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凡爾賽宮的骯髒角落? 一位皇后的陰道

PREV

NEXT

人們前往法國知名景點凡爾賽宮(Palace of Versailles),不只能觀看宏偉的宮廷建築,現在也可以欣賞當代藝術。凡爾賽宮前方正展示裝置藝術《骯髒的角落》(Dirty Corner),作品外形看起來像牛角、百合花或女性陰道。或許與造型太前衛有關,6月17日,《骯髒的角落》遭人噴漆破壞。

《骯髒的角落》有9公尺高,用鋼鐵製成,外形像一個生鏽的喇叭,周圍則散落未經雕琢的大理石,是英國藝術家卡普爾(Anish Kapoor)的作品。6月5日,卡普爾向法國星期日日報(Le Journal du Dimanche)說明,這件作品象徵「皇后的陰道能掌握權力」。

消息一出,《骯髒的角落》便引發法國保守人士抗議。「當代藝術讓法國的文化遺產失去魅力。」法國極右派政黨國家陣線(Front National)黨員梅納(Robert Menard)指出,《骯髒的角落》不僅羞辱瑪莉皇后(Marie Antoinette),更讓法國歷史蒙羞。

卡普爾表示,他從未宣稱《骯髒的角落》是瑪莉皇后的陰道。《骯髒的角落》不特別強調「性」,他的創作目的是製造混亂,打破人們對凡爾賽宮的「完美」印象。凡爾賽宮的花園由法國景觀設計師勒諾特(Andre le Nôtre)設計,外觀嚴謹,多以幾何形狀組成,左右對稱,花草林木則定期修剪,維持整齊劃一的景觀。

「勒諾特是傑出的藝術家,在任何時代都很偉大。」卡普爾說明,他不是要揶揄勒諾特,只是想挑戰「永恆不變的景觀」的權威,試圖發掘凡爾賽宮隱藏的混亂,探索完美表面下的事物。

雖然卡普爾否認《骯髒的角落》象徵瑪莉皇后的陰道,但6月17日,《骯髒的角落》被不明人士噴漆破壞。卡普爾認為,這個破壞行為是政治暴力。

「破壞《骯髒的角落》顯示法國右翼人士不懂得尊重藝術。」卡普爾表示,對某些人而言,任何具有創造力的藝術作品,就是在威脅「神聖」的歷史。

卡普爾原本打算保留黃色噴漆,讓政治暴力成為作品的一部份,因為黃色噴漆象徵支持精英主義與種族主義、仇視伊斯蘭的標記。最後,卡普爾選擇清除油漆,將《骯髒的角落》恢復原貌。他認為,這是藝術家回應政治暴力最棒的方式。

在凡爾賽宮當代藝術展 傑夫.昆斯、村上隆都曾引發爭議

卡普爾不是第一次在凡爾賽宮引發爭議的藝術家。凡爾賽宮自2008年以來,每年邀請一位當代藝術家參展,首位登場的是美國藝術家傑夫.昆斯(Jeff Koons)。傑夫.昆斯在凡爾賽宮內放置經典作品「氣球狗」。法國保守人士批評傑夫.昆斯的雕塑太商業化、有色情意味,不適合放在凡爾賽宮。

2010年,日本藝術家村上隆在描繪拿破崙的壁畫前,展示卡通人物雕塑《國王的新衣》(The Emperor's New Clothes)。《國王的新衣》諷刺拿破崙是一位沒穿衣服、光溜溜的國王,同樣引來法國人不滿。

繼傑夫.昆斯、村上隆等人之後,卡普爾雖然是第八位獲邀在凡爾賽宮參展的當代藝術家,但他是首位獲准將作品展示在網球場廳(Jeu de Paume)的藝術家。凡爾賽宮內的網球場廳(Jeu de Paume)被視為法國民主的發源地,1789年6月20日,不滿國王路易十六的民眾在網球場廳聚集,發表網球場宣言(The Tennis Court Oath),宣揚政治權力屬於人民而非君主,揭開法國大革命的序幕。

卡普爾的裝置藝術《射擊的角落》(Shooting into the Corner)是一架砲台,展示在網球場廳的角落。這架砲台以每小時八十公里的速度在白色牆面上射擊,砲彈則以紅色的蠟製成。砲彈射出後,牆面彷彿被鮮血噴灑,暗喻法國大革命傷亡慘重、血流成河的情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