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非池中藝術網

焦點新聞

繪畫之於當代社會 順天藝術《敘述之詩》蕭筑方、黃薇珉、陶羽潔、張宗元、陳崑鋒五人聯展

順天建築.文化.藝術中心The 201 Art敘述之詩繪畫之於當代社會繪畫的定位

2019-01-04|撰文者:林侑澂



【陶羽潔】



陶羽潔,(左)《滿庭芳-中卷》/(右)《滿庭芳-下卷》,90x90cm(單幅x2),複合媒材,2018。圖/The 201 Art順天建築.文化.藝術中心提供

以金魚和人的形象融合,創作出一幅幅細緻瑰麗的畫作。藝術家陶羽潔的系列作品,發想自曾經養過的寵物金魚。陶羽潔表示,其實金魚這樣可愛的動物並不是完全天然的,而是一種「被培養出來觀賞」的物種。而金魚並沒有胃只有腸子,所以進食和排泄之間幾乎是沒有經過消化。看似嬌貴的金魚事實上也非常地不挑食,什麼時候餵?餵什麼?誰餵?對金魚而言基本上完全沒有差別。

長期觀察金魚的這些「過度好相處」的特性,讓陶羽潔開始慢慢地將金魚與我們身邊的人們對照。陶羽潔認為「台灣的社會也是一個很混合的狀態」,原生的與來自各地的元素參雜並立,族群和文化也不斷地互相影響。身處這樣的社會狀態,台灣人對於「接收資訊或文化」的態度更是與金魚高度相似,幾乎是包羅萬象來者不拒。台灣也是一個很年輕的民主社會,所以陶羽潔創作中的角色多是以孩童的形象呈現。象徵著我們的社會,正摸索著共識也摸索著自我定位

陶羽潔,(左)《阿蘭的奇幻旅程 - 美麗之島前篇》/(右)《阿蘭的奇幻旅程 - 美麗之島後篇》,67x39.5cm(單幅x2),複合媒材,2018。圖/The 201 Art順天建築.文化.藝術中心提供

所有的事物都會有其兩面,兼容並蓄的性格,讓台灣社會中的人們成了最美的風景。而善忘的性格也讓許多沸沸揚揚的議題,只有數日的保存期限,或說並未真正被認真對待。陶羽潔將寵物金魚與台灣社會的集體性格互相對照。並且將這個視覺形象作為一個象徵投射。用愉快繽紛的色彩、象徵性的農作物或建築、夢境式的構圖,呈現出了藝術家眼中,對於台灣社會的觀察及記錄。



【張宗元】



張宗元,(左上)《我的英雄水汪汪》,70cmx100cm    /(左下)《巴爾坦也水汪汪》,32.5cm X32.5cmX5.5cm /(右)《力霸王水汪汪》,53cmx18.5cm,木板、壓克力轉印、銀箔、壓克力,2018。圖/The 201 Art順天建築.文化.藝術中心提供

自我定位為也是一個玩具收藏家的藝術家張宗元,強調了自己在創作上注重「寫實素描」的根本基礎。開始於手工素描,經過數位處理後、印刷、轉印、再上色而製成了版畫,張宗元的創作手法相當有趣。然而即便是開始於傳統素描,卻是以非常當代的玩具(蒐藏品)作為描繪主題。將自己最愛的公仔們製作成作品,重新擬人化、物化、賦予精神,張宗元認為這是一種很純粹的老宅男浪漫。

張宗元,《哥其拉的12天》,20cmx13cmx12,純金箔、手刻橡皮章、壓克力,2018。圖/The 201 Art順天建築.文化.藝術中心提供

對於多數的觀眾而言,作品中的怪獸和超人都是具有強大力氣甚至攻擊性的。但是對張宗元而言,畫面所想要呈現的更多是「自身的投射」或是「賦予對象物的劇情」。創作時將自己視作一個故事的編輯或導演,張宗元設想著英雄的另外一面或許也會有著柔情的性格。英雄也是會有豐富充沛的各種情緒,這樣更接近人性的想法。讓張宗元將這些玩具當作是可以對話的好朋友。

張宗元,《我的彩虹力霸王》,90cmx60cm,壓克力轉印、壓克力,2018。圖/The 201 Art順天建築.文化.藝術中心提供

曾經在電視廣告業工作的藝術家,大量運用重複、鏡射、縮放的創作手法,讓圖像之間可以對話。無論是水汪汪的大眼睛、搭配不同符號的角色重複或是關於議題的討論。張宗元反覆和圖像相處,以鮮明幽默的風格,呈現出了一種表達自我和關心社會的方式。

順天建築.文化.藝術中心The 201 Art敘述之詩繪畫之於當代社會繪畫的定位
REACTIONS
喜愛

0

好美

0

0

1

厲害

1

猜你喜歡

view all

焦點新聞

藝博會

「瞬間。光」人文遠雄博物館邀請五大藝術家前進台北藝博(2019 ART TAIPEI)

2019-10-16|撰文者:人文遠雄博物館/非池中藝術網編輯整理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