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透納晚年開創新風格 印象畫派的開端

PREV

NEXT

被譽為「光之畫家」的透納(John Mallord William Turner),即使成名很早,卻沒有停止對藝術技巧的追求,晚年不斷嘗試描繪空氣、光、速度等超越視覺的事物存在。1844年,透納以輕柔的筆觸,描繪迷濛細雨的「印象」,完成代表作《雨、蒸汽和速度——開往西部的鐵路》(Rain, Steam, and Speed - The Great Western Railway)。

這幅畫是透納走向浪漫主義的分界點,整幅畫有形的事物只有左方橋墩,以及中央急駛的火車頭。透納滿心期待維多利亞女王夫婦參觀皇家藝術研究學院,沒想到新畫風不受女王夫婦青睞,而藝評家與媒體也開始嘲諷透納。雖然透納的新風格在當時飽受批評,但莫內深受《雨、蒸汽和速度——開往西部的鐵路》感動,為印象派的發展鋪平道路。

透納過去經常被人奉承,自此他開始體驗落寞與孤獨的境遇,最後他決定遠離倫敦市中心,與情人蘇菲亞(Sophia Booth)一起搬到倫敦西郊切爾西(Chelsea)生活。在蘇菲亞的陪伴下,透納於1945年完成《諾漢姆城堡的日出》(Norham Castle, Sunrise),描繪蘇格蘭特韋德(Tweed)河畔。

《諾漢姆城堡的日出》畫面中央有座深藍色山峰,與黃色晨曦一起融入淺藍色的天空,河畔同時映出天空、山峰和動物的倒影,產生光與空間融為一體的特殊效果。

1847至1849年間,透納在展開新生活的同時,也結識相差38歲的忘年之交梅爾(John Jabez Edwin Mayall),一位留美歸國的年輕攝影藝術家。透納對梅爾的影像作品「尼加拉瓜瀑布的彩虹」相當有興趣,兩人經常討論光影變化,以及如何運用繪畫處理與攝影同樣的效果。1851年,76歲的透納在家中去世。

同為風景畫家 透納與勁敵康斯特勃交惡

雖然透納與忘年之交梅爾交好,但他與同為浪漫主義畫家的康斯特勃(John Constable)關係惡劣。透納與康斯特勃同為英國兩位風景畫巨匠,深刻影響現代藝術發展,兩人年紀相仿,都強調以情感與想像力描繪風景。但兩人不僅沒有相知相惜,關係還相當惡劣。康斯特勃曾形容透納「沒有教養」。

1832年,特納首次與勁敵康斯特勃正面交鋒,他們都獲選英國皇家藝術研究院(Royal Academy of Arts)的夏日聯展。當透納走進英國皇家藝術研究院,他發現自己描繪荷蘭海上風光、船隻正航向遠方的作品《赫勒富茨勞斯》(Hellevoetsluis)旁,也擺了一幅以海景為主題的油畫。那是康斯特勃的畫作《滑鐵盧大橋的揭幕典禮》(The Opening of Waterloo Bridge),呈現船隻入港,同時人群聚集在倫敦的城樓。

兩幅畫相較之下,康斯特勃運用的色彩較為鮮豔,他曾以紅色顏料仔細點綴船的旗幟。透納或許擔心康斯特勃搶走自己的風采,他也在《赫勒富茨勞斯》補上一個紅色浮標,讓輕盈透亮的畫面又多了新焦點。

特納本來就比康斯特勃早成名,更享有盛譽,而他的「神來一筆」也引起現場觀眾注意。康斯特勃對透納相當生氣,因為透納搶走所有光彩,這場展覽不僅沒有替他帶來好處,反而是一場災難,他的畫作被認為是未經潤飾的。

英國皇家藝術研究院的夏季聯展對當時藝術家意義非凡,劇作家、建築師、藝術評論家、貴族等上流人士都會群聚展間。如果獲得觀眾喜愛,就能順利賣出畫作或得到贊助,假設展出後仍不被重視,藝術家未來一年可能就會餓死在工作室內。因此,在正式開展前,多數藝術家也會為他們的畫作進行最後修飾。

透納先生的世紀回眸 系列專題報導

05/22 光之畫家 穿越時代巨浪的透納
05/29 總能掀起話題 2015當代藝術大獎透納獎
06/05 透納晚年開創新風格 印象畫派的開端
06/12 飽受爭議的10件透納獎入圍 (上)
06/19 飽受爭議的10件透納獎入圍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