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焦點新聞

焦點人物

拍賣當代藝術訪談個展

人與動物的對照記 :黃柏仁雕塑中對人性的探詢

黃柏仁紅野畫廊狗札記鐵木叢林雕塑

2023-01-06|撰文者:張家馨

初訪黃柏仁(1970-)位於臺中大甲的工作室,是一個工廠廠房大小的開放式空間,能夠時刻聽聞狗兒與鳥叫的奏鳴聲;建物的天花板由透明棚頂搭建而成,揮別過往對金屬工廠陰暗紊亂的印象,讓陽光自然灑進。在入門處可以看到經由鐵鑄成的對聯,上頭寫著對自我的勉勵,提醒自己不忘創作的初心;而前來迎接除了藝術家本人,另有三隻黑色的臺灣犬,尚未進門前便能聽見牠們低音鳴叫的警戒聲。短短幾分鐘內,卻隱隱地收集了關於黃柏仁創作的蛛絲馬跡。

黃柏仁於紅野畫廊推出最新個展「New & Classics」,呈現藝術家過去至現在的創作脈絡,包含最早發展的鐵雕系列《鐵木叢林》,以原住民為故事主角,講述臺灣原民堅忍不拔、捍衛家園的勇敢精神,同時亦反映個人當時為藝術創作展現出強韌的生命力。但是自2003後,黃柏仁開始將「狗」作為創作主體,以銅及不鏽鋼為媒材,開展一系列《狗札記》的作品,並持續創作至今。本次個展將精選出黃柏仁於不同時期的經典作品,完整地向觀眾呈現他在創作道路上一路以來的發展與演變。

黃柏仁工作室一景。圖 / 非池中藝術網攝影。

黃柏仁創作過程。圖 / 非池中藝術網攝影。


黃柏仁鐵木叢林系列-〈守護者〉,2002,鋼鐵,43x43x128.5cm。圖 / 紅野畫廊提供。

黃柏仁作品-〈回家〉,2005,銅,40x15x22cm。圖 / 紅野畫廊提供。

黃柏仁作品-〈快樂時光〉,2006,銅,90x45x54cm。圖 / 紅野畫廊提供。

黃柏仁祖父以木雕工廠起家,在當時候為臺灣木雕藝品的鼎盛時期,其作品常經銷國外,甚至最高曾聘雇超過一百位師父雕刻。因此在他決定走上專職藝術家之前曾遭遇父親反對,希望能夠繼承家中事業,並換取穩定收入。即便知道眼前已有祖父與父親種好的樹,黃柏仁卻一心只想做自己的創作,將雕塑視為個人的生活寫照與抒發管道,放棄即刻能嚐到的果實,最終仍走向藝術創作這條路。

黃柏仁堅持著自己的夢想,一路走了二十餘年之久,而《狗札記》就像是一本日記,未曾間斷地寫下藝術家的心情記事,共同陪伴他發展了二十個年頭。而該系列作品靈感與《鐵木叢林》相互呼應,同樣源自臺灣原住民常與狗兒結伴生活的景象出發;在另一方面,因著兒時的生長環境,在數位保全系統發展尚未普及的情況下,為了防範宵小而養育了許多黑色的臺灣犬。長時間的相處下,與狗兒產生深刻的連結,使之成為往後的創作泉源。

黃柏仁作品-〈BOOM!〉,不鏽鋼、烤漆,2017,24x16x38cm。圖 / 紅野畫廊提供。

黃柏仁作品-〈大耳朵〉,銅,2007,45x26x69cm。圖 / 紅野畫廊提供。

實際上,臺灣犬在2015年才正式成為世界犬種之一,早期跟隨原住民一起生活打獵,其適應環境能力強,有著高度警戒性且忠誠護主,尾巴向上豎起時有如鐮刀狀。回過頭來看黃柏仁的《狗札記》,除了收盡藝術家長年來對狗的觀察,悉知牠們的性格與習性外,更是在創作的過程中重新轉譯一個新的外在形象,嘗試將狗的姿態擬人化,諭示人與狗之間相似之處。 

黃柏仁認為,狗在某種程度上就像是人最原初的縮影,其單純、天真、忠誠與捍衛家園的性格,是上天賦予人的本質,卻在經歷過社會的洗禮後型塑成不同的人格特質,而在與狗相處的同時卻不斷提醒自己莫忘那份良善的天性;另一方面,在科技迅速發展的年代,人工智慧正游移在威脅人類生存的邊緣,而動物就像是人類的對照記,是在經過數位科技衝擊之後,堅守不可被取代其情感與精神性的那一面鏡子。

因此在黃柏仁最新系列的創作中,以更直接、更開放、更具力道的方式詮釋。就像是〈Go Up〉,狗瞇著雙眼、嘴角微揚,並未有著過多的面部表情,其身體姿態像是洩了氣的氣球,卻反之被氣球向上提領,雙關的意涵之下,希望鼓勵平時疲於工作的人們重新擁有力量前進。另外可觀察到,該系列作品的色彩表現形式如攝影作品中的「抽色效果」,在黑色的或鏡面反光的單色材質下,刻意以高彩度的顏色凸顯氣球本身,妝點出屬於不同系列獨有的語彙。

黃柏仁作品-〈Go Up〉,2023,不鏽鋼、玻璃鋼(黃球),25×20×48cm。圖 / 紅野畫廊提供。

黃柏仁作品-〈Go Up〉,2023,不鏽鋼、玻璃鋼(紅球),25×20×48cm。圖 / 紅野畫廊提供。


上述的表現手法同樣能於〈Baby〉覓得,在金屬與布料兩相不同的材質上,分別以軟雕塑與硬雕塑;光滑與霧面;有色彩與無色彩等做出雕塑上的層次,使不鏽鋼理性與剛硬的特性產生豐富的對話關係。而在命題上直述對象物為剛出生的幼犬,黃柏仁將家中迎來新生命的喜悅透過雕塑的方式轉譯,與其他作品不同的是,為回應表現主體初生的特性,簡化造型與線條的運作,使之呈現圓滑、豐潤的外在形式。

或是在〈Fist Bump〉中將狗擬人化,以站立的姿態單手握拳向前揮出,並充滿自信地挺出胸膛,並刻意將手的比例趨近於頭,甚至大過於腳,而仔細窺看後將發現手上有四個凹痕,是黃柏仁刻意留下的伏筆,引誘觀者與作品互動。藝術家作品鮮活生動的意境,在靜態的物件中提供具遊戲性的、理想性的,滿足觀者現實以外的想像,跳脫觀看作品的限度與框架。

黃柏仁的創作呈現客觀形體的同時注入主觀意識,希望經由幽默詼諧的方式傳達內在感知,對狗的詮釋並非全然寫實再現,而是作為個人的、人性的情感投射;而創作時工作室播放的音樂,其捏塑的手勢將隨著音符的抑揚頓挫成就線條的流線,形構成具有卡漫美學——化繁為簡,屏除過多細節的刻劃,並重視塊面及線條的構成,強調狗靈敏的鼻子與矯健的四肢。如此一來的操作,已逐漸在國際藝壇上形塑成藝術家個人極具標誌性的創作符號。 

黃柏仁作品-〈Baby〉,2023,不鏽鋼、粉紅枕,26x26x16cm。圖 / 紅野畫廊提供。

黃柏仁作品-〈Baby〉,2023,銅、黑枕,26x26x16cm。圖 / 紅野畫廊提供。

黃柏仁作品-〈Fist Bump〉,不鏽鋼,2023,23x27x33cm。圖 / 紅野畫廊提供。


在黃柏仁的製作下,並非坦蕩的顯露出銅本身的材質,而是重新鋪上一層基底再刷上色彩,從塑形、打磨到上色的過程,即使是冰冷的金屬媒介,仍舊保留人性介入的手感溫度。相較之下,藉著鐵必須一氣呵成、無法修改、高溫塑形、挺拔剛硬的個性,回應臺灣原住民勇士精神的《鐵木叢林》系列,在造型、用色與質地等細節上以極其細膩精緻的形式呈現,與《狗札記》極簡銳利卻富含強而有力的氣韻形構成兩相對比,卻也揭示了藝術家擅於因應不同材質特性。

黃柏仁說,不久前有國外藏家向他訂製幾年前發展的《不爽》系列,希望將其做成大型的公共藝術放置於企業廣場,作品除了廣受世界各地藏家收藏,更是接獲許多國外展覽的邀約。對他來說,《狗札記》不只是想要傳遞可愛而已,更像是披上某種物質形式的外衣,藉著作品述說故事,透過藝術創作作為共通語言,在未有過多文字輔佐的情況下,以最直接了當的方式使觀者讀明,傳達數十年來與狗相處的經驗以及對人類精神層面的探查。

在機械複製的年代,黃柏仁的創作靈光並未消逝。他使自己在創作中保有最「原初」的狀態,那份原初除了代表自己當時為著理想與父親抗戰,不輕易放棄這份得來不易的藝術生涯,永遠保持積極樂觀的態度面對創作,不忘創作的初衷;另一份原初是他對生活的態度,將生活每一處視為可能發生的創作元素,用心感受與聆聽周遭的人事景物,並期待將這份溫度傳遞予觀眾。

黃柏仁作品-〈不爽〉,2005,銅,96×39×63cm。圖 / 紅野畫廊提供。

黃柏仁作品-〈新大陸〉,2009,銅、烤漆,63x49x45cm。圖 / 紅野畫廊提供。



展覽資訊



黃柏仁2023年新作暨經典作品展

HUANG Poren: New & Classics

展期:2022-12-23 ~ 2023-01-18

地點:台北市中山區松江路164巷11號

參展藝術家:黃柏仁

黃柏仁個展「New & Classics」主視覺。圖 / 紅野畫廊提供。


黃柏仁紅野畫廊狗札記鐵木叢林雕塑
REACTIONS
喜愛

0

好美

0

0

0

厲害

0

猜你喜歡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