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焦點新聞

當代藝術時事觀點

AI人工智慧當道,是威脅還是助益? 盤點2023年四項與AI結合的案例

人工智慧MidjourneyOpen AICyberpunk:Peach JohnDALL·E 2

2024-01-08|撰文者:非池中藝術網張家馨編輯整理


2022年,一幅名為《太空歌劇院》(Théâtre D’opéra Spatial)的作品透過知名AI繪圖工具Midjourney,在科羅拉多州博覽會脫穎而出,於「數位藝術/數位化攝影」競賽項目中擊敗眾多對手,不僅贏得了冠軍,還獲得了300美元的獎金,引起了廣泛的關注。這一事件無疑掀起大家對AI在藝術創作中角色的再思考,以及揭示傳統藝術面臨的挑戰。在AI人工智慧風潮的席捲下,人們紛紛探討這場革命對社會、文化和藝術的衝擊、在各個領域的應用持續擴展,激盪出一系列的熱議話題。在本文中,我們將回顧過去 2023年,AI對視覺藝術創作的挑戰有哪些值得關注的案例?

在 Jason Michael Allen 的提示下由Midjourney創建的圖像。圖 / 取自wikipedia。

一、AI生成的圖像首獲國際攝影大獎

2023年的索尼世界攝影大獎(Sony World Photography Awards,簡稱SWPA),公開組「創意類別」由一名德國攝影師鮑里斯·埃爾達格森(Boris Eldagsen)獲得首獎,獲獎作品以黑白照片描繪了兩位來自不同世代的女性。鮑里斯最初收到主辦單位得獎消息時拒絕接受獎項,但還是前往倫敦參加頒獎典禮,並上台向觀眾說明,此件作品是由Open AI 的 DALL·E 2 繪圖程式製作,強調此舉是希望藝術相關產業能加速正視人工智慧帶來的衝擊。

鮑里斯在自己的網站上寫道:「謝謝SWPA選擇這張照片,並使其成為一個歷史性時刻,因為這是第一個贏得著名國際攝影比賽的人工智慧生成圖像。但當中有多少人知道或懷疑它是由AI生成的?這件事感覺有些不對勁,對吧?」鮑里斯進一步表示,參加此項展覽是想了解這些比賽是否為人工智慧圖像的參賽做好了準備。「顯然他們沒準備好。攝影比賽注意到將有越來越多人工智慧影像出現是很重要的,人工智慧影像和攝影不應該在這樣的獎項中相互競爭。它們是不同的實體。人工智慧不是攝影。因此我不會接受這個獎項。」

鮑里斯·埃爾達格森(Boris Eldagsen)獲得首獎作品。圖 / 取自衛報

對此,SWPA的發言人也在聲明中表示,在宣布獲獎者之前,已經向鮑里斯確認了該圖像是使用人工智慧「共同創作」的。「『創意類別』歡迎各種實驗性的影像製作方法,從藍曬法、實物投影法(rayographs)到數位的實踐。因此,根據我們與鮑里斯的通信以及他提供的保證,我們認為他的參賽作品符合該類別的標準,並且我們支持他的參與。」

「我們也認識到這個主題的重要性,及其對當今圖像製作的影響。我們期待透過各種管道和計劃進一步探討這個主題。雖然人工智慧實踐的元素與圖像製作的藝術背景相關,但該獎項一直並將繼續成為倡導攝影師和藝術家的卓越和技能的平台。」

攝影師鮑里斯·埃爾達格森(Boris Eldagsen)。圖 / 取自falmouth

二、紀念50週年,《怪醫黑傑克》復活連載

手塚治虫創造的膾炙人口的日本連載漫畫「怪醫黑傑克」,最新一期在AI人工智慧的協助下,在手塚治虫逝世34年後上架。去年(2023)六月中旬,手塚治蟲的兒子,也是手塚製作公司的社長手塚真,在6月12日的TEZUKA 2023專案發佈會上,與專攻人工智慧領域的慶應義塾大學教授栗原聰,以及函館未來大學的村井源教授等研究人員一同宣佈,推出「AI × 手塚治蟲」新作《怪醫黑傑克》,並於秋田出版社的《週刊少年Champion》上連載,用以紀念「怪醫黑傑克」50周年。

漫畫的腳本由Open AI公司開發的Chat GPT-4負責,並另由AI繪圖生成器仿造手塚治虫的筆觸與風格;新篇章「TEZUKA 2023 ブラック・ジャック 機械の心臓―Heartbeat Mark II」,故事講述一位患有先天病症,許多器官已由人工器官取代的女性,其病魔已蔓延至心臟,為了延遲生命而裝上AI的人工心臟。手塚真在採訪中亦告訴日本媒體:「我明白不是人人都滿意這項企劃,但我希望這能刺激更多有關AI創意應用的討論。」
「週刊少年Champion」封面。圖 / 取自週刊少年チャンピオン編集部

三、首部以AI生成的紀錄片

藝術家兼電影製片人艾倫·沃伯頓  (Alan Warburton)於去年(2023)12月推出他的新紀錄片《人工智慧巫師》(暫譯,原文為The Wizard of AI),這部紀錄片主要由英國開放資料協會(Open Data Institute,簡稱ODI)委託製作,結合AI人工智慧創造出驚悚、駭人的影像,可說是目前第一部以人工智慧生成的紀錄片。

「但我會說他有百分之九十九是以人工智慧生成。事實上,永遠不會有第一部真正由人工智慧生成的紀錄片,因為它總是會涉及某種勞動。正是勞動使其具有觀賞性。」沃伯頓回應到。

這部紀錄片最巧妙的地方在於,以黑色推理漫畫的風格講述「藝術家之死」的故事,著名的人工智慧程式Midjourney被塑造成黑手黨老大的角色,以一系列騷亂的影像,隱藏著導演想要傳達的信息-利用人工智慧來警告我們,它對藝術家和創意工作者造成的傷害與影響。「當前市場上有很多不同的新工具,我們聽到一些企業的CEO和技術人員談論新的智能技術多具有革命性,但我們並沒有真正聽到另一邊工作受到影響的人的聲音。因此我想嘗試在當今AI狂潮中,平衡具炒作意味的負面影響以及提供對藝術家的支持。」沃伯頓說。

《The Wizard of AI》影片截圖。©Alan Warburton。

多數人認為,透過AI能夠快速將腦海的想法傳化為影像,但這並不意味它不需要任何技巧。事實上,它比想像中還要複雜。沃伯頓舉例,如果要求某個場景具有特定藝術家的風格,你就不可避免地會抄襲道其它藝術家的作品,因為它們一生的訓練是從大量的圖像中吸收。因此沃伯頓在製作時盡可能地避免這種情況,時而會輸入自己的圖畫,並要求AI以此為基礎來建構其它畫面元素。

沃伯頓總共花了三週時間製作該部紀錄片。他說,如果在兩年前嘗試製作的話,10人的團隊可能需要三個月的時間才能完成,大概需要花費約五萬英鎊。但這也提出了關於AI另一個道德上的問題—它是否會奪走人們的工作?對此,沃伯頓在訪談中指出,從相機的發明到Adobe等圖形設計工具的出現,關於新技術進入藝術世界的爭論一直存在,但這並不意味我們不應該擔心眼前最新的進展,「我們以前從未見過如此具摧毀性與掠奪性的行為,我認為這是一個非常不同的歷史事件。」

《The Wizard of AI》影片截圖。©Alan Warburton。

四、日本首部由AI繪製的漫畫

日本首部以AI繪製的漫畫《電馭叛客桃太郎》(Cyberpunk:Peach John)由大型出版社新潮社於2023年3月正式發行,其作品出自年約37歲、筆名為Rootport的作家製作,僅利用6個星期時間完成一部達100多頁的漫畫。

《電馭叛客桃太郎》封面。圖 / 取自 Anime News And Facts

Rootport是一位曾創作過漫畫劇情的作家,《電馭叛客桃太郎》的故事發生在一座以《銀翼殺手》或《神經喚術士》為藍本的城市「Neo-Okayama」,極具 20 世紀 80 年代風格,並將《桃太郎》作為劇情參照,講述一名失憶的英雄「Peach John」,協助一對老夫婦、一位黑客,和一個竊取數據的銷贓者,透過一家霓虹燈閃爍的脫衣舞俱樂部洗錢。Rootport在Midjourney輸入「粉紅色頭髮」、「亞洲男孩」、「棒球外套」等文字提示,一分鐘左右即召喚出故事主角的形象。但他也很快意識到,對 Midjourney 在同一圖像中生成背景和角色的要求過高,因此選擇單獨創建這些元素,然後再手動將它們合成為富有故事性的場景,最後再放進漫畫框內。

作為日本第一部完全由人工智慧繪製的漫畫,該作品引發了人們對日本價值數十億美元的漫畫產業的就業和版權構成威脅的質疑。不過,對此Rootport表示,「我不認為AI漫畫會成為主流,另一方面我認為人工繪製的漫畫未來仍會頑強的存在著,但也不認為沒有借助AI幫忙的漫畫,會一直處於漫畫界的主導地位。」

《電馭叛客桃太郎》內頁。圖 / 取自CNN
代理負責人在新潮社的辦公室裡檢查日本第一部由人工智慧繪製的漫畫《電馭叛客桃太郎》。圖 / Philip Fong/ 法新社。

REFERENCE

The Guardian
Artforum
All the Anime
The Guardian

人工智慧MidjourneyOpen AICyberpunk:Peach JohnDALL·E 2
REACTIONS
喜愛

0

好美

0

1

0

厲害

0

猜你喜歡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