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非池中藝術網

特別企劃

焦點人物

常玉在美術史的定位?《太極陰陽解析常玉》系列專題(九)

常玉易經太極陰陽相思巴黎館藏常玉展美術史

2019-02-09|撰文者:石浩吉、劉家蓉

(九)常玉在美術史的定位?

上一篇《觀眾與市場為何追捧常玉?》比較偏向市場面與一般群眾的角度來看常玉並總結了觀眾與市場都追捧常玉的五個原因,然而,其實還少講了另一個需要相對更嚴肅看待的角度,那就是常玉在美術史上的特點與意義,常玉在美術史上又應該被如何定位呢? 

常玉|靜物(藝術微噴);1930年代常玉與荷蘭作曲家約翰合照;常玉|瓶梅(藝術微噴)常玉|靜物(藝術微噴);1930年代常玉與荷蘭作曲家約翰合照;常玉|瓶梅(藝術微噴)

常玉與其他華人畫家的不同之處

本系列文章已經探討了常玉的作品、人生經歷、個性、思考哲學以及觀眾與市場如何看待常玉,然而如果把常玉跟其他華人藝術家比較又有哪些不同呢?或許這才是綜合而讓常玉作品之所以特別的原因,下列幾點就是常玉較特殊的地方:

(1)常玉受過書法與國畫的訓練,但到法國留學過後就定居在法國了,並且完全地融入法國社會,而法國最上流的生活與藝術圈是怎麼過的常玉就怎麼過,這樣的背景在當時華人藝術家當中本來就是極少的

(2)然後常玉又不像徐悲鴻等人留學海外後還是回到國內從事教育工作甚至繪畫改革,比起張大千的野心、徐悲鴻的使命感,常玉似乎只在乎生活與生命本身,大部份時候對他來說生活與玩樂似乎比畫畫重要,這其實與最早的文人繪畫思維是較接近的,但卻也和當時其他留學海外的華人藝術家大多必須刻苦奮發的情況形成強烈的對比

(3)常玉的繪畫常常是沒有預期是要給人看、讓人懂的,常玉也似乎根本不特別去在意繪畫的風格、技法是哪一種?是東方還是西方?是傳承自哪個繪畫主義或派別?常玉只是單純地想畫出自己的心境,因此常玉似乎都是從非常純粹的自我來出發,繪畫技巧與形式僅是輔助

(4)這當然還是因為常玉富裕的身家與灑脫的個性也讓他根本不願意去迎合畫商與市場,更不像絕大部分的成名畫家或多或少需要有應酬畫作,所以在藝術美學上常玉的畫作幾乎每一張都是最純粹的

(5)但常玉這樣玩世不恭的個性最後不巧又讓他碰上中日戰爭造成的家道中落,卻又使得常玉歷經了富裕、繁華到最後的落寞、孤獨與感傷,幾乎可以說完全呈現了曹雪芹寫《紅樓夢》般的美學形態

這些與當時華人藝術家完全不同的特點加上常玉一生極端曲折的際遇,反而讓常玉造就出一條以純粹的自我超越中西方繪畫藩籬的路。(有關常玉的人生經歷與思考轉折請詳見石浩吉、劉家蓉已發表的文章《常玉人生的太極陰陽?》以及《常玉哪個時期的作品最好?》)那麼,這些特色又使得常玉在藝術史上造成那些不同的特點與意義呢?

常玉|黑白雙馬(藝術微噴)常玉|黑白雙馬(藝術微噴)

常玉創造了一種其實很不簡單的「常玉式簡單」

常玉曾經說過:「我生命中一無所有,我只是一個畫家。對於我的作品,我認為無須付予任何的解釋。當觀賞我的作品時,應清楚瞭解我所要表達的......只是一種簡單的概念」

這裡常玉所指的『一種簡單的概念』,我們嘗試用三個層面切入後再來猜想常玉想告訴我們的這一件所謂簡單的事情:

(1)常玉眼裡最美的事物:首先,常玉繪畫的主題大多是他一生「眼前」最喜愛的事物,無論是女人、花、小動物都是常玉眼裡最美的事物,我們認為這是第一個層面。然而,既然眼前的事物這麼美,為什麼常玉不選擇用古典畫派的寫實方式來呈現呢?相反的,常玉的畫作尤其是裸女與荒漠裡的小動物主題似乎都刻意將構圖與線條做了極度的簡化,為什麼呢?

常玉|人約黃昏後(藝術微噴);常玉|馬(藝術微噴) 局部常玉|人約黃昏後(藝術微噴)常玉|馬(藝術微噴) 局部

(2)濃縮出美最精華的本質,同時也象徵他自己:常玉生前曾經這樣感嘆:「我們的步伐太過時,我們的軀體太脆弱,我們的生命太短暫了。而時間,就像大浪,一層層洗去了塵埃,最終展現本質的光芒。」常玉的這幾句話特別重要,或許,常玉眼裡最美的事物看到的不是它們的外在,常玉希望我們看到的,或者說常玉希望我們知道他所看到的,是這些美的事物最精華的「本質」,而不是外在的表像,所以常玉其實不僅在「簡化」自己的作品而更是在「濃縮」它們。而且,不但要簡化並濃縮出事物的本質還要發出「光芒」,這些「光芒」在常玉那些的晶瑩華麗的瓶(盆)花主題當中特別明顯,而且這些畫裡的花很可能就是象徵著常玉他自己(詳見石浩吉、劉家蓉已發表的文章《常玉的瓶(盆)花象徵了什麼?》),所以這些濃縮出本質的光芒同時也象徵著常玉自我內心的光芒。然而,常玉難道就只是為了要隱喻自己的曖曖內含光嗎?應該不止;

常玉|插瓶菊花(藝術微噴)常玉|插瓶菊花(藝術微噴)

(3)看出自己在宇宙天地之間的角色並體會了太極陰陽:我們曾經提到過常玉在風景畫的主題裡特別明顯是用類似造物者的角度從高高的天空在看這一切,這眼前的這一切已不單是他眼裡可愛的事物或者他自己,也包含他眼裡看到天地的混沌、變化以及人生的無常(詳見石浩吉、劉家蓉已發表的文章《常玉的風景畫表現了哪些哲理?》),而這些其實也和易經的太極陰陽所講的道理是相通的,我們相信常玉很可能對於自己在宇宙天地間的角色已經有頗深的體悟(詳見石浩吉、劉家蓉已發表的文章《常玉哪個時期的作品最好?》),並且表現許多太極陰陽的元素在各種主題的繪畫上面尤其是《四女裸像》這張常玉的裸女代表作(詳見石浩吉、劉家蓉已發表的文章《常玉的裸女隱藏了哪些密碼?》);

太極陰陽與八卦;常玉|四女裸像(藝術微噴)太極陰陽與八卦;常玉|四女裸像(藝術微噴)

所以,常玉這些畫作是他眼裡最美麗的事物精華、是他對自己本質光芒的象徵、也是他對於太極陰陽與天地運行的體悟,而在各種繪畫主題裡常玉所謂只是想表達"一種簡單的概念"大概常常就是指這三種概念的其中一種,只是常玉40歲以前早期的作品可能比較偏向前兩者,而常玉40歲以後的晚期作品則更偏向後兩者。或許更有趣的是,把這些畫作都掛在一起又會變成什麼概念呢?

研究易經最權威專家之一的曾仕強教授這樣說過:「易經裡所謂太極陰陽的八卦,其實就是把複雜的宇宙萬物與道理簡化為一陰一陽以及八個基本的現象(卦象);如今大家常常把八卦拿來當作避邪或占卜的迷信工具可能是個誤解,其實中間有面鏡子的八卦最原始的功能是掛在牆壁上提醒自己要時時省思自己正處在宇宙或人生當中的哪個狀態,並做出因應以趨吉避凶」。所以,常玉晚年的作品(尤其留在史博館的那批)或許可以說是常玉對於一生經歷以及人生體悟的濃縮與記錄,而這批作品掛在一起就好像把常玉一生的思考、經歷、技巧、個性等都完整地紀錄在作品當中然後掛在牆上讓人觀賞與反思一般

所以,這個我們所謂『常玉式簡單』看似簡單,但其實背後的涵義可能並不簡單,這也是常玉的作品精髓與韻味(尤其是晚期作品)其實不太容易模仿的原因。了解這些之後,我們接下來應該能進一步整理出常玉在藝術史上代表的意義了。

常玉|菊花(藝術微噴)常玉|菊花(藝術微噴)

常玉在藝術史上的定位


理解了上述其實很不簡單的「常玉式簡單」之後,我們若要討論常玉在藝術史上的貢獻,或許也就不複雜了,可以分成三個角度來看:

(1)改以純粹自我為出發點:當絕大多數的東西方藝術大師嘗試從過去藝術的脈絡繼續往下傳承或打破既往的同時,這些新的發展總歸是從形式上或思惟上去繼承或改革「過去」的藝術,出發點總是落在「這股大的藝術潮流或發展上」,「自我」不是不重要,但似乎總是要將這個「自我」建立在精通了過去所有的繪畫技法、或者開創出新的風格、或者在藝術市場上出人頭地,然後這個「自我」才變得有了價值與地位。然而常玉卻打破了這件事,他反過來讓一生的藝術都堅持以「自我」為核心而讓過去的藝術以及學習過的技巧都只是輔助或配角,然後直接從這個「自我」衍生出美學上最純粹的作品,不是要給人欣賞的、不是要畫來賣的、不是要送給達官貴人的、也不是積極想要在藝術史上占據什麼地位的,或許也正是如此完全不同的出發點,常玉的作品得以展現出最高度的美學純粹以及獨特性,因為那完全來自於他獨特的自我,而每個人也應該都是不一樣的;

常玉|繪畫(藝術微噴)常玉|繪畫(藝術微噴)

(2)以太極陰陽的思維融合東西方藝術背後的本質而不只是表像:當崇尚個人主義的西方藝術總是在推翻甚至鄙視過去的藝術時,崇尚道法自然的東方藝術卻是高度重視藝術的承傳甚至數百年來很少改變,形成東西方藝術兩種天南地北的極端(詳見石浩吉、劉家蓉已發表的文章《東西方繪畫與藝術的差異從何而來?往哪裡去?》) ,然而,常玉運用太極陰陽的思維(事實上,歷年來所有的東方國畫大師都很少這麼鮮明又靈活地在畫作裡運用過)卻恰巧得以融合東西方藝術背後的本質而不只是表像,常玉左手抓了西方追求自由、不受限制的本質以及油畫的媒材(而不是特定某個繪畫派別),右手則抓了東方書法、易經、文人、工匠等基本的東方元素(而不是傳統的國畫形式),這就好像常玉把東西方的本質元素當成細胞與DNA拿來放在常玉極度自我的腦與髓上而生長出一種特殊的常玉風格,這種融合東西方的獨特方式也給了後來的藝術發展很大的啟發;

常玉|瓶梅(藝術微噴);常玉|靜物(藝術微噴)常玉|瓶梅(藝術微噴);常玉|靜物(藝術微噴)

(3)重新定義了文人畫並開啟了一條新的道路:或許只有回到自己真實的生活與生命中,才能一手感受到時代變遷與身邊人事物,然後也只有文人最懂得在其中思考新的觀點,並透過繪畫去表達,這剛好也是過去宋元文人作畫的起點,也才是文人畫的根本精神。這也是為什麼常玉一輩子都把生活與生命本身看得比畫畫還重要,他或許讀的不是古代詩詞,但手裡拿著的是近代的《紅樓夢》,他生命中經歷過文人的薰陶,但就是透過純粹的自我為出發點,即可自然而然的將這些東方文人的涵養表現在畫作上。常玉讓我們了解未來的文人畫或許不該再以是否用水墨媒材、是否畫山水、是否在畫作上題詩寫字、是否寫意來決定,甚至跟是否為職業畫家也沒有關係,最終的底線與重點可能在於能否讓人從作品中感受到東方文人的思考與素養,當東西方繪畫的界線可能將會越來越模糊的同時,或許這也才是文人畫在未來仍能不同於西方繪畫精神的其中一條界線。(詳見石浩吉、劉家蓉已發表的文章:從齊白石、張大千到常玉《談文人畫的過去與未來》)。

【延伸思考】:有人說常玉是東方的馬諦斯,您同意嗎?您覺得常玉的畫是國畫還是西畫呢?這麼分有意義嗎?您有看過明顯被常玉風格或思維影響的畫家嗎?一兩百年後東西方的藝術史各會怎麼看常玉呢?

本系列常玉專題至此已經完整地討論了常玉的三類作品、人生經歷、思考哲學、市場反應、藝術史地位等,最後,若回到我們每個人自己,又可以從常玉身上得到哪些啟發呢?這也就是本系列最終篇的主題:(十)常玉給我們的啟發?


REFERENCE

相思巴黎館藏常玉展 — 限量藝術微噴
《太極陰陽解析常玉》完整版

REACTIONS
喜愛

27

好美

15

6

2

厲害

20

猜你喜歡

view all

特別企劃

5月15日 席德進生日快樂!

2018-05-15|撰文者:林容竹/編輯:莊瑋容9556

國際新聞

香港蘇富比現當代晚拍 3.2億趙無極居華人現代藝術之首

2018-04-02|撰文者:非池中藝術網 編輯整理13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