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保利香港藝術空間為您呈現何多苓「頑固的藝術」

中國抒情現實主義油畫代表人物何多苓於香港首次個展



展出作品囊括藝術家創作人生的不同重要階段



隆重呈現藝術家近期創作與積澱的爆發《俄羅斯系列》及《雜花系列》



藝術家何多苓。圖/保利香港藝術空間提供



展覽詳情:



日期:2018年9月27日至10月11日



時間:週一至週日(上午10:00至下午6:00)



地點:保利香港藝術空間(香港金鐘道88號太古廣場1期7樓)



保利香港藝術空間,將於2018年9月27日至10月11日,呈現成都藝術家何多苓首次香港個展「頑固的藝術」。開幕儀式將於9月27日(星期四)下午3時舉行,屆時藝術家本人及特邀嘉賓——中國當代著名詩人歐陽江河將一同出席活動。



作為中國當代抒情現實主義油畫畫家的代表,何多苓以其詩意唯美、優雅感傷、神秘莫測的藝術特質,成為中國當代畫壇的不可多得的人物。其作品為中國美術館、福岡美術館、龍美術館、松美術館,及海內外知名藝術機構與收藏家收藏。



受啓發於中國傳統水墨畫,何多苓推崇形式語言上的單純感,於洗鍊中見細緻,於簡潔中現複雜,展現超然的精神境界及深邃的藝術追求。注重繪畫性的同時,畫家追求無拘束的自由度,其藝術造型功底堅實而全面,落筆之處,人物、景象皆充滿生命活力。



上世紀80年代初,何多苓即以《春風已經蘇醒》、《青春》、連環畫《雪雁》等一系列作品,引起畫壇轟動。他關心形象上的詩意特質,而非局限於民族的傷痕情狀,面對集體記憶,旁觀書寫著寓言性的自我表達。1992年,其作品《今夕何夕》更顛覆其一貫恪守的焦點透視法則,首次採用雙重空間的處理手法,作品風格更為趨近中國古典繪畫風格。



近年來,隨著新作不斷問世,何多苓的畫風正逐漸轉變,形式語言亦逐步完善。但其作為畫家的面貌仍然鮮明,予人的形象依舊整體。他被認為是極具才能的現實主義畫家。這一「哀傷而抒情」的現實主義色彩,或探討存在主義中的文學哲學模式,或回歸於形象本體,都試圖尋找形象在繪畫中的詩意表達,潛移默化地影響著當代青年。



何多苓還在辛勤的探索著,他所取得的成就,亦是中國美術界引以為傲的。面對強大的西方現代美術潮流,略顯惶恐而不知所措的中國大陸美術界,給予善於思考和毅力堅強的人一展才華的最好機會──逆潮流而行,順心路以作。縱使前路波折,荊棘叢生,中國的名言「走寂寞之道」,將給一切探索者以勇氣與鼓舞。



「何多應該是第一個用充滿深度的成熟作品坦誠地表達出「憂鬱與孤獨」是人性的本質之一的人,令人至今仍然感動。



很難講是時代造就了川美的這些藝術家,還是他們用自己的熱情和敏銳為新時代的開啟提供了最有說服力的證據,但我始終相信藝術首先必須是個人某種難以抑制的慾望,而何多用他的天賦才情與長期的執着維護了一個藝術家內心的渴望和價值,一路掙扎而又快樂的走來。」



­­——張曉剛



本次展覽分為四個部份,以呈現藝術家創作思想中的重要轉折點:



一.「八十年代的蘇醒」——早期油畫作品



作為中國「傷痕藝術」的代表人物,何多苓的早期創作深觸人心。80年代初,四川美術學院一批年輕人,以何多苓為代表,他們來自生活的底層,承受生活的衝擊,因此有著強烈的生命感知,從而衝破重重束縛,脫穎而出,創造出一批有真情實感的現實主義油畫作品。縱使觀察、體驗、表現生活的側重點不同,個人的藝術氣質或許有異,但有一點是共同的——忠於生活,吐露真情。作為寫實主義畫家的何多苓,其本質是多情的,追問生命本質之時,超然於生命之外;探尋生活歸宿之時,執著於青春須臾的疑惑。但同時,他亦恐慌於生命的歧變和偶然。因此,他的憂傷是象徵的、優雅的。把複雜的心緒付諸於減法原則,這是何多苓繪畫藝術的一個基本特色。何多苓曾講述:「所以我的鄉土始終是一種借用,來表達我想要表達的東西,就是一種很抽象的詩意的東西,並非民俗、風土人情,這一開始就不是我的目的。」



何多苓、艾軒,《第三代人》,1984,180x190cm,布面油畫。圖/保利香港藝術空間提供

何多苓、《偷走的孩子》,1988,布面油畫,100x120cm。圖/保利香港藝術空間提供



二.「詩與意」——野園系列



從早期油畫作品到「野園系列」,何多苓的轉變令人嘆為觀止。這一繪畫階段,象徵著何多苓在創作上的全面解放,展現出令人驚異的繪畫能力,舒展、自如、輕盈。畫中的女孩唯美調皮,從眼神、表情到肢體,都散發著青春的活力。似乎自八十年代積壓的沉重歷史,也就此翻開了嶄新的篇章。此系列的重建,兼具古典主義的莊重、現代主義的不確定、浪漫主義的激情。但與此同時,何多苓也重視吸收中國傳統文人繪畫的寫意精神,強調繪畫過程中的「書寫」過程。通過敏感的手部描繪,體會被描繪的對象。像詩人一樣,在詞的無意識流淌中,構成朦朧的意象。

何多苓,《臨水》,2011,布面油畫,80×100cm。圖/保利香港藝術空間提供

何多苓,《夢夏》,2012,布面油畫,200×150cm。圖/保利香港藝術空間提供



三.「等待著一個爆發」——俄羅斯森林系列



一直以來,創作目標明確的何多苓,靜待多年來藝術積累與沉澱的爆發,「俄羅斯系列」正是這個爆發。這個時期,是他人生才氣發揮得最淋漓盡致的階段。此系列作品,無疑是抒情的、詩意的,但同時又是哀傷的。「我的作品的確帶有詩意,但不是傷痕藝術。」他這樣為自己總結。因為某些「眾所周知」的原因,何多苓有很多文人朋友。他很喜歡和詩人、作家交往,因為在他們身上,「我能聽到一些對藝術中肯的評論」。

何多苓,《普希金—自由》,2017,布面油畫,200×150cm。圖/保利香港藝術空間提供

何多苓,《俄羅斯森林之青銅時代》,2017,布面油畫,150x200cm。圖/保利香港藝術空間提供



四.「花的隱喻」——雜花系列



縱然何多苓未能像莫內那樣,將花園裡的景物作為畢生研究光線和色彩的主題,但花園作為審美的景觀和象徵,同樣也呈現著何多苓的藝術態度、審美追求與生活理想。在他的理解中,中國園林過於委婉和工於雕琢,法國園林又太程式化和莊重。他所鍾情的是田園式的、有著原始氣息的、充滿野性的英國式園林。原始,意味著順其自然、保持本色;野性,則是一種遊離的、自在的、無法歸類的狀態。這就不難理解,從「傷痕美術」時期脫穎而出的何多苓,為何這麼多年來,一直和當代藝術保持一種若即若離的狀態。



何多苓,《雜花寫生No.3-夏》,2013,布面油畫,100x80cm。圖/保利香港藝術空間提供



何多苓,《雜花寫生No.7-5》,2017,布面油畫,100x80cm。圖/保利香港藝術空間提供



策展人李小山簡介:

李小山,1957年生。南京藝術學院教授,南京藝術學院美術館館長。出版著作有:《中國現代繪畫史》、《批評的姿態》、《陣中叫陣》、《我們面對什麼》、《作業》、《有光》、《箴言》、《木馬》。策劃並主持過數十個藝術展覽。



特邀嘉賓歐陽江河簡介:



歐陽江河,1956年生於四川瀘州。詩人,詩學批評家,《今天》文學社社長。現為北京師範大學終身特聘教授。在國內和港臺出版了《誰去誰留》、《如此博學的饑餓》、《大是大非》、《長詩集》等13部中文詩集, 以及文論集《站在虛構這邊》。 其詩作及文論被譯成英語、法語、德語、西班牙語、俄語、義大利語等十多種語言。 在德國和奧地利出版德語詩集《玻璃工廠》、《快餐館》、《鳳凰》,在紐約出版英語詩集《重影》、《鳳凰》,在巴黎出版法語詩集《傍晚穿過廣場》。自1993年起,應邀赴全球五十多所大學及文學中心講學、朗誦。 獲第九屆(2010年)華語文學傳媒大獎年度詩歌獎,十月文學詩歌獎(2015年),第十四屆(2016年)華語文學傳媒大獎年度傑出作家獎,英國劍橋大學詩歌銀葉獎(2016年)。 歐陽江河的寫作實踐深具當代特徵,在同時代人中產生了廣泛的、持續的影響,被視為80年代以來中國最重要的代表性詩人。 



關於保利香港藝術空間:



保利香港藝術空間是保利香港拍賣有限公司旗下一個集藝術展覽、小型拍賣、尚品私洽、公共教育項目以及品牌合作的綜合性平台及服務視窗,位於香港太古廣場核心地段。自2012年秋成立以來,保利香港藝術空間始終致力於推廣中國及國際當代藝術,以敏銳的市場洞察力和鮮明的學術態度,不斷為香港這一國際平台帶來具有前瞻性的展覽及活動。



回顧過往,保利香港藝術空間已成功舉辦十餘場精彩展覽。「越·界時尚藝術展」:探索中國當代藝術與高端時尚品牌的碰撞與摩擦; 「目光所及•香港站」:在全球性的時代發展脈絡中,重新梳理中國當代藝術脈絡; 「二次光-十二位中國當代攝影藝術家」:反思攝影文化史、攝影觀念與攝影制度,探尋攝影之本源,同時對攝影市場進行先鋒性嘗試; 「觀念符碼,語言與形式之維」:追尋一條從「形式主義」的探索到「觀念藝術」崛起的藝術史演變路徑。當代藝術的推廣與探索並非保利香港藝術空間唯一目標,此外還包括每年將舉行的藏家收藏回顧展、青年藝術家推薦展、國外藝術家作品展等多方向展覽及學術性活動,努力拓展這一平台的邊界與價值,服務並回饋於藏家群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