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非池中藝術網

焦點新聞

特別報導

美術館特展藝術跨界策展

《噤聲.近身》的現場、當下、美與慾─鳳甲美術館與世紀當代舞團20周年祭儀展演

鳳甲美術館世紀當代舞團姚淑芬王攀元噤聲.近身

2019-11-03|撰文者:世紀當代舞團/非池中藝術網 陳晞 編輯整理

跳進《噤聲.近身》的兔子洞



當你走向《噤聲.近身》的展覽入口,一部長約35分鐘的紀錄片,正訴說著這20年來關於舞、身體與表演的故事。漫步走向右方,背對斜躺、仰望遠方的王攀元〈長相思〉橘紅色裸女,首先為這場展演中的主客關係,開啟了一個謎語般的隱喻。從2010年的《春之祭》開始,本次展覽的策展人姚淑芬與世紀當代舞團就以不同的展演形式,與王攀元的作品共舞。此次展出的〈長相思〉,則是由鳳甲美術館董事長邱再興於1999年時所收藏的作品。同年,鳳甲美術館在邱再興的手中誕生。

鳳甲美術館邱再興董事長收藏的王攀元作品〈長相思〉於這次《噤聲.近身》展場。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在你細細品味王攀元的〈長相思〉時,一陣熱水滾開的水壺尖叫聲打破了你與作品之間的觀看。這陣聲音帶領我們進入了這愛莉絲的兔子洞般、結合劇場黑盒子空間與美術館白盒子空間觀看方式的「灰盒子」。迎面而來的是一個以一束束地稻草圍起來、豎立著幾個方形柱體空間的「展演場」。

在你的前方,光從窗簾的隙縫中穿透,映在高昌湧那以史特拉汶斯基的《春之祭》的節奏與速度不斷運作的裁縫機。右邊踮著腳尖的舞者在佇立在那滿是汗水、劃滿深色痕跡如當代水墨般的白色展臺上,像低限主義的空間裝置一般躺在展場旁。朱俊騰插滿轉接頭的大同電鍋─〈疲倦的沸騰〉在一旁燉煮著,一個個表演者悄悄地從各個角落浮現、靠近。他們有的就在稻草束的後面、有的從裝有姚淑芬的第一件芭雷舞衣、迪斯可鏡球和互動影像裝置的黑紗布空間中探出頭、有的從放置何采柔裝置作品的淨白空間、從李立中由一張張賽鴿圖像掛起的半遮蔽空間,或是李明學那帶有洗石子地板的老舊浴室空間裝置之中走出。

舞者佇立於《噤聲.近身》展場。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世紀當代舞團舞者與何采柔作品〈半透明的風景〉。圖/世紀當代舞團提供

舞者於《噤聲.近身》展場。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世紀當代舞者與李明學裝置作品〈流逝〉。圖/世紀當代舞團提供

當你一踏進這個祭典時,獻祭儀式早已開始醞釀了起來,你不知道甚麼時候開始、甚麼時候結束。直到第一個舞者開始以身體的重量重踏著地面,你才會發現原來我們早已是這個祭儀中的祭品,獻祭給共構的記憶、獻給共感的情念。在這個展演空間中,你無法以旁觀者的角度明哲保身,就像展演宣傳中的標語「身而為人,無法選擇自己是否被選擇」一樣,你只能做出選擇,選擇積極地拒絕、或選擇讓它浸潤你的感官。

舞者於《噤聲.近身》展場與觀眾互動的表演。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舞者於《噤聲.近身》展場表演。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觀看機制的融合與創造性當下的現場藝術(Live Art)



這是此次姚淑芬接受鳳甲美術館20周年計畫的邀請,與世紀當代舞團協同七位視覺藝術家和七位表演藝術家所共築出來的展演《噤聲.近身》、所給予我們的場域身體感。《噤聲·近身》首演以 2010 年獲得台新藝術首獎、編舞家姚淑芬的經典作品《春之祭》為原型,結合美術館場域中「觀賞」的特點,在展示空間重新拼組繪畫/裝置/影像記錄/舞蹈之間的合縱連橫。姚淑芬回首牽起舞者與藝術家的記憶,交織過去,現在與將來,在禁忌場舞出一場創作與當代意識混融的美麗陣痛。

在平日的靜態展覽中,每天都會有一名舞者進行表現自身生命經驗的 「現場行為演出」,同時也在展覽期間另外安排人數限制的特別表演場次。策展人暨編舞家姚淑芬以 2010《婚禮/春之祭》 與 2014年於北師美術館的展演《誓逝》為脈絡,邀請李明學朱駿騰何采柔李立中高昌湧呂柏勳呂坤彧七位視覺藝術家再次進行了一場混合白盒子與黑盒子觀覽機制的展演。

在靜態展演時,其中一位舞者墊著腳尖佇立在展台上,汗滴與展台上的灰塵與痕跡彼此混雜,使展台像是一個以身體完成的水墨作品。。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策展人姚淑芬於《噤聲.近身》的多頻道裝置空間展區介紹結合舞團歷年創作的紀錄與素材之影像內容。圖/世紀當代舞團提供

這次的展演最引人入勝的地方之一,在於姚淑芬與團隊將作品、裝置、舞者適切地調度於鳳甲美術館的展覽空間之中。有別於以往大型美術館或是小型替代空間中、當表演藝術進入白盒子時「距離」的調配上難以精準,在《噤聲.近身》中,我們與作品、與表演者之間的距離,讓我們無法選擇以旁觀者的角度進行單向度的欣賞,卻也不至落入共處一室的尷尬。舞者的身體表演和不同子題的展覽空間分配,都讓人意識到展演中的節奏與段落之清晰。展場分成了五個小節,每一個都訴說著關於世紀當代舞團與姚淑芬的各種能量樣態。

在當代,舞作表演追求當下的感受的同時,舞作也因為新影像紀實科技的發展被不斷重製與播映,表演者與觀眾的身分早已不在明確;而過往與空間藝術壁壘分明的要素「美的當下性」是否已經日趨模糊?《噤聲.近身》展演將回歸編舞家的自我質問,回到所有舞蹈創作者所追尋的美的當下性。

《婚禮/春之祭》的紀錄影像投影充滿了整個廊道空間,觀者在走動時都被包覆在其中。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姚淑芬與世紀當代舞者在展場共同縫製了許多手縫布娃娃〈肚臍〉,為本次展演中的重要道具之一。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噤聲.近身》展場中的〈肚臍〉廊道。圖/世紀當代舞團提供


舞者於《噤聲.近身》展場合影。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展演日期|2019/11/3-11/23

展演時間|10:30~17:30 (免費入場)

展演地點|鳳甲美術館(台北市北投區大業路 166 號 11 樓) (每週一休館,11/16 因其他活動進行,不對外開放) 

特別演出|11 月 7、8、9、14、15、21、22、23 日,19:00 開演 特別演出為互動性演出,未設有座位席,請特別留意

售票資訊|兩廳院售票系統/一般券 1000 元,贊助券 2000 元

指導單位|文化部

主辦單位|世紀當代舞團

協辦單位|鳳甲美術館

贊助單位|國藝會、台北市文化局、高林文創基金會 


鳳甲美術館世紀當代舞團姚淑芬王攀元噤聲.近身
REACTIONS
喜愛

0

好美

3

1

0

厲害

1

猜你喜歡

view all

焦點新聞

穿越負地平線 影像串起跨國者悲歡

2016-10-23|撰文者:陳乃慈10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