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非池中藝術網

焦點人物

焦點新聞

藝廊當代藝術個展策展

流動的異質性與虛空的父性─看《侯俊明個展 Be Water: 香港同志、香港身體》

Hiro Hiro Art Space侯俊明李明璁同志香港

2020-02-06|撰文者:陳晞


一個同時代的團體,無論是在家庭還是在社會領域,都不應該得到專制和無情的拒絕。─《父與子》,伊凡·謝吉耶維奇·屠格涅夫 Ива́н Серге́евич Турге́нев






在這次侯俊明邀請李明璁擔任策展人的個展《Be Water: 香港同志、香港身體》中,從《香港罪與罰》到《亞洲人的父親:香港同志篇》可以看到侯俊明創作中二十多年來的香港軸線。在香港面臨97回歸(註一)之際,侯俊明曾受邀前往香港創作,這次展出的《香港罪與罰》與《盧亭》傘運復刻版(初版為1997年所做),都是藝術家在感受香港政治、社會影響之下的地理氛圍所創作出來的作品。

侯俊明個展《Be Water: 香港同志、香港身體》展場。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展覽的東道主Hiro Hiro Art Space創辦人陳品妤與陳品伶,其父親即是與侯俊明多年來相知相惜的朋友、藏家,兩人的書信往來甚至也成為侯俊明創作中的一部分。有別於一般商業畫廊「藝術歸藝術、政治歸政治」的展覽內容,此次舉辦的侯俊明個展並不避諱於藝術家作品與策展人關注之議題的政治性與社會性。她們坦言當代藝術作品在臺灣一直都需要推廣,更遑論許多當代藝術家探討當下社會時,議題性並非人人都喜歡。侯俊明的作品可能不這麼地安分,「議題性非常清楚,甚至具有爭議性,但是作為畫廊一樣要有勇氣願意與藝術家一起往前走」,透過畫廊空間希望可以分享給更多藝術愛好者,相信他的作品會逐漸被市場接受。

(左起)Hiro Hiro Art Space創辦人陳品伶、陳品妤、策展人李明璁、藝術家侯俊明。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空間



在此次的展覽呈現的方式以別具故事性地連結到侯俊明作品的內容。首先在一樓展場中,一組組由立方體尼龍袋作為基底材料組成的裝置作品,或壓扁置於牆上、或將其立在地面、或如廣告牌坊吊掛在空中。尼龍袋是侯俊明特別到香港深水涉找尋的材料,作品圍繞在展場中呈現的視覺感是逼迫的,種種的視覺呈現中的隱喻和符號性,也讓人想起香港景觀。

《亞洲人的父親》香港系列中、尼龍袋上寫的字,讓我不由得聯想到香港街頭塗鴉奇葩─九龍皇帝曾灶財。這並非只是一種塗鴉書寫視覺的聯想,侯俊明的裝置作品與書寫內容之間的關係,就像是將裝在尼龍袋中的故事與生命經驗,從袋中赤裸地揭露在表面上。這些文字用簡單如散文的方式,正透漏著具有同志身分的訪談者在敘述父親的故事。

(左)侯俊明作品〈亞洲人的父親:香港同志篇韋邦雨之父〉,尼龍袋、壓克力顏料,2016,L : 225 x 140 x 30 cm R : 240 x 34 x 18 cm(右)亞洲人的父親:香港同志篇史思明之父,尼龍袋、壓克力顏料,2016,L : 225 x 140 x 30 cm R : 240 x 34 x 18 cm。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當你從一樓展場走著狹窄的樓梯上二樓,會發現一個如同分租雅般的方形空間,安置著帶點情趣意味的透明水床,牆上貼著六組看似塗鴉的作品,而床上散布著幾本小冊子和耳機。躺下來戴上耳機後,那六名受訪者就像跟你一起躺在水床上望著天花板,告訴你他與父親之間的關係,像是你與一個陌生人在親密的狀態下、短暫地共處一室。

正要走下來的時候,你會看到侯俊明三幅《香港罪與罰》正對著你。你像是離開了這個房間之後不得不接受審判一般走下樓梯,回到張牙舞爪的世界。

侯俊明個展《Be Water: 香港同志、香港身體》展場。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香港罪與罰》於侯俊明個展《Be Water: 香港同志、香港身體》展場。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流動的異質性與虛空的父性



令人好奇的是,除了性向的不同之外,在當代社會中、同志身分在華人文化中的父子關係與異性戀相比的不同之處為何?如果這種父與子之間的身分關係,同樣是侯俊明在自我身分狀態的問題探索,那麼藝術家想透過同志身分的受訪者,呈現甚麼樣的差異性?

侯俊明與開幕貴賓合照。圖/Hiro Hiro Art Space提供

這可以從策展意識的層面來思考。策展人李明璁在侯俊明橫跨二十多年的創作內涵中,試圖拉出一個可以與當下社會呼應的時事軸線,並且以臺灣的視角來思考兩地在多年來政治社會和性少數的親子互動的參照。

展名的「香港同志」既意旨志同道合的「comrade」、也意旨同性戀身分,在英文展名上選用了「queer」一詞,其代表著的是酷兒作為一種異質性、跳脫傳統正反框架的意識。這種傳統正反框架也是侯俊明希望破除的一種父性框架,正如香港藝評人梁寶山所說的─放下了身分戰爭的劍拔弩張,父性可能只是一個虛空的包袱(註二)。這個虛空的父性也就是侯俊明圖文並置的巨大尼龍袋,巨大、中空,質地柔軟。

藝術家侯俊明。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侯俊明成名相當早,他的作品在2007年香港佳士得拍賣的1100萬天價至今可能尚未有臺灣當代藝術作品超越。侯俊明也是少數真誠地與自己的喜怒哀樂共處的藝術家,在人生低潮時,遇到生命中的藏家貴人相助。他曾這樣敘述自己一路走來的創作狀態:「我的創作,從早年彷彿要殺死父親般的成為反叛者、禁忌的衝撞者。到中年試著要成為父親,成為給予者、分享著曼陀羅。現在,我就只是一個傾聽者、陪伴者,以創作回應別人的生命故事(註三)。」

我們或許不難想見,侯俊明的創作被保守主義與激進主義的夾擊批判。但對我來說,侯俊明作品引人思索的,或許不是以客觀學理作為依歸,進一步成為拯救世界的解方或理論的附庸。而是藝術創作在主觀經驗上與人相遇、互動之間,回應彼此的生命問題。

侯俊明個展《Be Water: 香港同志、香港身體》展場開幕照。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註一:1997年香港政權移交的簡稱。係指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英國政府透過《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英政府關於香港問題的聯合聲明》作出承諾,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於1997年7月1日對香港(包括香港島、九龍和新界)恢復行使主權,英國政府於同日將香港交還給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歷史事件。

註二:梁寶山。〈被張開的欲望 侯俊明香港之旅〉。《典藏今藝術》,第286期,頁152-153。

註三:取自藝術家侯俊明臉書貼文。



侯俊明個展《Be Water: 香港同志、香港身體》

展覽日期│1/4-2/29 

展覽時間│週二-週日11:00-19:30,週一休館

展覽地點│Hiro Hiro Art Space

展覽地址│100 台北市中正區紹興南街10號


Hiro Hiro Art Space侯俊明李明璁同志香港
REACTIONS
喜愛

4

好美

2

0

0

厲害

1

猜你喜歡

view all

焦點新聞

藝博會

「2020台北新藝術博覽會‧番外篇」特展 8/15─8/30 松山文創園區熱鬧登場

2020-08-07|撰文者:台北新藝術博覽會/非池中藝術網編輯整理9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