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藝術評論

焦點人物

當代藝術訪談時事觀點

晴山藝術中心-吳日勤個展《靈魂的心電圖》東方線條的書寫精神和其身體表現性

晴山藝術中心吳日勤靈魂的心電圖

2021-05-27|撰文者:張家馨

作為藝術創作者,與其他領域的工作者不同的地方在於,他們需要花更多的時間不斷吸收與回溯。聽起來或許有點抽象,但是在生活上的細微變化,都會是藝術家創作的養分。藝術家時常在這些感知當中躊躇、呢喃、沉陷,最終則是透過媒材將其細膩紛雜的情緒,轉譯在藝術創作上。



轉譯東方線條的形塑者



晴山藝術中心喬遷於新址後的第二檔展覽《靈魂的心電圖》,邀請從事藝術創作三十年的藝術家吳日勤,展出他是如何透過西方媒材揮灑東方線條的系列作品。

吳日勤出生於臺灣高雄,最早畢業於國立台灣藝術大學書畫系(前國立藝專)。至舊金山藝術大學取得碩士學位後,繼續專研藝術相關領域,便前往就讀英國東倫敦藝術博士。擁有中國書畫背景的他,將東方筆運線條中的精髓加諸於西方媒材的形式表現上。「書法本身就是一個符號」吳日勤表示,在他的作品中,時常能夠看見他解構中國書法當中具有的圖像符號性質,以西方的媒材加以詮釋,強調作品中色彩與線條的情感表達,藉由運筆轉換過程中剛柔並濟的精神,轉譯在西方繪畫上。

藝術家吳日勤。圖 / 非池中藝術網攝影。



城市的漫遊者,嗅出城市中的靈魂之物



旅外多年的吳日勤,曾經居住過美國、英國、中國,並赴日本、德國…等多個國家展覽,如同一位城市的漫遊者,無論是於該地生活、旅行、暫留,就如前言所及,生活的細節作為創作養分,便漸漸地影響吳日勤在各個階段創作上的發展。爬梳吳日勤的創作脈絡,生活的背景以及其地域性,抑是影響藝術家畫面呈現的重要元素之一,若依時間序列的分支探討起,應可分為七個階段。

從他在舊金山攻讀碩士學位階段的〈City Light〉系列,其紀錄大城市夜晚車水馬龍,與七彩閃爍的燈光交織纏綿的場景,這時候的創作仍保有傳統學院中的速寫線條;第二階段以街景或風景為主題,開始將畫中帶進幾何線條以及色塊,漸漸地將對象物的描繪抽離形體;在北京首次的個展以〈微觀〉系列作為第三階段,以佛法「一花一世界」的概念延伸,將描繪的對象物比例放大,讓觀者能夠看見其豐富的細節、造型及構圖;北京個展結束後回到舊金山的工作室繼續創作,便發展起〈花系列〉的作品。在此階段的作品開始加諸抽象表現主義的繪畫形式,許多圓點式的色塊以及顏料的堆疊及滴流,則為第四階段;第五階段將東方的書寫線條,以及康丁斯基提及的抽象畫繪畫中的音樂性,以點構成、面構成、線構成,三者來組構畫面,並進入到完全抽象的創作領域;第六個階段是2019年於高雄市立美術館展出的〈溯源系列〉,藉由媒材的多元樣貌,將他熟悉的東西方的文化精神共同融進創作當中。

第一階段作品,〈City Light〉,2005,122x152cm,油彩、畫布。圖 / 吳日勤提供。

第二階段作品-〈雪景〉,2005,91x117cm,油彩、畫布。圖 / 吳日勤提供。


第三階段北京個展展出作品,〈Tiny and Huge〉,2008,160x119cm,油彩、畫布。圖 / 吳日勤提供。

第四階段花系列作品,〈享受生命〉,2013,72x91 cm,油彩、畫布。圖 / 吳日勤提供。

第五階段作品-〈大地〉,2020,130x162cm,綜合媒材、畫布。圖 / 吳日勤提供。

第六階段作品溯源系列,〈珊瑚的思索〉,2019,132x162cm,油畫、畫布。圖 / 吳日勤提供。 

第七個階段即是本次在晴山藝術中心的個展《靈魂的心電圖》。這次展出的作品如同前面六個階段的淬鍊,可以從展出作品看到吳日勤各個時期的創作影子。透過展覽名稱,回應藝術家在創作過程中觀者不得其見的情緒轉換,他說:「在我作品中,線條就好像我當時的情緒,表示生命中獨一無二的軌跡,昨天的情緒與今天的情緒必定不同,線條就好像千分之一秒中的其中一個情緒。」

此次晴山藝術中心展出作品,亦即吳日勤創作脈絡的第七階段,〈溯源-詩怡空間〉2019,130x162cm,油彩、畫布。圖 / 吳日勤提供。

此次晴山藝術中心展出作品,亦即吳日勤創作脈絡的第七階段,〈彩繪人生舞台〉,2015,91x117cm,油彩、畫布。圖 / 吳日勤提供。

此次晴山藝術中心展出作品,亦即吳日勤創作脈絡的第七階段,〈追日〉,2021,91x116cm,綜合媒材、畫布。圖 / 吳日勤提供。

此次晴山藝術中心展出作品,亦即吳日勤創作脈絡的第七階段,〈東方的印記〉,2016,91x117cm,油彩、畫布。圖 / 吳日勤提供。



東方與西方的繪畫精神



在文中可以不斷看到「書法筆墨」、「書寫線條」、「運筆精神」…等相關詞彙。分析吳日勤本次於晴山藝術中心展出的作品,亦即他的第七階段創作,可以分成幾個面向探討,而東方書寫線條的運筆精神和其身體的表現性,是最為重要的主要關鍵。

有西方的學者將中國書法的行書與草書,認為這當中的精神類似於西方二十世紀盛行的抽象表現主義(Abstract Expressionism),因受到東方禪宗思想的影響,認為繪畫應該迅速運作,在沒有事先構圖及構思的情況下湧發出來。而中國書法草書或是行書其中的書寫精神,強調藝術家應留有當下的情緒,舉例而言,顏真卿的《祭姪文稿》是在極度悲憤的情緒下書寫,寫出來的文字便隨著情緒起伏擺動,即使寫有錯字,便以筆墨塗抹代之;王羲之的《蘭亭集序》是在飲酒後思緒並未清醒的情況下書寫,待王羲之酒醒後想再重新寫一遍,終究沒有當下所寫的好。

由於藝術家的視覺經驗、美感經驗及生活經驗,透過「非具象」的表現形式,卻能夠讓觀者透過作品感受到某種情感的連結。匈牙利藝術家Zoltan Kemeny(1907-1965)的作品〈波動〉以金屬的媒材表現其律動感,流水的波動是抽象的,Kemeny以剛硬理性的材質製作,但是卻能讓觀者感受到流動感。

顏真卿的《祭姪文稿》。圖 / 取自Wikipedia。

王羲之的《蘭亭集序》。圖 / 取自Wikipedia。

匈牙利藝術家Zoltan Kemeny的作品。圖 / 取自Flickr



東方線條的書寫精神和其身體表現性



而在吳日勤的作品亦即有同樣的語彙在裡面,他曾說:「東方和西方都是我熟悉的文化,在我的作品裡面沒有東西之間差異性的問題。」若將吳日勤的作品分成面構成、線構成、點構成三者,面構成即為背景的色彩,或是大面積的色塊共同建構起畫面的主要視覺色彩;線構成則是解構書法文字的書寫線條,而在他的創作中,時常將其元素置放於畫面中央,或是以飽和度高的顏色加以強調,並呼應中國書法當中的「濃墨」精神;點構成以畫面的節奏性來看,具有畫龍點睛、或是加以綴飾的成分,在畫面中雖然不像前二者具有強烈的視覺感受,卻是構成畫面的重要元素。

作品〈樂園〉先是以鵝黃色並保留筆觸的方式作為背景,隱約透露出顏料與顏料之間的色彩變化以及空氣感,試圖在畫面中營造三度空間,中景則是以不同彩度的黃色及綠色疊加而成。作品整體的節奏感輕捷、流暢,線條的擺動以及最後噴灑、滴流的元素,具有跳動、敏捷的象徵;作品〈靈魂的心電圖〉回應這次的展覽名稱,以淺粉色打底,顏色隨著漸進前景而轉變。背景理性的塊狀線條,縱橫切面交錯,隨之襯托出前景感性的書寫線條,紀錄藝術家當刻的情緒,最後則是以細小的白色潑灑線條,置放在藍、紫、紅、黑四個顏色的交界點,讓人聯想到起、承、轉、合中,承與轉的教界處,彷彿來到聽覺或是視覺的最高峰。

吳日勤本此於晴山藝術中心展出作品-〈樂園〉2021,113x146cm,油彩、畫布。圖 / 吳日勤提供。

吳日勤本此於晴山藝術中心展出作品-〈靈魂的心電圖〉,2021,112x162cm,綜合媒材、畫布。圖 / 吳日勤提供。

若看過吳日勤現場創作的樣貌,很難不被他吸引。最初欣賞他的畫作時,便直覺地認為其中線條的流暢感必定是毫筆揮灑下的產出,但其實卻是反之。「為什麼是東方的書寫精神以及其身體的表現?」我想,那是被他現場創作的狀態所震懾住有的心得。也許每件作品的創作狀態皆有所不同,有滴流的、有恣意揮灑的、有經由大筆刷洗滌過的痕跡…等,唯獨其中的書寫線條,吳日勤將中國書法運筆的精神以及韻味帶進創作,緩慢的挪動筆刷運轉的痕跡,慢慢地感受每一筆線條帶出的情緒,它的抑、揚、頓、挫,它的慢條斯理,它的感性顯現,繪畫創作中身體的表現性共同作為畫面形成的重要因子。

吳日勤創作過程。圖 / 非池中藝術網攝影。



由繁入簡中提煉出《靈魂的心電圖》



吳日勤七個創作階段,顯示出藝術家在創作的上是一步一步的推演。若以形式做區分,從他創作的第一階段至第七階段,是由繁入簡的歷程,並非初始即嘗試非具象的繪畫形式。更是從不同階段的創作,更加清楚繪畫過程中身體與心緒最自然且真實的反應。而在本次的展覽,亦能看見藝術家對於材質的好奇與敏銳,將抽象的繪畫作品與中國陶瓷結合,嘗試釉藥燒製過程產生的渲染,從中悟出新的創作表現形式。

吳日勤瓷器作品-〈千年〉,2021,30x15x36cm,彩瓷、結晶釉。圖 / 吳日勤提供。

吳日勤瓷器作品-〈夢幻人生〉,2021,30x30x30,彩瓷、結晶釉。圖 / 吳日勤提供。

吳日勤瓷器作品-〈墨源〉,2021,35x35x20,彩瓷、結晶釉。圖 / 吳日勤提供。


晴山藝術中心吳日勤靈魂的心電圖
REACTIONS
喜愛

0

好美

0

0

0

厲害

0

猜你喜歡

view all

焦點新聞

原顏藝術 UYart:「柳川賞畫」藝術季

2017-07-08|撰文者:王玉善29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