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焦點新聞

現代藝術

時光旅途的情詩:黃騰輝的詩畫

黃騰輝繪畫小王子詩畫廖仁義

2022-10-05|撰文者:廖仁義(國立臺灣美術館館長)

詩意畫境



黃騰輝是詩人,也是畫家。在他成為畫家以前,他是詩人,而在他成為詩人以前,他是一個躺在田野仰望星空也會感動流淚的小王子。

花東縱谷隱藏在臺灣中央山脈與海岸山脈之間,那裏是農人汗流浹背的稻田,也是孩童樸素純真的夢土。黃騰輝生長於花蓮瑞穗,讀書遊戲於田野溪流,抬頭仰望的星空就是宇宙的全部,想像力因而活潑奔放,整個宇宙成為他寫詩的紙張、作畫的畫布,高中來到花蓮看見海洋,海浪的力與色擴充了宇宙的構造、表情與色彩。就讀東海大學,這裡的文化風景與故事激勵了他童年以來的夢想,寫詩的心靈日益茁壯,並因為法國作家聖艾修伯里《小王子》的影響,他的想像力破繭而出恣意飛翔,讀詩寫詩成為詩人。從此,詩人的心靈成為他生命底層的力量;他早期的朋友大多是詩人,從蘇東坡到鄭愁予,從蘇紹連、莫渝到初安民。

黃騰輝《楓橋夜泊》116x91cm,壓克力彩,2021。圖/藝術家黃騰輝提供

他的詩意既是來自想像力與閱讀,卻也是來自眼睛對於世界景物的感動。因此,他的詩意力量似乎不只是想要停留在文字書寫範圍,日以繼夜鼓舞著他的心靈、身體與雙手,堅持他必須作畫,甚至讓他即使夜深人靜也必須作畫;從此,他的朋友增加許多畫家,從德庫寧到梅原龍三郎,從陳銀輝到蘇憲法。無論行腳世界任何角落,詩句跟著他,畫面跟著他;他必須寫詩,必須作畫,時時刻刻都在跟畫布對話,以至於廢寢忘食。

源自詩句與畫面的騷動,他的心靈必須驛動,也必須內觀。雖然現實生活中他安定知足,但創作的心靈總是在旅途中,也總是在靜觀中。旅途中,他曾看見莫內花園的睡蓮,也曾看見范寬的谿山行旅;而靜觀中,他曾看見波洛克潛意識的線條,也曾看見無形式藝術的色彩。因此,我將黃騰輝的繪畫稱為「詩畫」,也將他的繪畫作品稱為「時光旅途的情詩」;這些情詩,寫給讀他詩、看他畫的人,寫給他的情人,也寫給他自己。

黃騰輝《北峰上》130-130cm,壓克力彩,2022。圖/藝術家黃騰輝提供



心靈色彩



黃騰輝的繪畫思維主要有三個線索:第一,野獸主義的色彩構圖,側重色彩的大膽奔放,刻意忽略使用透視法去建構立體空間,例如馬諦斯、梅原龍三郎、廖繼春;第二,抽象表現主義的色彩流動,強調以平面的畫布鋪陳內在的心靈狀態,特別是讓意識活動發生以前的無名力量自由揮灑、例如波洛克、德庫寧;第三,北宋巨碑山水的隱逸精神,透過遠離塵囂的山水,隱藏畫家自己厭惡世俗、嚮往山林的志向,例如范寬、郭熙、李唐遺世獨立的境界。

黃騰輝的繪畫作品,最初也有人物畫,畫他的情人,畫他自己,但是後來的作品主要分為三個類型:風景畫、花卉靜物畫與非具象抽象繪畫;至於人物畫,則分別隱藏到後來三種類型之中,例如他的情人已經化身為玫瑰,而他自己則是已經成為小王子,飛來飛去,或遠觀,或近看,宇宙的一切情景,甚至跟隨小王子孤獨時刻回首感嘆,看見寂寞與悲愴。

(一)風景畫:黃騰輝的風景畫主要採取野獸主義的色彩構圖,但是,我們如果從馬諦斯、德蘭與佛拉明克,從廖繼春、張義雄與陳銀輝,循線對照下來,我們可以發現,黃騰輝已經突顯出他自己的色彩技法。黃騰輝的風景畫幾乎都有寫生的依據,既然是寫生,他都是親身去到風景的現場,親眼看過風景的色彩,因此時間與空間的經驗元素都曾在他的視覺與心靈之中真實流動與烙印,只不過作畫時他還是強調心靈色彩做為構圖元素,層層鋪陳風景,緩緩填染情感,讓風景還是風景,卻增加了他自己的觀點。也可以說,黃騰輝的風景畫透過色彩的流動,塗抹出擺脫現實視覺經驗的風景,營造出來自他心靈深處的情境與意境。因此,他的風景畫固然跟隨四季,卻也都是表達心境的四季詩畫。

黃騰輝《玫瑰頌》80x65cm,油彩,2022。圖/藝術家黃騰輝提供

(二)花卉靜物畫:黃騰輝的靜物畫主要就是玫瑰靜物畫。他的靜物畫固然採取野獸主義畫法,但每幅作品的情境、作畫的心情與觀者的領會卻都完全不同。他的玫瑰靜物畫主要呈現出三個層次:玫瑰的表情、花器的形制與場景的構造。玫瑰的表情:玫瑰是黃騰輝的最愛,既是他自己的生命,也是他每日灌溉的談情對象,因此玫瑰總是花開燦爛,不見敗花殘蕊,總是呈現女神一般永恆的身姿。花器的形制:花器的文化、器形、顏色與圖案,就像是情人的衣飾,或洋裝,或旗袍,流露出淡淡的文化姿色。場景的構造:現實場景浮現出敘事的構造、色調與符號,即使是非現實場景,色調也有冷暖,他透過場景讓觀看者循線進入他作畫時刻的情感狀態,彷彿能夠跟他對話。

 (三)非具象抽象繪畫:非具象抽象繪畫出現於二十世紀初期,二次戰後在歐洲演變出無形式藝術(Art informel),在美國演變出抽象表現主義,側重於探索內在心靈狀態,擺脫描繪外在景物的再現觀點。早在1960年代臺灣的東方畫會與五月畫會也興起類似的主張,卻從古典儒家與道家形上學找尋美學線索,發展出屬於東方的抽象繪畫。黃騰輝曾經負笈北京專研藝術美學,創作心靈也發生東方轉向。因此,他的非具象繪畫固然曾受抽象表現主義影響,卻也得自北宋巨碑山水的啟發,逐漸發展出不再刻畫外在景物的形上意境。這些作品,有的是直接以大型畫筆垂直或水平塗彩,有的則是曾經繪製具象景物然後再以特定色彩覆蓋,形成物象、視象與心象的層層堆疊,營造出現實世界以外的心靈意境。

黃騰輝《玫瑰夜曲》73x61cm,油彩,2021。圖/藝術家黃騰輝提供



時光情詩



黃騰輝每年都要出版年曆,既是詩集,也是畫冊。我更是認為,這些作品都是他時光旅途的詩畫,而這些詩畫其實也都是屬於情詩。我們之所以說是情詩,就是因為黃騰輝自從童年在瑞穗田野仰望星空,直到現在星空已經被人間悲喜佔據,他的心靈依然多愁善感,總是相信小王子居住在星空中。正如小王子,他深情款款看待世界,他不但要寫詩吟詠出來,他也要作畫記錄下來。他的朋友總是能在夜深人靜讀到詩,看到畫,被他的多情感動,也看見他因為多情而寂寞。這些情詩,既是他自己時光旅途的四季詩畫,也提供了一個體驗四季變換的觀點,讓每一個讀他詩、看他畫的人增加觀看世界的視野。他的寂寞也就不是孤芳自賞,而是可以分享的美感。

這些詩畫的編排呈現,我建議或許可以將十二個月份分為四個季節,每一季節的三個月依序放進玉山風景畫、玫瑰靜物畫與非具象抽象繪畫,能夠讓每一個朋友看見他在旅途中時動時靜的身影,他也許是在駐足觀賞風景,也許是在孤獨凝視玫瑰,也許是在優遊大象無形。

黃騰輝透過寫詩作畫,跟我們分享他看見的星空,同時也鼓勵著我們看見屬於自己的星空,讓我們也能感動落淚。

黃騰輝《玉山秋韻》100x75cm,油彩,2022。圖/藝術家黃騰輝提供

|關於藝術家 黃騰輝 |


藝術家、企業家,1959年出生於臺灣花蓮,東海大學畢業,北京清華大學美學碩士、美學博士候選人。台灣第一個社區總體營造「理想國」創辦人之一,1990年創辦了以玫瑰為主題的「古典玫瑰園」將英式下午茶文化帶入台灣,他也是位瓷器設計師曾為英國皇家品牌設計威廉王子大婚瓷器,作品廣受國際收藏家喜愛。


黃騰輝繪畫小王子詩畫廖仁義
REACTIONS
喜愛

0

好美

1

0

0

厲害

0

猜你喜歡

view all

焦點新聞

現代藝術

宇塵微痕-黃騰輝的奇藝旅程

2021-10-01|撰文者:廖新田/國立歷史博物館館長 4105

焦點新聞

現代藝術

星星都有一朵看不見的花—評黃騰輝的繪畫

2021-04-26|撰文者:肖鷹(北京清華大學教授)3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