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非池中藝術網

2019-12-03|撰文者:林侑澂

藝術家何志隆於THE 201 ART 順天建築.文化.藝術中心《湛青─何志隆翡翠青瓷》展場。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在2019年壓軸檔期,THE 201 ART 順天建築.文化.藝術中心邀請到了藝術家何志隆,攜手策辦了精緻的《湛青─何志隆翡翠青瓷》個展。以燒製「翡翠青瓷」廣受國際推崇的何志隆,對於柴窯燒瓷的成就卓著,不僅再現了漢唐時期失傳的技藝,也在當代陶藝的創新上留下了精彩的一頁。

翡翠青瓷落灰釉滴。圖/順天建築.文化.藝術中心提供

陶瓷作為藝術長河中的重要篇章,尤其在東亞文明中,更是具備高度成就的一門學問。不僅僅是造形上的美感,土、火、風、釉、等等元素在窯中的相互作用,也同樣相當地迷人。然而隨著時空的推移,在新工法誕生的同時,總會有古法的失傳。例如源於商周,在唐代達到巔峰的灰釉青瓷即是一例。過去一千五百年來,「原始青瓷」雖然有文物流傳、在史料上有所記載,燒製的工法卻已失落。而何志隆的「翡翠青瓷」系尋回並傳承古代、又在古法技藝中尋求創新的陶瓷新品種。

何志隆,《梅瓶》,翡翠青瓷。圖/順天建築.文化.藝術中心提供

本次展覽命題《湛青─何志隆翡翠青瓷》所蘊含的意義,就是意旨翡翠青瓷在傳統原始青瓷脈絡中的特殊性。藝術家何志隆在30餘年的燒陶經驗中,反覆不懈地嘗試,終於再現了翡翠青瓷「裸坯入窯 滿釉出窯」的驚人工法。所謂的裸坯到滿釉,如同字面意思,陶坯從入窯到完成,是完全不上釉藥的。作品完成後的質感,完全是來自燒製過程中的窯內自然落灰。

那麼,依靠自然落灰要如何做到如同翡翠般、天青自然的通透質感呢?翡翠青瓷誕生/再現的背後,又有甚麼樣的故事呢?

何志隆,《長頸竹瓶》,2018,翡翠青瓷,18 x 33 cm (寬 x 高)。圖/順天建築.文化.藝術中心提供


並非陶瓷學院派出身的何志隆,三十多年前一次在好友家中的聚餐,改變他的生命。當時席間的餐具樣式不一,引起了何志隆的興趣,詢問之下才發現它們全是由好友親自燒製的。聚餐後,何志隆獲贈了一個瓷碗,自此開啟了藝術家與陶瓷藝術之間一生的不解之緣。

何志隆,《琮式瓶》,翡翠青瓷。圖/順天建築.文化.藝術中心提供

研習陶瓷創作有成之後的何志隆,曾經在社會服務的過程中,巡迴各地擔任監所的陶藝指導工作(共20餘年間,主要生產各式花盆等日常器物)。透過釉藥配方的修改、研究學員們超過百萬數量的的試片,何志隆累積了極大量關於陶瓷燒製的心得。尤其是釉藥配方與顏色光澤的相互關係,更是成為了爾後藝術家創作的重要養分。

順天建築.文化.藝術中心何志隆湛青翡翠青瓷裸坯入窯 滿釉出窯
REACTIONS
喜愛

1

好美

4

0

0

厲害

0

猜你喜歡

view all

焦點新聞

當代藝術個展美術館

曾得標氣韻生動、山水真如的膠彩世界 中正紀念堂年度邀請大展隆重登場

2019-12-13|撰文者:國立中正紀念堂管理處/非池中藝術網編輯整理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