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東西方繪畫與藝術的差異從何而來?往哪裡去?

前言與摘要

若要討論東西方繪畫與藝術的差異或許不難,然而,這些差異究竟是從何而來的呢?又代表了哪些涵義與啟發?本文將首次以四個創新的面向較深入而廣泛地追溯出造成東西方繪畫與藝術產生如此鮮明差異的深層原因,而造成這些差異的因素如今如何改變了?所以未來東西方繪畫與藝術的演變又將往哪裡去?本文將分別以下列角度分析東西方的繪畫與藝術:(一)形式上的主要差異; (二)思考與哲學的不同; (三)國家制度與經濟環境演變之影響; (四)媒材與技巧演進的不同; (五)未來的發展趨勢; (六)其藝術投資價值之分析。本文首次提出的四面向分析模式不但以內在思考哲學、外在經濟環境、媒材、技巧等四個面向來系統地討論東西方繪畫與藝術的差異來源,未來東西方藝術又將如何發展與融合?本文也依此分析模式提出了可能的解答。

朱德群|地平線之邊際(局部) 81x100cm張大千|積翠鳴泉(局部) 69.5x136cm

(一)東西方繪畫的差異

首先,我們可以直接破題點出一個中西方繪畫的差異點:這麼多年來的西方繪畫其實並沒有一個鮮明的 "主流畫派"一口氣貫穿各個時代,無論是古典畫派、印象畫派、野獸派、立體派等都在出現之後又被另一個不同(甚至完全對立)的畫派所顛覆,反觀東方卻有中國的文人畫幾乎以完全主流的形式持續了超過一千年歷史,造成如此極端差異的深層原因為何?代表了哪些含意?未來又將如何演變?都是本文將會依序討論的核心。    

達文西|救世主 文藝復興時期;常玉|裸女素描 43x27cm黃賓虹|幽徑春深(局部) 100x32cm

又或者,我們可能更應該這麼問:為什麼東方的文人畫擺在全球、甚至整個世界繪畫史當中卻特別顯得有種鮮明而統一的特色?當我們問出這個問題的同時,或許也某種程度隱含了答案。我們曾經詳細探討過文人畫崛起並成為中國繪畫主流的成因及其未來發展(詳見石浩吉、劉家蓉已發表之文章:從齊白石、張大千到常玉《談文人畫的過去與未來》),為了進一步探討造成東西方繪畫與藝術差異的原因,我們先概要地彙整出東西方繪畫在形式上的五點主要不同之處:

(1)東方重水墨而西方重色彩

典型的文人畫幾乎把色彩都拿掉了,這除了反映文人住在深山或嚮往隱居的淡雅之外,也是傳統文人讀書寫字所熟悉的書法筆墨之延伸,這種敢於不用顏色的特點在西方繪畫史上也是極其稀有的,而看似單純的墨卻也可以依照水分的多寡以及毛筆的運用,而有「墨分五色」(濃、淡、乾、濕、焦)並衍生出千變萬化的技巧與神韻,這個特點也與西方繪畫一直追求色彩表現極為不同,當西方畫家越來越追求強烈色彩的同時,中國文人畫卻有如老莊思想般較注重簡單的淡雅與心靈的平靜,後文將再細談。

傅抱石|春風楊柳萬千條 39x52cm;大衛|拿破崙越過阿爾卑斯山 新古典主義

(2)只有東方文人畫才將詩書畫結合

東方文人畫的第二個特色,就是將書法技巧與文人詩詞放進繪畫之中,成為全世界唯一將詩、書、畫結合的藝術型態,而「詩、書、畫三絕」也成為文人畫家追求的一種最高境界,例如在近現代最具代表性的畫家之一就是溥心畬,溥心畬除了被譽為「詩、書、畫三絕」與「中國文人畫的最後一筆」之外,最為人知的就是溥心畬一直告訴別人:「書法比繪畫重要,而讀書又比書法重要…」(有關溥心畬更詳細之介紹請參考:石浩吉、劉家蓉撰《重新評論「南張北溥」的價值與價格》以及《傳統文人繪畫集大成者:溥心畬》 )。換句話說,詩書畫的重要性順序確實是先講詩然後才是書與畫,所以,典型文人畫是經由讀書與寫字的涵養與技巧之累積才藉由繪畫表現出來的,甚至後來絕大部分的文人畫都有於畫中提詩寫字的習慣,這種詩、書、畫結合的繪畫特色也是西方繪畫較為罕見的,甚至近代的西方繪畫也才剛開始嘗試將文字及其線條的表現與繪畫結合。

張大千|楊濮樓送別圖 138x42.5cm潘天壽|石背花開(局部) 153x39cm常玉|人約黃昏後(藝術微噴) 114.4×77.9cm

(3)東方文人畫的主角常是山水而西方繪畫則多以人為主題

自從文人畫成為中國繪畫主流之後,文人畫的主題就變成以描繪山水為最大宗,一方面是當時文人很多真的是隱居深山並對於山的形貌做出各式的觀察與思考,另一方面也以山水主題來表現出不仕文人的一種心境與清高,然而更重要的是,我們認為人物在這些山水畫中變得渺小甚至消失了,其實更隱喻了人物過客與世代變遷在永恆的山水面前顯得多麼微不足道,而這個特點也剛好與西方繪畫幾乎一直以人物為核心是完全相反的思考角度,後文也將再詳述。

張大千|籠翠憶五湖 45x90cm

(4)東方文人畫較著重寫意而西方繪畫則常強調寫實

文人畫一切主題大多以寫意為主而非寫實來表現,例如山水主題係以不同的皴法來展現山的肌理與氛圍,房子與風景也都畫的歪歪倒倒的而不像西方古典繪畫會去重視比例與透視法,畫中的人物、動物、花鳥等也大多僅著重其象徵的意涵而不常會去細膩地著墨,這些都與西方古典畫派著重寫實與科學的觀念是完全相反的。

張大千|百福潑彩 41x32cm;庫爾貝|自畫像(局部) 寫實主義

(5)典型的東方文人畫家大多不以繪畫為職業

典型的東方文人畫家大多不是職業畫家,繪畫僅是當時文人抒發情感或與朋友交心的一種方式或興趣,所以典型的文人畫尤其是山水主題繪畫當中其實很少帶有商業氣息,雖然中國到了清代的揚州畫派與海上畫派之後也開始漸漸有了繪畫市場成形,然而西方更是早了幾百年就有完整的繪畫市場在支撐與刺激各個世代畫家的創作,職業畫家在西方也因此早已比比皆是,這與中國文人畫的非職業心態和身處山水的外在環境兩方面都是大相逕庭的,然其更深層的意涵也將於後文詳述。

潘天壽|石背花開 153x39cm徐悲鴻|芳草自飽 59x39.5cm溥心畬|楓林雙駿 70.5x39cm

那麼,上述這五點東西方繪畫的差異究竟來自什麼樣更深層的原因呢?又或者我們更應該問的是:東方文人畫的背後究竟是隱含了哪些特殊的土壤才造就出與西方繪畫如此鮮明的差異?我們將用一個四面向的分析模式來解答這些問題,接下來就先從思考與哲學的不同開始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