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焦點新聞

藝術評論

當代藝術藝博會時事觀點

2020香港巴塞爾藝術展Art Basel Hong Kong探秘(一) 「你怎麼把人畫成這麼黑?」- 凱利・詹姆士・馬歇爾 Kerry James Marshall

2020香港巴塞爾藝術展2020 Art Basel Hong Kong凱利・詹姆士・馬歇爾 Kerry James Marshall

2020-03-25|撰文者:詔藝



一、凱利・詹姆士・馬歇爾(Kerry James Marshall)



凱利•詹姆士•馬歇爾(Kerry James Marshall, 1955 - ),出生於美國阿拉巴馬州的伯明翰(Birmingham, Alabama),父母親分別為醫院廚房工人和家庭主婦。受到父親自學修復破損手錶嗜好的影響,馬歇爾從小就擁用超越平常人解構物品的能力。他家位於洛杉磯非裔美國人民權組織「黑豹黨」(Black Panther Party/Black Panthers)總部的附近,那是個活躍於1966年至1982年間的活躍組織,這對馬歇爾在思想上於美國黑人身分的認同和權利的捍衛,產生了很深刻的影響。馬歇爾在求學時代,受教於著名的非裔美國人藝術家查爾斯•懷特(Charles White, 1918 - 1979),懷特也是位長期關懷美國黑人權益和社會議題的畫家,這些影響都完全反映在他的作品上。但他1978年從奧的斯藝術與設計學院(Otis College of Art and Design)畢業,曾受邀在伊利諾大學芝加哥藝術與設計學院任教,現工作與居住在伊利諾州的芝加哥。懷特,《圖騰》(Totem),水粉彩、鉛筆於木板,1945。© Charles Wilbert White Image courtesy Sotheby's



創作風格與特色



歸結來說,全世界非裔藝術家的創作核心議題之一,幾乎不脫非洲裔的身分認同、人權和社會議題之類的探討,因此就創作觀念上的核心主軸和內容來說大同小異,因此比較值得點出的部分,在於他們繪畫形式風格上的特色。

如前所述,身為非裔的馬歇爾,經過很長一段由膚色決定人生的成長背景,在其作品中自然也大力著墨在爭取黑人民權和身分認同的議題。他自早期的藝術生涯中即發展出一種凸顯黑人膚色的標誌性印記,即對於描繪具象人物時,他特別堅持使用「極度黑暗」(extremely dark)的色調並搭配鮮豔色彩的使用,以對比並凸顯出黑壓壓的人物型態,而這些圖像代表了他對非裔美國人的看法,傳達出他認為在當今社會中,其他族裔對於黑種人外在形象的刻版印象,另一方面也在宣揚並強化他的族群認同感。這些在畫中被描述的對象,他們在日常場景中的活動,事實上和其他人類的生活方式沒有什麼特別的不同。這樣類似的主題,持續出現在藝術家隨後幾十年的創作中。

馬歇爾曾在訪談中提到:「黑人以最迷人的方式佔據了一個空間,甚至在平凡的空間中亦是如此。風格是黑人所做所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所以黑人走路並不像(你所想的)那麼簡單。… 因此在繪畫中,我也嘗試採用同樣的傾向去戲劇化那種黑人文化被視為不可或缺主體的一部分的狀態。」(Black people occupy a space, even mundane spaces, in the most fascinating ways. Style is such an integral part of what black people do that just walking is not a simple thing... And so in the paintings I try to enact that same tendency toward the theatrical that seems to be so integral a part of the black cultural body.)

馬歇爾深深根植於黑人歷史和黑人流行文化之中的人生哲學,讓他從不忘記將種族和身分議題納入他的作品之中,他用強烈的色彩來強化他的族群認同,並不忘持續倡導向來非裔美國人運動中重要的口號:「黑人是美麗的」(Black is beautiful,在此“Black”一字係代表族群),用以對抗在白人為主流的西方世界中,黑色皮膚長期被認為無吸引力(unattractive)的看法。

2020香港巴塞爾藝術展2020 Art Basel Hong Kong凱利・詹姆士・馬歇爾 Kerry James Marshall
REACTIONS
喜愛

6

好美

2

1

4

厲害

6

猜你喜歡

view all

焦點新聞

電影藝文跨界

in臺南‧無影藏 - 2021 臺南市文化資產影像競賽暨巡迴播映

2021-09-22|撰文者:in臺南.無影藏 / 陳恒安(成功大學歷史系副教授)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