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非池中藝術網

2019-08-21|撰文者:林暄涵

「我厭惡晦澀的黑暗,我只畫充滿力量與希望的光明世界。透過我的繪畫,我將自身浸淫在光的世界裡,享受著如是而獲得的欣喜,並將這一個光的世界傳達給廣大受眾,願光與我們同在。」岑龍



好多年前的一趟大陸之旅,我有幸結識這一位性格極其低調單純,從不追求名利,離群索居的畫家岑龍。他身上有好幾個特質讓我充滿佩服之心;記得最初我知道他是畫家的時候,他謙虛的自稱自己只是一個油漆工,並不是什麼藝術家。他原本有一份美術學院的教授教職,但也在四十多歲時為了追求更自由自在的創作空間而辭掉了這一份人人稱羨的工作,從此生活嵌入了各種的不穩定,經濟也出現了問題。但是他告訴我,只要能夠堅持一直畫下去就滿足了,這是他要的人生。記得某一年的過年我發訊向他拜年,我祝福他早日成功,他淡然的告訴我:「我不在意成不成功,我只希望自己永遠是一個對得起藝術的人!」就這樣,這麼多年過去了,他從來沒有改變過,他無法為了商業而畫,他的畫沒有任何的裝飾性,他依舊是維持著貌似已經完成,但不滿意就毀掉重來的過程,畫完一幅畫可能要毀掉過無數張。他過得很累很辛苦,但是他告訴我,如果能夠一直這樣畫下去,最後是死在畫布前,這就是他最大的幸福了⋯⋯



岑龍,起風的日子(The Days of Wind),200x120cm,2019年。圖/涵藝術提供



為什麼我說他是光的追隨者呢?因為他的畫對我來說是充滿了神聖的光芒的。我常常深受感動,並進而期許自己也能成為一個對世界有幫助的人。現在正在威尼斯教堂展出的作品《海女祭》,最前方的海女手拿著火把,照亮了上岸的道路,同時也寓意了宛如火把般堅定的信念。這是在為人們指明追求的目標,也是人們為了生存頑強奮鬥的精神支撑。這是岑龍的繪畫中得到的光啟示的作品。這一類的作品經常出現,因為他的繪畫主題總是希望傳遞勇氣和希望,他透過人物的結構刻畫和勞作的動態來表現勇氣和求生的韌性,而火則同時隱喻了心中堅定的信仰,這就是他想要表現的光!



岑龍,海女祭(The Pearl Fisher’s Rite),200x360cm,2019年。圖/涵藝術提供



《鐵匠鋪》畫中,一中年鐵匠帶著年幼的孩子在製造鐵器,鐵匠熟練地小心翼翼鍛打着發紅的鐵塊,而擔任副手的孩子雖然很吃力地輪動大錘,但非常認真努力,毫無俱色。他們的配合默契十足,我們似乎聽見錘子的叮噹作響。堅硬的鐵塊被爐火燒紅變得疲軟,又被鐵匠們錘打並注入了塑形的力量,在爐堂火光的映照下,變成了可用之材。這是個典型的創造過程,它是爐火與力量的結晶,寓意着蒼天造物的行為過程。



岑龍,鐵匠舖(Blacksmith’s),120x120cm,2019年。圖/涵藝術提供



光,無所不在,萬物的造物者是慈悲善良的;抬頭仰望星空,閃亮的星光眷顧著辛勤的牧羊女,在暗夜中照亮了牧羊女回家的道路。在技法上,岑龍模糊了女子臉部的表情。微微的星光照亮著少女的臉龐,用手擦拭製造出來的皮膚效果讓畫面呈現出一種似乎脫離現實的存在感,二維和三維的世界交錯表達在這一幅作品之中。



岑龍,蒼穹星光(The Constellations),200x120cm,2019年。圖/涵藝術提供



而在《雨》這幅畫中,岑龍描繪了雷雨之前的大自然,空氣中瀰漫着一股清新的氣息。暴雨將至,急促趕路回家的農婦頭上撐著襯衣或是斗篷,在欲來的雨滴中奔跑,壯碩的身體籠罩在大自然的白光之中,似乎能夠感覺到她們呼喊的急促聲音和赤足踏著地上積水的劈啪聲,這些聲音組成了一首抒情的協奏曲。女人沒有抱怨,沒有憂怨,有的只是力量的釋放。此刻,她們毫無顧忌和狂放的動作,成為了大自然中正在釋放的自由形態的一部分。人們在上天的餽贈面前,是感恩和敬畏的。這就是光的作用!畫面中被處理成最亮的是人物,她們被各種冷暖不一的灰色襯托着,皮膚發出耀目的毫光,這樣的處理讓觀眾能夠輕易地體會到光的影響。



岑龍,雨(Precipitation),200x120cm,2019年。圖/涵藝術提供



接下來,我們來看《迷途的羔羊》這幅畫;無知的小羊在咩咩叫着,慈愛的牧羊女夾着羊羔艱難地撐着木棍越過荊棘滿佈的荒野行進在回家的路上。人和動物處於一種心心相映的諧和氣氛之中,我們可以感覺到他們被上方投下的光芒所照亮。而這似乎是一束聖光,照亮着婦人、羊和歸途。它來得非常及時,而且十分親切與溫馨,迷途羔羊得到了保護和安撫。作者藉此傳達了一個信息,即只要堅定心中的信仰,則造物主無處不在給予人們幫助和希望。



岑龍,迷途的羔羊(The Lost Lamb),80x100cm,2016年。圖/涵藝術提供



我認為岑龍走的是一條簡樸但不簡單的繪畫道路。他所做的一切,就是使他的畫作產生一種神秘的光芒,而這是在巧妙的以黑、白、灰布局,並運用各種不同厚薄肌理的處理才得以形成的。他夢想在他的畫中表達出上天恩賜的光⋯⋯說到此,我不禁想起羅曼·羅蘭的名言:「我不忍心看著光明被人埋葬。」岑龍似乎正是在為守護上天賜於人類的光而創作,而這就是我如此尊敬岑龍的緣故。現代社會的進程越來越短促,一日之內可以變化萬端,人們越易忽略心靈和精神的存在。岑龍的繪畫帶來的是一個力量與希望的光明世界,他的藝術總是感染著受眾,宛如南十字星般,帶來方向帶來勇氣!



(上述文字及圖檔版權皆屬涵藝術所有,非池中藝術網經官方授權同意後轉載)


林暄涵岑龍光的追隨者Cen longThe Constellations
REACTIONS
喜愛

9

好美

0

0

2

厲害

1

猜你喜歡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