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非池中藝術網

焦點新聞

藝術史的另一半拼圖 文藝復興時期的女性成就

文藝復興Renaissance女性藝術家

2020-03-26|撰文者:林侑澂

文藝復興Renaissance對於歐洲文化的發展乃至人類歷史,都是絢麗且影響巨大的瑰寶。在那個宗教本位過渡到人本位的時空背景下,個人漸漸不再只是宗教或政治的附屬,而是可以實踐自我價值的個體。然而雖然邁開了思惟上邁進了一大步,文藝復興時期還是存在著血統、職業、以及性別等等的不平等。這些不平等,造成了許多有機會偉大的創作者與光環擦身而過。

首位在藝術史撰寫、出版中使用「文藝復興」這個詞彙的藝術家:瓦薩里Giorgio Vasari(1511-1574),在他的著作《藝苑名人傳The Lives of the Artists》中,收錄了13到16世紀共260多位藝術家傳記。但卻相當不合理地,僅僅有一個章節敘述了女性雕塑家羅希Properzia de'Rossi,而這個章節還同時討論了修女畫家娜莉Platutilla Nelli、女畫家安圭索拉Sofonisba Anguissola以及盧克雷西亞Madonna Lucrezia。

匿名,《在公爵宮殿中的伊莎貝拉.艾斯特女爵Isabella d'Este palazzo ducale》,約16世紀。圖/取自wikipedia提香 Titian,《伊莎貝拉.艾斯特女爵》,畫布油畫,102x64cm,1534-1536。圖/取自wikipedia

事實上,有許多的女性在文藝復興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例如曼圖亞公國的的伊莎貝拉•艾斯特女爵 Isabella d'Este(1774-1539),就是當時一位重要的文化領袖。艾斯特女爵是當時義大利北部文學與藝術創作的重要贊助人。而這位出身貴族女性,自身不但擅長希臘語和拉丁語的文學翻譯。也同時是一位歌手、音樂家甚至舞蹈教師。透過文物研究,可以看見他多次與達文西往返的書信。但由於達文西創作速度過於緩慢,兩人之間並未有實際合作的成果留下。

在崇尚「通才Polymath」的文藝復興時期,艾斯特女爵是典型的多產形創作者。創新的衣著風格,更是受到義大利與法國的女性爭相模仿。而憑藉著家族人脈和受推崇的才華,曾經為征戰在外的丈夫和兒子攝政,甚至成功要求路易十二從法義邊境退軍。被詩人形容為「自由且心胸寬闊的伊莎貝拉」。

即便是在文藝復興的背景下,女性參與藝文活動也並不容易。女性藝術家的背景,除了少部分來自於貴族家庭的教育之外。繪畫、雕塑和建築的傳承大多是來自於學徒制的工作坊,例如拉維尼亞 Lavinia Fontana(1552-1614)以及伊莉莎貝塔 Elisabetta Sirani(1638-1665),都是來自義大利波隆那的典型例子。

拉維尼亞 Lavinia Fontana,《十六世紀晚期坐在椅子上的未知貴族》。圖/取自ART UK拉維尼亞 Lavinia Fontana,《夫人與狗的肖像》,木板油畫,91.7x72.4cm。圖/取自wikipedia

拉維尼亞的父親普洛斯彼羅Prospero Fontana,在當時的波隆那市就以建築與壁畫聞名。而擅長肖像畫作的拉維尼亞,更是在當地廣受歡迎。溫暖而華麗的風格,讓她接到了絡繹不絕的貴族委託(丈夫擔任經紀人)。這些工作為她帶來的豐厚的收入及人脈,甚至讓她有機會執行大型的宗教、神話主題繪畫,成為了波隆那藝文界的指標人物。晚年受到來自天主教廷的邀請與贊助,居住在羅馬創作、獲得了許多的獎章殊榮。傳說拉維尼亞是文藝復興中「第一位畫裸體女性的女畫家」,也成為了藝術史研究中相當有趣的課題。

伊莉莎貝塔 Elisabetta Sirani,《聖母子與施洗者約翰》。圖/取自ART UK伊莉莎貝塔 Elisabetta Sirani,《聖母與聖嬰》,畫布油畫,86.4x69.9cm。圖/取自wikipedia

伊莉莎貝塔的父親喬凡尼 Giovanni Andrea Sirani是當地藝術學校的教師,也是一位畫商。受益於波隆那鼓勵創新的氛圍,伊莉莎貝塔的繪畫在巴洛克主義中,開拓出了強調光線對比、聚焦的效果。也為宗教題材中常見的聖母,描繪了更具有人性光輝的神情。開設自己的工作坊後,門下所培養的多位女學徒也遵從著這樣的風格。有趣的是,伊莉莎貝塔在多數的畫作都留下了簽名,藉此突顯自身的主體性,避免與父親或其他女性藝術家混淆。

索芙尼斯巴 Sofonisba Anguissola,《穿著修女服裝的藝術家姐姐》。圖/取自ART UK索芙尼斯巴 Sofonisba Anguissola,《自畫像》,1556,畫布油畫,66x57cm。圖/取自wikipedia索芙尼斯巴 Sofonisba Anguissola,《被小龍蝦咬到的哈斯德魯巴》,藝術家父親寄給米開朗基羅的素描作品。圖/取自wikipedia

與當時多數女藝術家,來自藝術工作坊的背景不同。索芙尼斯巴 Sofonisba Anguissola(1535-1625)來自於米蘭的貴族家庭,從小就接受了良好的貴族式人文思想的教育。年輕時就展現了藝術天賦的她,在14歲時接受當地畫家納迪諾Bernardino Campi的指導,並且在16歲就能夠替作為修女的姐姐繪製筆法成熟的肖像。索芙尼斯巴的父親曾將其素描寄給米開朗基羅,並受到年邁的巨匠的賞識,作品被評價「具有光榮與思慮周全的情感」。細緻的畫風受西班牙國王的邀請,擔任宮廷肖像畫家。即使到了晚年視力下降,仍然積極的作畫。

凱瑟琳•弗萊徹Catherine Fletcher,《美女與恐怖:義大利文藝復興的另類歷史 The Beauty And The Terror: An Alternative History Of The Italian Renaissance》。圖/取自ART UK

在曼徹斯特城市大學 Manchester Metropolitan University的歷史學教授-凱瑟琳•弗萊徹Catherine Fletcher最新出版的《美女與恐怖:義大利文藝復興的另類歷史 The Beauty And The Terror: An Alternative History Of The Italian Renaissance》中。探討了多位義大利文藝復興優秀的藝術家及文學家。透過「為什麼文藝復興大師都是男性?」的提問,書寫由女性為出發點的中世紀人文發展史。

從幾位藝術家的生平看起來,文藝復興時期的義大利,並未刻意以性別限制在藝文發展的可能性。甚至有許多開創性的發展,是以女性創作者為指標。雖然資源及關注度並不見得能夠公平,但是這些女性創作者無論在作風或作品上,都呈現出了對人文主義不同的詮釋。會形成現今藝術史失衡的原因,主要還是在書寫者的選擇和取捨。而透過後世的研究與考察,不但讓更多藝術家被看見,也讓我們能夠更全面性地回望藝術史的發展。

新聞參考:ART UK


文藝復興Renaissance女性藝術家
REACTIONS
喜愛

1

好美

0

0

1

厲害

0

猜你喜歡

view all

特別報導

5月21日 Albrecht Dürer 生日快樂!

2018-05-21|撰文者:葉俣佟/編輯:莊瑋容8695

國際新聞

《花曲:蔡國強在烏菲齊》當代藝術以佛羅倫斯文藝復興為靈感

2018-10-11|撰文者:烏菲齊美術館/非池中藝術網編輯整理4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