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非池中藝術網

焦點新聞

名家專欄

當代藝術藝博會藝術跨界時事觀點

「你.看到它們了嗎?(最終篇)」─ 2019 ART TAIPEI漏網搜秘(四)

2019 ART TAIPEI桑原盛行約翰凱吉柘植忠男

2019-11-11|撰文者:詔藝

第26屆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2019 ART TAIPEI,下稱「台北藝博」),共有來自12個國家地區的141家畫廊參與,展出超過3,000餘件作品,本次台北藝博整體會展上的軟硬體和歷屆相較,都大幅提升,受到藝術圈各界人士、收藏家,以及參與觀眾的好評。在本屆台北藝博中,某些不甚起眼的角落,秘藏著許多深具藝術史地位,以及市場潛力的重要作品,值得進一步去認識!

本篇延續本系列(一)(二)(三)選件上的脈絡,將繼續介紹幾位作品風格獨特有趣,或也可能具有未來性的作品:



用圓規作畫的日本畫家 ─ 桑原盛行(Moriyuki Kuwabara)



當代藝術中,絕大部分的藝術家在創作上時常將「隨機」、「自由的筆觸」、「手感」、「無拘無束」等字眼掛在嘴邊,以表明自己有別於過去傳統學院派、那些囿於枝微末節,在創作上的限制。從而,當代藝術逐漸發展到今天這樣一個得以百花齊放,各種可能性都存在的豐富現狀。不過,與之相反的觀念,難道就沒法創作出令人心動的作品嗎?這可不盡然。

桑原盛行(Moriyuki Kuwabara, 1942 - ),出生於日本廣島縣,畢業於日本大學(Nihon University)藝術學部美術學科,專攻造型。在他畢業那年-於1967年之前,當時世界上藝術界的主要潮流,正是抽象表現主義主導著整個西方藝術趨勢品味、大鳴大放的黃金年代,狂放而不受拘束的創作觀念襲捲全球,也深深影響著日本戰後藝術的發展。

當然,從那個年代起,抽象表現經過好幾年的巔峰期,狂潮強度不若以往,西方世界中已經悄悄地轉變到波普藝術(Pop art)和極簡主義(Minimumnism)的潮流,以作為對抽象表現發展到極致的一種不滿或反撲,桑原盛行正好畢業於差不多那個時代。

由於他的創作自述相關資料有限,我們無從確實得知他當時是否受到什麼樣的啟發而開始他的創作,但透過他在日本國內的展覽資料顯示,或許是因為求學期間受到主修造型設計的影響,也或許是搭上對抽象表現主義那種野性的反思(或者,也一直有反對者覺得是在「亂畫」),桑原在他的創作理念中,就提到他標榜以「控制」為其創作主軸的藝術。

自1960年代起,他嫻熟地透過各種各樣圓規(コンパス)的使用,從一開始的一個圓,逐漸發展到後來成為他個人標誌性作品的「圓規畫」:持續用一種「近乎癡迷」的精神,在畫作上建構出「有節制」但有機、可以逐漸生長圓圈,形成一個排列規整的網格系統,來探索這樣一個特定規律性創作的各種可能性,創造出一個多次元的視覺空間,在日本藝術界中被稱為「圓的畫家」(円の画家)。

桑原盛行的作品中,包括油墨在畫布上創作,或者是鉛筆在紙本上創作等,非常多樣。觀察他不同時期的創作,他從單色黑色線條作品,逐漸發展到絢麗繽紛的彩色作品,雖然在他的創作理念中甚少被提及,但彩色作品所呈現出來的形式,同時也和歐普藝術(Op Art)那種透過光學色彩和線條,達到混象和視覺上奇幻變化的特色和結果有異曲同工之妙。

和西方歐普藝術大師如維克多.瓦沙雷利(Victor Vasarely, 1908 - 1997)、布莉姬.萊利(Bridge Riley, 1931 - )、理查.阿納基維治(Richard Anuszkiewicz, 1930 - )等人相較,桑原的知名度顯然遠遠不及他們。在面對著桑原作品前仔細觀察細節的話,那些過於工整交織的圓圈,確實給人有種「人工」、「造型味」比較重的感覺。但若從整體的角度來看,桑原的作品刻意採行偏低彩度的處理方式,較其他絕大多數色彩鮮豔的西方歐普藝術低調許多,大大強化了他獨特的日式「禪味」風格,相當與眾不同。

桑原盛行作品。圖: 詔藝 攝。

桑原盛行作品。圖: 詔藝 攝。



觀念藝術中第二號大神級人物 ─ 約翰.凱吉(John Cage)



本屆台北藝博中,果真臥虎藏龍,竟然在無意間,見到了非常少見、僅有在網路上看過,從未親炙的觀念藝術大神的兩件作品。畫廊似乎也沒特別將它們當作一回事,僅擺在非常不起眼的某面牆上,呈現的狀態也很糟糕。雖然僅是限量版數的版畫,隔著廉價的壓克力玻璃反射狀況嚴重,沒有適合角度可以清楚拍攝,但能在本地收藏家品味為主的台北藝博中見到他的作品,倒是一個大大的意外驚喜。

本次由日本東京Toki-no-Wasuremono Watanuki Ltd.畫廊所帶來的作品,若光就作品外觀,或許真的也沒有特別之處,甚至可能被認為怎麼和胡安•米羅(Juan Miro, 1893 - 1983)作品有些相似性。就繪畫類藝術家來說,有經驗的收藏家通常可以從作品的創作脈絡和形式,來判斷是否值得收藏。但就完全不了解凱吉這個人到底做了什麼事情的話,單就作品賣相單調無味,可能吸引不到什麼人進一步去了解。但他卻不折不扣是位在觀念藝術領域中無可否認的先驅人物。

約翰.凱吉(John Cage, 1912 - 1992),出生於美國洛杉磯,父親是位發明家,母親曾在《洛杉磯時報》(Los Angeles Times)擔任記者。凱吉於1928年就讀於克萊蒙特(Claremont)的波莫納學院(Pomona College),主修神學。在那邊他遇到了觀念藝術開山祖師馬歇爾.杜象(Marcel Duchamp)和其他幾位名作家和哲學家。但他沒唸多久,便在1930年退學,因為他認為「大學對於成為一位作家沒有用處」(college was of no use to a writer)。關於凱吉的生平更多的細節,在本篇並非重點,待未來有機會再詳述,因此僅就他這一生最重要的成就,來理解他為何在現當代藝術中具有重要地位。

他令世人震驚且至今依舊爭議不段的作品,是他於1952年所發表的作品《四分三十三秒》(4'33'')。該作品在故意沒有聲音的情況下進行,其展示作品的方法,除了在「音樂會」的介紹標題指定期間內,保持沉默狀態四分三十三秒外,完全沒有其他動作。據他自己表示,這「四分零三十三秒」不僅僅是沉默而已,而是他希望觀眾在表演期間聽到環境中的「聲音」(或是說「無聲」等更多可能的解釋或論述)。當時表演結束後,現場「聽眾」(或許稱為「觀眾」更為貼切)一片譁然,而且罵聲連續了「數年」不斷。但這樣一個高度神奇而具爭議性演出,為藝術史接下來的發展上作出無以倫比的啟發和貢獻。凱吉的創新,不僅讓他在藝術領域名留青史,他那個神奇而具開創性的演出和觀念,甚至可以說在人類歷史上也留下了深刻的影響力,持續至今日。

約翰.凱吉。Image source: WIKIMEDIACOMMONS

凱吉作品。《Fontana Mix(Orange/Tan)》,1982。圖: 詔藝 攝。

凱吉作品。《Fontana Mix(Dark Grey)》,1982。圖: 詔藝 攝。

凱吉作品。《Fontana Mix(Dark Grey)》,1982。圖: 詔藝 攝。



日本經典漫畫手稿市場的崛起



本系列介紹的最後,暫時不對特定藝術家作介紹,僅分享發現到的一個十分有趣的趨勢。在本屆台北藝博中,許多日系畫廊,不約而同都帶來了日本六、七零,甚至八零、九零年代日本經典漫畫的原創手稿。

由於這些手稿作品尺寸甚小,多數約莫A4尺寸以下,日本畫廊基於對著作權的謹慎態度,多難以近距離拍攝到展覽作品,因此圖檔有限。有展出的包括柘植 忠男(つげ 忠男/Tsuge Tadao)、赤塚 不二夫(Fujio Akatsuka)、五十嵐 優美子(Yumiko Igarashi)以及宮崎駿吉卜力工作室(Hayao Miyazaki and Studio Ghibli)等名家。

其實一直以來,歐美收藏級漫畫手稿市場已經具有一定市場規模,有些全球著名的早期漫畫手稿,如丁丁歷險記(Les Aventures de Tintin)的原稿,一頁常常動輒上百萬新台幣!反之,日本昭和時期以來的漫畫手稿在今年以前,雖然有其穩定但圈子較小的收藏群,但往往不受主流藝術市場藏家的關注與青睞。有日本藝術圈友人表示,有可能受到在今年(2019)7月18日震驚全球、發生在日本京都動畫第一工作室發生的縱火殺人事件(京都動畫縱火案/京都アニメーション放火事件)的衝擊,亞洲藝術市場開始強勁吹起收藏日本動漫手稿的風氣。

在本屆台北藝博會中所展出的各式大小原作卡漫手稿中,從幾萬元至近五十萬元都有,就其尺寸而言,其交易價格還遠超越多數繪畫作品,且看藏家預展第一天傍晚時分的畫廊牆上紅點,就可以明瞭這些微型尺寸作品供不應求,顯見在台灣有一批收藏家對它們趨之若鶩。後勢將如何發展,值得我們繼續關注。

柘植 忠男作品。圖 詔藝 攝。

柘植 忠男作品。圖 詔藝 攝。


最後,希望在本屆台北藝博中各位都收獲滿滿!也期待本文的分享,可以提供沒機會仔細看展覽朋友們做為參考,而未來的參觀者,也可以更加享受在各大藝博會中尋寶的樂趣。

2019 ART TAIPEI桑原盛行約翰凱吉柘植忠男
REACTIONS
喜愛

5

好美

0

0

2

厲害

9

猜你喜歡

view all

焦點新聞

當代藝術藝博會藝術跨界現代藝術

2019 ART TAIPEI 光之再現亞太藝壇 拓展華人大器視野

2019-09-17|撰文者:中華民國畫廊協會TAGA / 非池中藝術網編輯整理24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