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徐薇蕙「未竟之途」 青春何其矛盾

PREV

NEXT

30歲是個大關,總混雜著諸多矛盾、期盼、苦楚。年紀一過30,人不再青澀,看起來成熟,得承受起更多社會的期待,還有面對自己的期望。

有人說30是初老,有人說30是人生的轉捩點,更多人覺得30幾歲,老被家裡長輩問及婚姻、為了工作瓶頸所苦、還有努力不讓青春消逝。今年,藝術家徐薇蕙於當代藝術館展出的個展「未竟之途」,正用空間裝置,來描述女性30幾歲的種種苦楚,展覽展至2015年1月18日。

在徐薇蕙的作品裡,常透出衝突矛盾與二元對立的意象,這次在當代藝術館的個展,徐薇蕙則將這樣的氛圍,向外拓展到此次展出的3個展間,讓觀眾逛完展感受到明亮、溫暖、安定、陰冷、不安、焦慮各種情緒。

在未竟之路上 努力走穩

展間《徑:未竟之路》,是一條走起來不安不穩定的道路。徐薇蕙運用被刨除的柏油道路碎塊,於當代藝術館重新拚組出一條道路。

人們走在當代這塊崎嶇不平的道路間,在努力維持平衡間,低頭看著一條條穿梭在柏油碎片間的紅色絲線,抬頭藉著道路反射鏡攬鏡自照,像是人生這條路忽然靜止,人們反思自己的狀態那般。

在碎柏油路縫隙間的紅色絲線,則從一台女孩用的紡織機裡蔓延而來。這些絲線是女性纖細的情感,數量多到小紡織機無法承受,紅絲線因此向外宣洩而出。

徐薇蕙說,這些作品都是從她自身經驗出發創作的,走在這條路上必須小心翼翼,努力維持穩定,跟走在人生路上的感覺很像。女性在社會上承受的壓力與期盼,常讓人猶疑不安、徬徨無助。這樣狀態,徐薇蕙也設計道路反射鏡讓人們觀看自己、觀看心靈,細細回顧省思。

青春易逝 時間如何能倒回

人們被時間追著跑,被時間指指點點,對於青春流逝的焦慮,則在展間《幽:游移時光》具體展現出來。在《幽:游移時光》裡,近2千件金屬時針、分針、秒針結串懸掛在展間中,並包圍著一組組用過與未使用過的面膜。

站在展間裡,像是掉入時間被凝結的環境裡,整個空間唯有時間,眼前是時間的零件,腳底是時間的倒影;人們面對著時間,一邊看著面膜,期盼時間能倒轉,青春能回溯。

徐薇蕙進一步說明道,被釣魚線串起來的時針,被風吹拂過會搖擺不定,就像它們也在尋求穩定,尋找該尋找的方向那樣。而被指針所環繞的面膜,則像是女性的私領域,「沒有人會在公眾場合敷面膜,敷面膜是很私密的事。」

青春啊 它如花綻放

進到《明:生命之花—青春》,則能感受到一股青春浪漫的氣氛。這個展間展出徐薇蕙以面膜為媒材創作的面膜花。這些面膜花有些含苞待放,大部分正當盛開,錯落而置像是座花園。

徐薇蕙表示,她想在這個展間營造出正值青春的感覺,在面膜花下是圓型的鏡面,人們可以仔細觀察這些鏡子,藉由鏡子的反射,觀察面膜花底下所藏的喜怒哀樂。

有人正值青春年華,有人青春將逝,也有人即將老去。對徐薇蕙而言,花開花謝像是生命輪迴。因此她也利用相對而置的鏡子,來營造出無限延伸,無限輪迴的視覺觀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