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非池中藝術網

焦點新聞

焦點人物

個展攝影

以攝影書寫「人存在的短詩」-專訪小山俊孝談影像的內部視域

小山俊孝人存在的短詩攝影時光寶盒存在主義

2019-04-12|撰文者:歐洛

「或許對我而言,攝影是尋求生而為人的內觀風景。如書寫一首短詩,站起身,椅子還留著極薄的餘溫。而那正是我們。」-小山俊孝



國璽藝術「人存在的短詩」展覽現場,小山俊孝與其作品《後當代表現主義#53》。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觀賞小山俊孝的作品,其實是一場和緩卻不斷掃描細節的經驗,你可能會在某個畫面的局部裡發現「既視感」(Déjà vu),即便藝術家對美感的堅持與操作,讓所有的影像如同大地風景般自然而華美,但總有種隱約可感的、似曾相似的時光印痕,讓觀者幾乎可以識別,卻又想問上一問。

小山俊孝長年以攝影為其創作方式,2019年4月13日展出於國璽藝術「人存在的短詩-小山俊孝個展」,入口處的主視覺作品《後當代表現主義#53》呈現小山俊孝創作歷程中慣用的微觀視角。拍攝工地裡工程師繪圖用的塑膠軟墊局部,畫面上散落著識讀不易的符碼跟線條,如同史前時期的洞窟壁畫,是「時光的化石」,佈滿人與物的互動記憶。



小山俊孝《後當代表現主義#53》,2018。圖/國璽藝術提供



小山俊孝(Koyama Toshitaka)



1981生於臺灣高雄的小山俊孝,本名王俊欽,非美院出身,卻鍾情於攝影術的操作技巧和概念探究。小山俊孝提到:「最初的創作動機只是希望我的攝影作品能被更多人看見。」秉持此般單純而赤誠的初心, 2009年以作品《存在‧另一個視界》參與新光三越國際攝影大賽,榮獲首獎,獎品項目之一的一台Nikon D90,對當時的小山俊孝而言具有階段性的勉勵作用。2011年前往日本群馬縣研習當地攝影文化,期間援用日本親戚姓氏「小山」,並保留本名中的「俊」字,此後「小山俊孝」這個名字就如同一種對於創作決心的宣示,代表著王俊欽出席各個作品發表的場域。

然而2011年底剛赴日返台的小山俊孝尚未在業界打開知名度,面對的是一段必然的苦感。曾拿著作品集到內湖園區的各家咖啡廳毛遂自薦,甚至在天橋上展示自己的作品,一位沒有相關學經歷背景和有力人士背書的素人創作者,難以引起任何贊助者的興趣。「現在想起來,我的第一位藏家其實來自一家麵店。」那是一家小山俊孝時常光顧的小店,老闆發現這位年輕人經常獨自一人到店內用餐,每次只點幾顆餃子或一碗麵食,心想是個老實人,交談之下便決定以出資裝裱費用和提供展示空間為代價,收藏小山俊孝的多幅作品。現在來看這是一筆絕對划算的交易,但在當年的時空背景下卻是對小山俊孝的莫大鼓勵。

小山俊孝早期作品《存在‧另一個視界》,2008。圖/小山俊孝提供



轉機



2012年是小山俊孝的轉捩點,結識了旅法藝術家呂榮琛,兩人因同是游泳愛好者而相遇,相識半年後呂榮琛才真正看到小山俊孝的作品。當時的小山俊孝面對自我定位上的不確定感,本想順應友人的邀約,前往澎湖當義工,潜修一段時日。呂榮琛鼓勵他留在台灣本島,並以攝影為媒介進入藝術創作的領域。「如果沒有遇到呂大哥,我應該不會成為專職的藝術工作者。」小山俊孝語帶肯定地表示。「溫良恭儉讓」已經成為現代人交談之間互相消遣的玩笑話,但可能因為走過低處,讓向上攀升的小山俊孝在回望時有更多空間自我梳理,展現從容而真實的謙遜和對所遇貴人的感謝之情。

透過呂榮琛的指導和引薦,2013年小山俊孝有了首次在獨立空間的個展機會,並賣出80餘幅的作品。 2014年獲法國 「PX3巴黎攝影大獎」(Prix de la Photographie Paris)共4銅2榮譽獎項、美國「IPA國際攝影獎 」(International photography Awards) 共2項榮譽獎項,2015年於法國Le Tour de l'Art藝術空間舉辦個展。至今,大小展覽和各大藝術博覽上的大量曝光,小山俊孝儼然已成為台灣藝術市場上廣受矚目的青年藝術家。

小山俊孝《FACE_w》,2018。圖/國璽藝術提供 

小山俊孝人存在的短詩攝影時光寶盒存在主義
REACTIONS
喜愛

5

好美

3

0

0

厲害

3

猜你喜歡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