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焦點新聞

當代藝術訪談

張維元、簡詩如水墨岩彩雙人展:東方媒材底蘊下照耀出內在感知的理型世界

晴山藝術中心凝想張維元簡詩如岩彩

2023-06-15|撰文者:張家馨

晴山藝術中心近日於畫廊內部舉行「凝想」-張維元、簡詩如水墨岩彩雙人展。兩位藝術家的創作媒材同樣以岩彩出發,卻因著各自關照面向與生活經歷的不同,呈現兩相各異的繪畫景觀。但同時,他們亦將繪畫視為精神世界的安身之處,試著跳脫現實環境的局囿,於表現的對象物投射某種情感上的寄託。

張維元與簡詩如皆有著藝術大學教職身份,前者現任國立臺灣藝術大學書畫藝術學系專任助理教授;後者則為國立台南藝術大學博物館學與古物維護研究所,以及私立華梵大學美術與文創學系兼任助理教授。藝術創作與教學並行的狀態下,使兩位藝術家思考如何將傳統文化美學,融合當代的繪畫語彙,並於學院中發酵,使年輕學子在當今的藝術環境中,仍能保留東方媒材其經典雋永的脈絡。

藝術家簡詩如(左)、張維元(右)。圖 / 非池中藝術網攝影。

「凝想」-張維元 & 簡詩如 水墨、岩彩雙人展展場一景。圖 / 非池中藝術網攝影。

「凝想」-張維元 & 簡詩如 水墨、岩彩雙人展展場一景。圖 / 非池中藝術網攝影。

「凝想」-張維元 & 簡詩如 水墨、岩彩雙人展展場一景。圖 / 非池中藝術網攝影。

「凝想」-張維元 & 簡詩如 水墨、岩彩雙人展展場一景。圖 / 非池中藝術網攝影。

張維元此次帶來的作品有別於過往的創作景觀,新系列的創作因受到民間戲曲、宗教或樂曲等的影響,發現傳統音樂起、承、轉、合的鋪陳近似東方水墨觀念中強調聚、散與虛、實的關係,並從這些樂譜中抽象性的曲調表現,轉譯成能夠閱讀且具象的繪畫語境。而在眾多中國戲曲的類別中,尤其崑曲與京劇的意境與張維元的作品有著更為深刻的連結。

張維元分享道,崑曲大多呈現的內容與夢境有關,談論的東西相對充滿想像,與他早期的作品有著巧妙的連結;樂器的使用上則以絲竹管絃為主,如琵琶、笛子、二胡等,其節奏變化與曲調多了更多線性表現。京劇方面談論的則以與歷史文本出發,故事鋪陳的稜線較為明確與銳利,於繪畫創作展現的自由度相對有限,但演奏的樂器多為敲擊樂,像是鼓、鑼、鈸等,呈現出帶有扁平塊狀感的節奏。

藝術家張維元。圖 / 非池中藝術網攝影。

張維元作品-〈清音風雅〉,2023,岩彩紙本,53x65cm。圖 / 晴山藝術中心提供。

張維元作品-〈彩獅弄喜〉,2023,岩彩紙本,53x65cm。圖 / 晴山藝術中心提供。

張維元嘗試從聽覺揣測其音樂的圖像性,在曲調的變化與樂器安排下,可能是鏗鏘有力的敲擊,帶出氣勢磅礡、乖張執拗的想像情境;或是內斂婉約的吹奏,柔嫩且具詩意性的鋪陳,激盪出隱晦且曖昧的想像,引人思索感官意識彼此互聯的巧妙作用。而除了將音律變化作為情境感知,曲牌名稱(註1)同時也作為探詢戲曲情境的線索之一。

曲牌正如一首歌的歌名,與詮釋的思想情感內容並無必然的聯繫,更像是一種標誌,表明它的曲調,以及與這個曲調相應歌詞的特點。在〈虞姬舞劍〉該件作品中,以京劇大師梅蘭芳原創的《霸王別姬》為背景,其曲牌名為《夜深沉》,富饒豐厚的節奏感。張維元嘗試揣摩原著中,項羽面臨戰敗前夕,在軍營帳篷內聽見隱隱飄來楚人的歌聲,他們喊戰、呻吟,探問一路以來戰爭的意義為何?在軍心渙散、大勢已去之際,月色雖然清明,卻彌漫著悵然無奈的心思,於營帳中擺下酒宴與虞姬同飲作別,虞姬也為項羽舞劍。

然在張維元的詮釋下,前景部分細膩地摹寫出虞姬武劍的動態與服裝上的綴飾,人物的表情雖一致,卻將說話的份兒留在手勢與姿態,與男性武劍的型態相比,手指的扭折,每一方寸的變化,都象徵著不同的情緒,一種精神與個性內化後的延伸,卻也隱隱吐露出女性的婉約與羞澀。而在背景表現分別使用了金箔與銀箔,以映襯出前景人物及場景的前後空間。特別是在銀箔部分,以燒箔的技法,使其生成帶有特殊肌理感的質地,並隨著空氣接觸與化學反應的作用,漸漸形構成生鏽的樣貌,在畫面上烙印下時間的印記。

張維元作品-〈虞姬武劍〉,2022,岩彩紙本,53x65cm。圖 / 晴山藝術中心提供。

張維元回應道,過去於中國及日本習畫的過程中,看見各類型的民間藝術,包括刺繡與剪紙等,發現這些作品在未經過多專業訓練的前提下,卻存有更多精彩且大膽的色彩;特別是刺繡藝術中,線條的重疊與交織,圖案慢慢浮現於布上,最後再利用黑線或白線框邊,使圖像成型更為完整。張維元發現這當中的概念,與岩彩畫一筆筆向上堆疊的技法有著相似之處,並在近期的創作參照了刺繡的收邊、質地與用色方法。

因此從張維元此次展出作品中,可以看見藝術家多以白線勾勒對象物的邊緣,場景中主客體相互交疊之際,有著白線介入作為緩衝,對象物彼此之間的對話關係更為清晰,並使之達到畫龍點睛的效果。箔的使用,則回應了刺繡中絲線反射的光澤,隨著光線照映,畫面中冷暖色變調也隨之起舞。

張維元作品-〈一飛沖天〉,2022,岩彩紙本,31x122cm。圖 / 晴山藝術中心提供。

在作品〈風入松〉中,張維元同樣從曲牌名《風入松》的意象出發,千枝萬葉隨風飄動,飀飀然與街上慶典的歡賀聲相互奏鳴。松樹與雲霧彼此繚繞,各自鋪展於畫面兩側,開闢出行進路線的指引。並透過人物的肢體動,嘗試將音樂中的韻律與節奏具像化,如微微踮起的腳尖、向上噘起的後腰、仰著頭的吹奏等,以及雀躍舞動的松樹及散於四周的金箔,各別意旨音值及音調的強弱與快慢。並以富饒吉慶的紅色為背景,刻意地以統一其色彩,屏棄任何的筆觸與刷痕,透過大塊面積的佈局做出空間的營造,留有得以喘息與呼吸的觀看的縫隙。

張維元作品-〈風入松〉,2022,岩彩紙本,78x110cm。圖 / 晴山藝術中心提供。

簡詩如的作品則流露著一抹內斂的氣質,擷取萬物萌生、天機盎然的自然底蘊,並從庭園造景的禪意美學出發,透過以小見大,與不同元素重新建構出屬於藝術家個人的精神世界與宇宙觀。在具流動、不定型的植物造型曲線,帶入宇宙懸浮、飄散的超現實意象,同時結合水墨及礦物顏料等媒材流通性的特質,表現出光線暈散的效果。

藝術家簡詩如。圖 / 非池中藝術網攝影。

「我們每天思想是抽象且不斷變動的狀態,而我在創作時同樣思考著如何將人的精神或情緒,透過某些象徵物來表達。」簡詩如分享道,過去成長經歷多圍繞著花草樹木,從自然環境中找到內在精神的寄託之處,從而發現庭園的生態與人的真實世界,有著某種相似的呼應關係,便開始研究不同文化與風格的庭園景緻。

「庭園的意象其實僅由簡單的山、石、水、樹等的元素組成,卻投射了關於東方宇宙觀的想像」簡詩如進一步說明,日本早期將庭園的象徵以「島」為中心,裡面的生物系統都像是人的個體,以形塑一個微觀宇宙,各自有著不同的生命意識於庭園景觀中同時發生。當人們面對這般情境時,思緒也將因著大自然無形的力量,得到某種內在迴響,撫平紊亂不安的情緒,找尋心境上能夠安放的位置。而她的作品即是將這種具流動的狀態轉述於創作之中。

簡詩如作品-〈石不語〉,2022,75x32cm,岩彩紙本。圖 / 晴山藝術中心提供。

簡詩如將自己的創作狀態比做成「直觀內心的方法」,在過程中感知環境、傾聽內在,使自己與吵雜、紊亂的外界隔絕,進入一種「空」的意境,將抽象性的情境與感性意識透過幾個元素作為心緒的傳達。因此在她的畫面中,如同庭園造景常規性的組構一般,僅由幾個簡單元素構成,如荷葉、金錢草、石頭、植物意象等,形成一個個得以獨立釋放與思考潛藏心緒的空間。

對簡詩如而言,人的心境與周遭環境,無時無刻都在變動著,正如〈沿途的風光-狂風起〉由金錢草與石塊,象徵著某個庭園情境,卻也像是於空中、於水中,飄渺、懸浮、變動且不定型的景致,並以深刻的鈷藍色背景喻作為中國水墨的「留白」概念,在二維的繪畫架構下,形成空間的強弱、張弛、明靜、收放、虛實等的對比關係。有著背景的映襯,金錢草翩翩起舞的線條得到適當的釋放;石塊彼此之間的距離,也因著留白的佈局,堆疊出帶有景深的前後空間。

簡詩如作品-〈沿途的風景-狂風起〉,2023,60x27cm,岩彩紙本。圖 / 晴山藝術中心提供。

在簡詩如的作品中,大面積留白蘊藏著話語的力度,似乎不比前景的主體來的微弱。在她創作階段後期,研究了西方超現實主義,提及更多心理學層面的學說,其中榮格(Carl Gustav Jung,1875-1961)談論的潛意識(Unconscious),對她繪畫產生了深刻的影響。她說明,榮格在某些研究中與東方禪宗有很大關聯性,但同時亦將「禪」的意念放在心靈結構中相對深層的位置。他認為,在較深層的地方,似乎人的無意識能夠達到共存,而那個共存並非集體無意識,而是在某種特殊情境下容易與他人做連結。

如〈沿途的風光-波光〉中,藉著描繪漂浮於水面的金錢草與撒下細碎的銀箔,講述人生旅途漫步過程與他者交錯的瞬間,同時擷取了日本浮世繪中傍晚與清晨漸變的時刻,對應到自身創作表現之於,以漸層的方式暗指時間的軸線;縱使只是片刻之時,卻也因著這樣短暫的偶然,揭示了每個人過去歷史或未來走向,並將這樣的內在情景濃縮於作品之中,透過微型的世界觀隱喻眾生作為單一個體,獨立生活、偶有交錯,卻各自譜出精彩的人生風景。

簡詩如作品-〈沿途的風景-波光〉,2023,60x27cm,岩彩紙本。圖 / 晴山藝術中心提供。

另外可以看到《意識的投影》,一系列的畫面表現如某種符號性的指涉,實際上是簡詩如嘗試回應20世紀精神分析師赫曼·羅夏克(Hermann Rorschach,1884-1922)作為人格測試的墨漬測驗,將受試者看到圖像的肌理與細節,進一步判斷當時的心理狀態。簡詩如藉著具像的自然元素,重新組件與演繹,並且泯除了對象物的真實色彩,帶有個人主觀意識,引動觀者與畫面連結。而那些如裝飾性般的細碎圓點,懸浮、飄動、錦簇,巧妙地為畫面徒增如夢境般的景觀。

簡詩如作品-〈意識的投影-陀螺〉,2023,岩彩紙本,30x30cm。圖 / 晴山藝術中心提供。


簡詩如作品-〈意識的投影-依偎〉,2023,岩彩紙本,30x30cm。圖 / 晴山藝術中心提供。

簡詩如作品-〈意識的投影-凝神〉,2023,岩彩紙本,30x30cm。圖 / 晴山藝術中心提供。


簡詩如作品-《意識的投影》系列局部。圖 / 非池中藝術網攝影。

靜觀簡詩如的作品,其畫面隱匿著微微燦放的暈光。藝術家將銀箔平整黏貼後,使其與空氣接觸生成自然氧化的黃色調,降低銀箔色彩的銳利度後,再於表面局部刷拭膠礬水,達到與空氣隔絕的作用,保留氧化後的顏色。而未上膠的地方經過燒箔的動作,產生余白與斑駁的軌跡,藉著流淌的自動性技法與媒媒相互作用的試驗,呈現游移漂浮、幻石之體。

簡詩如的創作描摹了庭園造景的精神,在氣氛的營造下,開啟人內在潛意識的場域。在這樣由「隱」至「顯」的觀看路徑,讓主體精神的象徵得以物化,朝向追求心靈物態化、物態心靈化的方向前進,並使觀者直視內心,珍視內在共振、對話的可能。

簡詩如作品-〈獨行者〉,2020,60x72cm,岩彩紙本。圖 / 晴山藝術中心提供。

註1:曲牌又稱牌子,元、明以來南北曲、民間小曲一類,不屬於板腔體結構的曲調,用於戲曲、曲藝的填詞創作,或作器樂曲演奏。人們常根據戲曲每齣組成形式分為兩類:稱由多少不同曲牌連接而成的樂曲為曲牌體;稱由同一曲牌,經由各種板式變化發展而成的樂曲為板腔體。(資料來源點此

展覽資訊

「凝想」-張維元 & 簡詩如 水墨、岩彩雙人展
展覽期間|2023/6/3(六) - 6/24 (六)
開幕茶會|2023/6/3 下午3點
展覽地點|晴山藝術中心 (台北市承德路七段286號2樓)

「凝想」-張維元 & 簡詩如 水墨、岩彩雙人展展覽主視覺。圖 / 晴山藝術中心提供。

晴山藝術中心凝想張維元簡詩如岩彩
REACTIONS
喜愛

0

好美

1

1

0

厲害

0

猜你喜歡

view all

焦點新聞

藝術產業

藝廊現代藝術策展

《東方畫會收藏特展》的輝煌作品正於大象藝術展出中

2024-06-18|撰文者:大亞洲藝術聯盟協會/非池中藝術網編輯整理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