光》、《煦光冉冉》、《煦光沐澤》,可以看到盼望的光在海至心中從迷霧中探頭、上升至照射著他。

海至,《光鹿的深夜食堂》。海至,《光鹿的深夜食堂》。圖/國璽藝術提供。

海至,《貓眼燈塔》。海至,《貓眼燈塔》。海至在《煦光沐澤》個展後開始創作沒有光鹿的作品。圖/國璽藝術提供。


原本海至計畫光鹿的創作只到《煦光沐澤》的階段,但是朋友的驟逝,讓海至又開始「光約」的創作。從朋友身上看到的愛、盼望對周遭環境的關心,彷彿是人性的光輝,而這正向的能量,即使沒有口語的約定,卻也默默影響著海至,於是海至透過畫筆,將已逝好友的「希望之光」化為光鹿傳遞出去,於是一幅幅創作代表的都是海至與好友的約定。

海至本來畫的是油畫,在「光約」系列作品,他將畫布塗黑用以象徵母親罹病的黑暗心境,再使用紅、黃、藍、黑、白僅五個顏料,以「乾刷」方式將顏色慢慢刷亮,畫面中的綠色即是以黃色刷出;而為凸顯光鹿的亮度,海至近期開始將光鹿的底色塗白,再疊加上黃色顏料。隨著色彩在黑色的畫布逐漸繽紛、發亮,作畫過程對海至而言就好像「本來微光般的盼望變得越來越明亮」。

海至,《在充滿光鹿與靈魂的森林》。圖/國璽藝術。海至,《在充滿光鹿與靈魂的森林》。圖/國璽藝術。

在海至心中鹿兼具陽剛與溫柔,充滿了力量與希望。作品裡「光鹿」旅行世界各地,「我想呈現光鹿無所不在,希望無所不在的概念」海至說。《在充滿光鹿與靈魂的森林》,月球當中樹林圍繞形成的希望之眼象徵著出發點,成群的光鹿呈現更多希望的力量,各自分布的光鹿仿佛地圖上散布的光點,代表著藝術家將光散播出去的約定,也象徵著世界中每個人的光。

海至,《溫柔相待才不辜負相遇在茫茫人海》。圖/國璽藝術。海至,《溫柔相待才不辜負相遇在茫茫人海》。圖/國璽藝術提供。

鯨魚的角色代表著力量的載體以及既純粹又直覺、藏在人深處的潛意識。海至認為人就像冰山,顯露在外的部分只佔了很少數,很大部分的自我則掩蓋在表面之下只有自己知道,「我畫的第一隻鯨魚,是潛入冰山下面的,代表著對內心深處的探索」。《溫柔相待才不辜負相遇在茫茫人海》裡,四隻輪廓交疊的鯨魚,代表著世界中交錯的緣分,分量如同鯨魚的緣分才能讓人與人得以相遇。島上沒有門的小屋代表的則是沒有隔閡,放開隔閡來對待如同鯨魚般的緣分乘載而來的相遇。

海至於開幕式導覽《與星空的對話》,他的作品就像畫中的羽毛。圖/非池中藝術網攝。海至於開幕式導覽《與星空的對話》,提到他的作品就像畫中的羽毛。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海至形容他的作品像羽毛,許多的羽毛串成翅膀才能飛翔,他的一幅幅作品,就像集結成希望、緣分以及平安的翅膀,乘載著這份光的約定飛翔、散布出去。走入《光約》如同走入心靈的深夜食堂,在此光的能量熨平了心的皺褶,能夠帶著饜足的心靈能量走出門,「帶著希望接力傳承下去」。



【光約】海至個展 圖輯報導

點此看更多現場照片

展期:2018-07-29 ~ 2018-09-28

地點: 國璽藝術「美麗臺灣藝術空間」(台中市南屯區向上南路一段167-1號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