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藝術評論

焦點新聞

「背對著我的你在看哪裡?」─ 德國畫家弗里德里希 Caspar David Friedrich

德國浪漫主義弗里德里希Caspar David FriedrichRomanticismRomantisme

2019-08-09|撰文者:詔藝



嚴格講起來,弗里德里希大部分的作品,從今日當代藝術角度回頭去省視,的確和他同時代的多數德國浪漫主義藝術家一樣,在整體繪畫的「形式」上,經不太起時代潮流中「美學更迭」的考驗,會覺得畫面中景物所呈現出來的美感,不容易產生共鳴。唯獨這件〈霧海上的漫遊者〉,不僅代表著德國浪漫主義繪畫的最高成就,它也已經成為藝術史上最重要的經典之一,啟發著世界各地的當代藝術家們,一再地對這個題材,透過各種方式予以重新詮釋。

五木田智央(Tomoo Gokita),〈One of these days〉,水粉顏料於亞麻布,2007。©Tomoo Gokita / Image courtesy of Sotheby’s

做為一位十九世紀的德國浪漫主義的風景畫家,也是一般被認為是他這一代最重要的德國藝術家之一,弗里德里希在生前雖非全然默默無聞,但若相較鄰國法國的浪漫主義畫家,如德拉克洛瓦(1798 – 1863)、傑利柯(Théodore Géricault, 1791 – 1824)而言,知名度遠遠不及他們,也不算得志,德國的藝術界對他作品的反應大多平平,因此去世前就幾乎已經被世人遺忘。

傑利柯,〈梅杜莎之筏〉(Le Radeau de la Méduse),油彩畫布,約1818 - 1819。Image source: WIKIMEDIACOMMONS

他的作品雖然在二十世紀二○年代起又重新被人提起,且在畫作「內涵」上提供了包括超現實主義者、存在主義者,到表現主義者,如美國抽象表現巨匠羅斯科(Mark Rothko, 1903 – 1970)許多靈感上的養分,但由於納粹時期被納粹政權用來作為民族主義宣傳的工具,而使得這位畫家的名字被貼上極權法西斯主義標籤,受到藝術界外的人唾棄忽視又達數十載之久。(受到類似遭遇的,在亞洲最為著名的例子,如日本畫家藤田 嗣治(Léonard Tsugouharu Foujita, 1886 – 1968))。直到七○年代,弗里德里希畫作的重要性才真正得到翻案,成為德國浪漫主義運動的代表人物,並在世界舞台上全面受到人們的認可。

藤田嗣治在其工作室中創作,1917。Photographed by Jean Agélou (1878-1921)。Imag source: WIKIMEDIACOMMONS

正如他所說的:「畫家不僅要畫他面前的東西,還要畫他所看見自己內心裡的事物。」而他那件將人物背部面對觀者,被特稱為Rückenfigur(從背後看到的人物)類型的代表作,不但直率地反應了他的藝術理念,也同時展現了真正不朽傑作的崇高形象。

弗里德里希,〈山上的十字架和大教堂〉(Kreuz und Kathedrale im Gebirge),油彩畫布,1812。Image source: WIKIMEDIACOMMONS

弗里德里希,〈月光下的海岸〉(Sea Shore in Moonlight),油彩畫布,1835 – 1836。Image source: WIKIMEDIACOMMONS


德國浪漫主義弗里德里希Caspar David FriedrichRomanticismRomantisme
REACTIONS
喜愛

8

好美

18

2

10

厲害

7

猜你喜歡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