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焦點新聞

名家專欄

當代藝術訪談藝博會時事觀點

「這個叫做『白立方』的空間」─ 專訪白立方畫廊台灣區代表姜毓芸

白立方White Cube姜毓芸Magnus PlessenAntony Gormley

2020-01-20|撰文者:詔藝

「白立方」這個名字,對於非藝術界的人,無論是看起來或是聽起來都簡潔俐落,似乎也帶有科幻色彩的隱喻,但它可不是密室逃生或外太空電影的名字。在國際收藏家眼中,這「三個字」可以說乘載了近三十年來,英國當代藝術的經典歷史和榮耀-它是英國白立方畫廊(White Cube)。

非池中有幸於亞洲藝術界盛會《台北當代》(Taipei Dangdai),訪談了白立方畫廊新上任不久的業務副總監,也是該畫廊的台灣代表姜毓芸(Yuyun Chiang),透過她的分享,來了解這家最具英倫前衛風情和代表性畫廊,它的歷史、經營理念、和代理藝術家特色。

白立方倫敦空間。Courtesy White Cube白立方香港空間。Courtesy White Cube

(以下訪談關於事實部分的描述,經當事人確認)



一、 白立方畫廊是怎麼來的?



白立方畫廊最初於1993年,由藝術愛好者暨創辦人Jay Jopling,在倫敦一個僅有4公尺×4公尺的微型純白色牆面的潔淨空間起家。而「白立方」(White Cute)的命名,則是來自1976年著名愛爾蘭藝術評論家布萊恩.奧多爾蒂(Brian O’Doherty)在《藝術論壇》(Artforum)所發表的一篇稱為《白立方之內:畫廊空間的意識形態》一文所啟發而來。畫廊名稱的取名是來自該空間設置的初衷,而畫廊正如其名,就像一個「白盒子」,正好和當時那個小型的空間形式相呼應。當時創辦人對於這個展覽的規劃,是「一位藝術家」在畫廊內展示「一件作品」,透過密集的展期,來呈現當時英國年輕藝術家的作品和思潮,如達明安•赫斯特(Damien Hirst)和翠西•艾敏(Tracey Emin )(藝術圈普遍將90年代英國年輕藝術家群體通稱為YBAs,即Young British Artists,他們多就讀英國金匠學院,是一群從倫敦聲名鵲起的英國年輕藝術家)。原始那個空間後來持續了10年的展覽項目,它所乘載著、陳列著藝術品的量體和內涵,是很具實驗性質的,並展示一個白色立方體的容積下所能孵育與涵養的文化特徵。這也可以理解為什麼Jay不是用自身姓氏來命名畫廊。

白立方與這些英國年輕藝術家們一起互相拉拔成長,其他還包括安東尼•葛姆雷(Antony Gormley)、吉爾伯特和喬治(Gilbert & George)。直至今日,白立方幾乎可以說是過去30年間英國當代藝術的代名詞。也是因為在這樣一種良好友善的互動和信任關係下,白立方也因此得以滋養茁壯。其實在近10幾年,白立方逐步邁向全球的範圍,與影響深遠的藝術開創者,如查克•克洛斯(Chuck Close)、喬治•巴塞利茲(Georg Baselitz)、安塞姆•基弗(Anselm Kiefer),以及年輕一輩的邁克爾•艾爾米塔什(Michael Armitage), 埃迪•皮克(Eddie Peake),朱莉•梅赫雷圖(Julie Mehretu)等藝術家不間斷在畫廊空間、美術館與雙年展中開啟一個又一個項目。

Eddie Peake作品。©Eddie Peake Courtesy White Cube崔西.艾敏作品。©Tracey Emin Courtesy White CubeDarren Almond作品。©Darren Almond Courtesy White Cube



二、 白立方在亞洲的布局推廣



白立方亞洲團隊是2012年在香港成立,白立方從此正式進軍亞洲,由周曉雯(Laura Zhou)女士出任亞洲總監。Laura的加入令白立方香港的亞洲藝術家展覽更為豐富。白立方有個被稱為《Inside the White Cube》的全球性項目,在這個專案中,許多亞洲藝術家都先後被納入了,白立方會特別將這些亞洲藝術家帶到倫敦的畫廊空間,推廣介紹他們給當地的藝術市場。《Inside the White Cube》的特色,延續畫廊創立的初衷,它是個帶有實驗性質的展覽項目,也提出新的藝術家名單,展出的藝術家們都具嚴謹但富挑戰的精神,並且作品具有獨特創作語言與前瞻性。

例如2018年王功新和2019年秦一峰兩位中國大陸藝術家,在與白立方合作《Inside the White Cube》前,皆非白立方所代理的藝術家,但在今年(2020),王功新將會在白立方倫敦舉辦個展。雖然這些藝術家就年齡而言可納入中生代,但就藝術資歷而言,都具有獨特風格且歷練和創作語言完整,並且「尚未被市場過度消費」。對於先前沒有接觸過他們的西方觀眾而言,這成為進入中國當代藝術的新途逕。

王功新作品。©王功新 Courtesy White Cube秦一峰作品。©秦一峰 Courtesy White Cube

白立方對於亞洲藏家的重視,其實也是基於畫廊本身一直以來的經營理念,就是持續地發掘與推薦藝術家,在全球各地,尋找出最頂尖、職業生涯可以走得久遠的優秀藝術家,而這些藝術家看似來自不同地區,卻也必須和白立方畫廊所擁有的精神相呼應,且具有他自己文化背景上的獨特性。簡單來說,就是白立方所挑選的藝術家,其作品本身要同時具備「藝術本質上的普世性」,以及藝術家「本身文化背景與作品語言的特殊性」,同時存在這兩種特質,才會是白立方推薦的藝術家。

由於台灣在亞洲算是僅次於日本,經濟上最早發展的地方,已經有悠久的收藏歷史。但因藝術收藏有「迭代」的特性,也就是每一代人都有他們自己世代的偏好,台灣現在已經到了第二代收藏或第三代的衍伸,白立方希望藉由每次展覽的機會,帶給不同世代收藏家們可以選擇的作品。

Theaster Gates作品。©Theaster Gates Courtesy White Cube

在這次《台北當代》,我們帶來特別為台灣收藏家「量身訂做」的藝術家群。所謂為台灣市場「量身訂做」的意思,是白立方團隊經過思慮後,推薦給台灣收藏家一些或許在台灣知名度還沒有那麼高或是尚未熟悉,但在國際的學術和市場中,都已經相對穩定,且深受肯定的傑出藝術家群。我們希望可以給與台灣耳目一新的感受。

例如本次帶來的美國觀念藝術家Theaster Gates,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他最近正在英國的泰特利物浦美術館(Tate Livepool)進行個展,同時間台灣收藏家馬上可以看到這位藝術家作品出現在《台北當代》,成為一種全球「無時差」的同步化推廣。我們的主動,與過去需要飛去香港或是歐美才可以接觸的距離感與時差感很不一樣。

去年白立方所帶來的Mona Hatoum,當時本地收藏家認識她的人並不多,其實她在國際市場上已經長期的獲得廣泛的關注,今年我們再次帶她作品來台展出,也是展現白立方希望可以在台灣持續推廣值得關注的國際藝術家。另外,本次帶來白立方去年剛代理的藝術家離世資產(estate),在美國戰後抽象藝術運動的代表藝術家Al Held。對於Al Held我想特別強調的是,這次我們帶來他多件生涯幾個的重要時期作品,以一個單元的方式,希望可以較為完整的呈現他創作的脈絡。

Mona Hatoum作品。©Mona Hatoum Courtesy White CubeAl Held作品。©Ad Held Courtesy White Cube



三、 白立方旗下藝術家的脈絡



從白立方創立以下,整個畫廊選件的調性就定位在相對觀念性強、實驗性強烈的藝術家。白立方有一個非常強大的學術研究團隊,其他各部們同事也都對於自己負責的區域藝術和藝術家有非常高度的專業性。團隊會經過提出人選、反覆的討論、觀察,逐步去蕪存菁篩選出適合白立方代理展覽的藝術家。我們會觀察這些藝術家是否可以讓白立方對於當代藝術的推動產生動能,因此在這方面我們做足了功課,非常謹慎地選件。

我認為現在的白立方不是個商業味道濃厚的畫廊。或許在不少資深藏家的心目中,白立方過去和YBAs其中幾位藝術家合作的歷史,在市場上給人比較商業化的感覺。但這十幾年來,我想白立方一直嘗試在說清楚與並做出成果,朝著學術性和市場性最為平衡(balance)的方向去努力。

舉個例子, Antony Gormley就是一位學術和市場兼備的頂尖藝術家。他在學術上的地位幾乎已經確認,無庸置疑。而另外從市場方面來看,或許他並非屬於投資性買家眼中可快速收成的對象,但他的市場從未大起大落,而且是穩步上升,這樣的藝術家也代表了白立方所想要的平衡感。還有這一次我們同樣帶到台灣的德國藝術家Magnus Plessen,他的家族曾具有貴族血統,但隨著戰火紛飛與世事變遷,到Magnus這一代,他必須重新適應社會的變化,家族歷史和童年創傷從而成為他創作的出發點。他利用油畫、素描和拼貼等多樣性語言去探討生命、死亡、反戰和救贖命題,和Antony Gormley一樣,Magnus Plessen在創作中表現的都是關於人類命運的普世問題,白立方一向樂於展現這類藝術家的價值、樂於與他們共同成長、共同發掘未來的可能性。

Antony Gormley作品。©Antony Gormley Courtesy White CubeMagnus Plessen作品。©Magnus Plessen Courtesy White Cube



專訪後記:



本次受訪人白立方銷售副總監/台灣區代表姜毓芸,在加入白立方之前,閱歷豐富,涉略領域寬廣且深入,曾從事多年藝術寫作、畫廊管理行政與策展、記者等,本身也是一位在業界甚為知名的年輕女性收藏家,收藏資歷已有十數年,選件精準前衛而富有個人風格,學術和商業並重是她在藝術界中成功的重要心法。

由於對於收藏一直以來的審慎細選,與白立方不謀而合,她表示白立方是一家讓她「尊敬」的畫廊。對於台灣藝術收藏眼界的拓展,她有獨到的見解。她認為只有長期專注全球藝術生態的變遷,並與時俱進,才會是將來各地藝術家和收藏家之福。

她用一句話簡潔道出白立方對於藝術推廣的態度:「名符其實、『沒有灌水』的頂級藝術家和作品」。白立方和姜毓芸都是在一貫「維持初衷」的標竿下,將全球藝術界中最有個性的作品呈現給收藏家和藝術愛好者。


白立方White Cube姜毓芸Magnus PlessenAntony Gormley
REACTIONS
喜愛

2

好美

1

1

7

厲害

3

猜你喜歡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