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非池中藝術網

焦點新聞

藝廊當代藝術訪談個展

「賦予萬物性格之美」-林順雄全新系列個展《山林造物Sun Lin's Sunny Land》刻畫出自然的樂章

林順雄山林造物Sunny Land首都藝術中心複合媒材

2019-12-17|撰文者:王玉善

2017年,林順雄於台北首都藝術中心舉辦了個展《在天地間逐風 2017 林順雄個展》,呈現了其將水性媒材在紙張上最大可能性的精湛詮釋,不管是從風格上來看也好,抑或者從技法上來談,當時作品帶給觀者的視覺震撼,至今仍然猶存於每個人的心底,同時該檔展覽,也十足地再次宣告了林順雄在水彩創作上的藝術地位及里程碑。



舉例而言,我們以當時的主視覺作品「在天地間逐風」來看,林氏透過獨特的半自動性技法結合拓印的方式,將大氣磅礡的天地萬物,以具有韻律及呼吸感的構圖,呈現於背景之中,並在畫面的左上及右下,傳神地描繪了兩隻舉翅翱翔的蒼鷹進行對語。而這個舉動,不光讓畫面有著均質的美感,更將氣韻以抽象及具象之間的對比,帶領觀者游移於超現實及現實之間,堪稱藝術精品中的精品。



2017年林順雄於首都藝術中心的個展《在天地間逐風》。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林順雄,在天地間逐風,水性媒材,258x153cm,2017年。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然而,林順雄並沒有因為上一次展覽的藝術巔峰,而有所停滯。相反的,年過古稀,在藝壇遨遊四十餘年的他,對於藝術的奉獻依舊永無止盡的持續,並於2019年的個展《山林造物Sun Lin's Sunny Land》當中,以全新的風格,再次震驚了藝術界,挑戰了水性顏料的框架與格局,帶給我們有別以往的觀看機制。



林順雄,神獸系列 卯兔,複合媒材,133×76cm,2019年。圖/首都藝術中心提供



展覽空間照。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藝術家林順雄。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在正式進入展覽說明之前,筆者先簡述一下關於藝術家的背景,林順雄出生於台灣屏東東港農村,師從台灣留學英國的前輩藝術家林克恭(台灣現代繪畫始祖之稱,當時唯一赴歐習畫,融合東西美學的台灣畫家。),以及水彩畫家劉其偉(台灣畢卡索之稱)。因此,我們可以發現林氏的作品結合了個人生長經驗的題材,以及兩位老師在構圖上的部分風格及特色,與日後自我在藝術領域上的創新。再者,其也被有「台展三少年」尊稱的畫家林玉山讚美其畫作內容:「林順雄精於觀察與描繪動物,他以巧妙的技法,描繪生命間難以描繪的溫情。



打破客觀事實認知,集萬物靈動於畫布上



談及林順雄的創作,過去我們對於他在媒材上的運用與認識,往往是在於其擅長使用水彩進行畫面的鋪陳,並以精湛的的筆觸及半自動性的技法掌握,表現出萬物剎那之間的精采神韻。然而,在本次的《山林造物Sun Lin's Sunny Land》個展當中,作為科班出生的他,技法早已達到純熟精練,因此也不再強調這個最基本的範疇。換句話說,媒材與技法對於林順雄而言,為創作主體之外的事情,水性顏料於基底材上面的各種可能性,對他來說都已經不是繪畫關注的問題。



左至右:神獸系列 未羊,複合媒材,133x76cm,2019年;神獸系列 午馬 甲,複合媒材,133x76cm,2019年。圖/首都藝術中心提供



因此,這一次的作品當中,他不同以往以水彩進行呈現,而是改為畫布及壓克力進行創作(媒材對他來說只是建構畫面的手段),林順雄認為真正重要的是在於隱藏於繪畫背後的意涵,誠如其在訪談中與我們分享的:「我希望畫畫可以有如我們聽音樂般的過程及心情轉折,它是可以被聽者自由的去詮釋,擺脫物象間的單一性想像。」而在這一次的新作呈現當中,我們可以看到林氏在顏色與筆觸的運用上更為奔放,同時也不再以對於客觀物象的再現為母題,是以加入了更多性格化的表現為主軸。



林順雄,河馬,複合媒材,134x282cm,2019年。圖/首都藝術中心提供



2019年林順雄於首都藝術中心的個展《山林造物Sun Lin's Sunny Land》展覽空間照。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舉例而言,在一件將近三米的新作《犀牛》當中,我們可以看到藝術家在橫跨媒材的框架之後,所進行的風格轉變。首先在用色上,藝術家跳脫我們既往對於物象的傳統認知,以紫色的作為犀牛整體形象,賦予牠以「具有特色」的「性格美」來體現,而無關乎於傳統的審美標準,為此注入一股全新的生命視野,展現每個動物內心深處的獨一無二的靈動。另一方面,在畫面的造型上,林氏以看似模糊及銳利之間的線條功能轉換,搭配水性顏料的流動,勾勒及形塑出畫面的主體,而這個主體不單只是對於犀牛身軀的描繪,更是藉由顏料溶於水後的律動,讓色塊之間的層次產生更多的互動性及呼吸感,帶領觀者漫步於恣意想像的空間當中,建構不同的觀看方式。



林順雄,犀牛,複合媒材,134x282cm,2019年。圖/首都藝術中心提供



從有形到無形,再現到非再現,擺脫作品單一性詮釋



林順雄說道:「畫畫就是單純的去畫畫,不要去想到那麼多。」,而這句話看似輕描淡寫,實則隱藏著深刻的意涵。對於從事藝術創作長達五十餘年的他,也曾經是從寫實到寫意,具象到非具象的一路發展而來。如今的他,已進入到了寫心的藝術內涵表現,外在的形式對於他來說,以不再是其所追求的標的,現階段的他所追求的是藝術創作本質性最純粹的一環。如果更直白一點的來說,就是如何將過去的視覺經驗與技法集大成,並與生命底蘊融合後,以嶄新卻又依舊有自我風格脈絡的延展,同時又能譜出時代精神的共鳴,帶給觀者無限的想像與詮釋,便是其創作精神核心之一。



林順雄,絕色系列08,複合媒材,135x77cm,2019年。圖/首都藝術中心提供



因此,在觀其新作的過程當中,我們可以發現藝術家所選擇的主題雖然都是平時我們透過影像資料的閱讀,可以找尋的到的視覺圖像,但卻在作品的線條與色調上面,以不同於過去常規知識的方法,來進行呈現,帶給觀者在藝術解讀上的深度性,特別是這滿布於畫面主體及背景的水性顏料流動的肌理,帶給觀者更多心情上的轉折,它可以是隱藏於動物、植物背後的山巒形象,同時也可以是如同音律般的波動起伏。是故,我們可以看到林順雄在本次的新作發表當中,更著重於羈絆觀者與畫作之間的互動性。



左至右:神獸系列 戊狗 乙,複合媒材,133x76cm,2019年;神獸系列 戊狗 甲,複合媒材,133x76cm,2019年。圖/首都藝術中心提供

林順雄山林造物Sunny Land首都藝術中心複合媒材
REACTIONS
喜愛

6

好美

8

0

0

厲害

0

猜你喜歡

view all

焦點新聞

焦點人物

當代藝術個展美術館

意識漫流:孫翼華的水墨現象

2020-05-20|撰文者:莊坤良(亞洲大學外文學系特聘教授)1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