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非池中藝術網

2019-07-17|撰文者:林暄涵

已經記不得是在何時,哪一個城市第一次看到卡索拉蒂(Felice Casorati, 1883-1963)的作品了,反正這些年我常在義大利許多城市進行深度的文化藝術之旅,包括羅馬、佛羅倫斯、米蘭、威尼斯以及好幾個托斯卡尼的中世紀小城镇,而去年在都靈(Torino),則參觀過現已成為觀光景點的卡索拉蒂故居(Casa Casorati),他是我長期以來一直很欣賞的現代藝術大師之一。



卡索拉蒂是20世紀初義大利形而上畫派的代表人物之一,他的知名度不及基里科(Giorgio de Chirico,1888-1978)和卡洛·卡拉(Carlo Carrà, 1881-1966)來得響亮,但我個人特別喜歡他的作品。我有一本他的薄畫冊,封面的肖像作品〈席爾瓦娜·森尼〉(Silvana Cenni,1922),是他的代表作之一。這幅蛋彩畫最初吸引我的,是它有珍珠般的乳白光澤,畫風優雅知性。乍看是古典寫實的,有著義大利十五世紀傳統繪畫清晰整齊的構圖及畫風,但內容又充滿了神秘的現代感,令觀眾浮想聯翩。我調查了一下背景資料,發現這幅畫是卡索拉蒂在呼應他所尊敬的藝術大師弗朗西斯卡(Piero della Francesca,1415-1492)的聖母像作品,據說這個時期的他剛脫離未來主義的發展軌跡,希望回歸古典,並力求使自己的作品具有獨特的古典審美觀,從而樹立專屬的個人風格。



Casorati,Silvana Cenni,1922。圖/涵藝術提供



畫中女子的坐姿神聖不可侵犯,面部表情嚴肅,雙目緊閉,而懸掛在椅子上的懸垂飾物帶著厚重的褶皺,使她看起來像是寶座上的女神。人物後面,窗外托斯卡尼的建築物,是以達文西時代平面透視的手法處理,依稀感覺到有音樂從山上的建築裡傳出來。我們的視線,可以沿著人物呈三角形姿態的雙肩向畫面深處延伸,經過山丘一直看到石質的建築。觀看的整個過程,緊閉雙眼的人物所傳遞出來的神秘氣質以及力量令我好奇。處於畫面中心的席爾瓦娜·森尼到底是什麼人呢?這就是畫家給予觀眾的懸念,我覺得很有意思。卡索拉蒂在繪畫的風格上非常嚴謹,並具有早期義大利古典壁畫中平面與幾何造型的痕跡。用色單純低沈,內容飽含極深的隱喻,宛如夢境般的神祕。畫家將現實與虛幻相揉合,他追求的是一種象徵性的幻覺藝術,而這就是二十世紀初形而上畫派的典型特徵。



Casorati,Le Signorine,1912。圖/涵藝術提供



據說,卡索拉蒂非常喜歡音樂與繪畫,但因為家人的反對,所以大學修讀法律專業。直至1907年的威尼斯雙年展,他的作品〈姊姊〉獲獎,於是開始一路堅定地走上畫家的道路。鑒於愛好所致,他的繪畫總是充滿了音樂性!今年五月在威尼斯的佩薩羅宮現代藝術美術館(Ca’ Pesaro International Gallery of Modern Art)參觀時,碰巧又看見了卡索拉蒂的幾幅原作,他的作品依舊在眾多的館藏品中深深的吸引了我的目光。早期的作品〈四個女子〉(Le Signorine,1912)盤踞了大廳的一大片牆,畫中,鮮綠色的大樹為整個展場帶來蓬勃的生機,四位並排站立的女子似乎在舉行某種宗教儀式,也許是慶祝婚期性的成熟?或是孕期將至?我首先注意到的,自然是畫面中唯一裸體的女子,她的眼神似乎充滿著不滿,但姿勢卻又有著和其他女人不協調的淑女站姿。其他三位各懷心事在應對著前方。再來就是看到前面散落草地上的各種物件:鏡子、首飾、花瓶、水果和瓷器,以及打開的書本、火雞等⋯⋯這些物件在畫面中顯得數量過多且過於豐富,畫家似乎想要把女人的日常生活用品完全搬到畫面裡。左邊兩位衣著整齊的女子似乎在嗔怪著祼女,她們的表情詭異,令人費解。而最右邊笑得很開心的女子,似乎不屬於畫中此刻的時空,她被安排在畫面裡,卻又與環境極其不合。她爽朗的笑容顯得格格不入。卡索拉蒂這類早期的作品,帶有很強的自然主義傾向,同時又具備強烈的自我表現。畫面的風格具有裝飾意味,統一的冷綠調子,恰如其分地配合了神秘的氣氛,總體佈局自然且和諧。畫裡透出一股股詩意和一絲絲樂感,靜謐不安但又很愜意,這就是畫家自由個性使然。



Casorati,Ragazze a Nervi,1926。圖/涵藝術提供



〈熱那亞的女孩〉(Ragazze a Nervi, 1926)描繪了居住在海邊的幾位少女,窗外是湛藍的天空,但從畫面卻沒有感受到陽光般的喜悅,反而是一種很幽靜的意境。畫家故意忽視精確的透視法則,代之以主觀概括的刻畫。他去掉了人物的細節,只注重外輪廓以及構成軀幹的塊體;時時兼顧大面積的光影處理,並誇大與強調這種處理,比如手部都有變大,還有少女臉上的光影色塊、桌上似乎翻倒的雞蛋和瓶子等等,都增強了畫面的張力,使得他的作品有種淡淡的憂鬱、莫名的不安,以及優雅而靜謐的氣氛。少女驚訝的戲劇性肢體語言,加之緊閉的雙眼,讓觀眾不自由主地被吸引去揣摩畫家的真實意圖。這就是卡索拉蒂希望達到的效應,也是形而上畫派們的目標。我認為他的繪畫風格非常的「義大利」,整體的佈局和諧端正,流暢而清晣,同時又具備了思想深度與諧趣。



Casorati,Ragazze Seduta,1934。圖/涵藝術提供



在另一幅作品〈坐著的少女〉(Ragazze Seduta,1934)中,從少女靜止的狀態中可以感覺到活生生靈動的思緒。我特別喜歡眼睛上頭的暗色塊描繪,將少女微笑的雙眼包裹得深沈而溫柔,濃濃的眉毛是熱那亞女孩特有的象徵。展場裡唯一的一幅靜物作品〈碗〉(Scodelle,1952)應該是我個人這次感受最強的作品。我感受到魔術的力量,說不上來的詭異魅力從畫中跑出來。這些碗並不是真的碗,畫家賦予了它們鮮活的生命,在深邃的背景中靈動著,活潑地各自表現自己的姿態。綠色的漸層營造了一個類似宇宙般廣闊的空間。



Casorati,Casorati,Scodelle,1952。圖/涵藝術提供



卡索拉蒂的作品有著古典的意境、詩意的氛圍,並同時具備了現代的美學精神。他創作的重點是要表現出他自己的意境和心性,充分傳達他對於生命和自然的體悟。透過他的作品,我總是可以感受到傳統義大利文人所具備的藝術情操和個人修養,以及真誠不做作的情感。所以,我非常欣賞卡索拉蒂的繪畫!



(上述文字及圖檔版權皆屬涵藝術所有,非池中藝術網經官方授權同意後轉載)



 


林暄涵我的藝術行旅形而上卡索拉蒂 Felice Casorati
REACTIONS
喜愛

1

好美

6

0

0

厲害

0

猜你喜歡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