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2020-07-30|撰文者:詔藝

霍克尼作品。詔藝 攝。©David Hockney   Courtesy Sotheby's

然此波疫情開始之後,各大藝博會被迫採取線上展示,主辦單位多要求參與畫廊須提供作品價格,至少得標示作品「價格區間」。雖依舊有少數業者因不同理由未配合,但基本上這樣的展示方式已不可逆,勢必將成為藝術品銷售的常態模式。這可從一向鎖定以世界頂級富豪為銷售對象的一線畫廊,如高古軒(Gagogian Gallery)、卓納(David Zwirner)、佩斯(Pace Gallery)、豪瑟.沃斯(Hauser & Wirth)畫廊等,皆不約而同主動優化自家畫廊的網頁,以積極態度參與這樣的展示和銷售模式而可獲得實證。

當然不可諱言地,多數資料和實際狀況都顯示,商家的「信譽」(credibility)和「過往可追蹤的紀錄」(track record),依舊是交易順暢熱絡的主要因素。實際上,自從智慧手機的出現,對於高端藏家來說,僅僅看照片便決定購藏完成交易的做法早已行之有年。對於已經有良好信譽的經紀人而言,線上展示的優化和強化,在於擴大新世代客戶。這些消費收藏者不但無須親眼體驗作品,可大幅節省時間,便得以買到「對味的好作品」或是「具(經濟/投資)潛力」的作品;對商家來說,只要能進一步針對個別客戶滿足需求,培養高忠誠度客戶變成更加容易,新型態豐富的線上展示方式,更可節省大量人力和時間。

巴塞爾藝博會線上展廳示意圖。詔藝 提供。



3. 區域性藝術家的全球競爭力



在前述全球資訊透明化和取得容易的大趨勢下,早期無論是交易商或藝術家,欲藉由資訊不流通所佔得藝術潮流時間差的創作方式,在我們這個時代,這樣的模式已經難以再複製。對有意征戰全球市場的區域性藝術家來說,原先固然可以利用地方人文特色元素來從事創作,但最終由於全球藝術關注者和消費者的偏好和「品味」已經逐漸趨於一致,除了少數傳統媒材的小眾,藝術作品所呈現出的方式,以及所要表達出背後創作思想的語彙,不僅僅得要接受並融入「既成美術史的脈絡」,藝術家恐怕得要秉持著更開闊的心胸,大量接觸全球各地各式各樣的創作方式,以避開炒冷飯沒有意義的行為;更重要的是得更加倍努力、更加創新,打破既有框架,才能進入世界市場,在同一舞台上與人爭鋒。

Cecily Brown作品。詔藝 攝。©Cecily Brown   Courtesy Sotheby's

過去藝術界常有一種似是而非的說法,認為藝術品的價格和國力強弱相關聯,且呈現正向關係。但若從實證觀察,無論是今日全球最頂尖、爭議相對小的幾位國際現當代藝術家,如夜拍(不只端看香港一地,也應涵蓋紐約和倫敦兩大西方藝術重鎮)常客畢卡索(Pablo Picasso)多伊格(Peter Doig)、格尼(Adrian Ghenie)塞西里.布朗(Cecily Brown)歐倫(Albert  Oehlen)草間彌生(Yayoi Kusama)和奈良美智(Yoshitomo Nara)等,多數都不見得是美國、中國等這些所謂「強國」的藝術家,反而是文化底蘊深厚、個人風格十足強烈的德英日等國,甚至東歐如羅馬尼亞和近日許多傑出非洲裔藝術家,都甚獲市場青睞。這些現象,也足以打破過去所謂的強國才能出高價藝術品的迷思。

Albert Oehlen作品。詔藝 攝。©Albert Oehlen   Courtesy Sotheby's



4. 藝術市場預測模型的式微



對依舊抱持傳統觀念的藝術經紀商而言,前述的幾個趨勢可能不是個好消息,畢竟藝術品交易,在很大程度上是靠著極大的「資訊落差」獲取利潤,而網際網路的普遍,大大地消滅了藝術消費者尋找收藏標的時原先存在的邊界,而各式各樣新式的個人/社交媒體,如臉書、Instagram、Tumblr、推特、微信、微博、Youtube,甚至Tik Tok,都已經為資訊傳輸分享的即時同步化,發揮了巨大功效。從而,欲依照過往模式,套入想挖掘在時代迭遞中被忽略藝術家的機會,恐怕再也沒有了。一來是因為,過去那些必須設身處地學習跨區域、跨國界新創作觀念的藝術家(如華人世界中最常被提起的幾位在上世紀初期留洋後中西合璧的創作者,如吳冠中、常玉、趙無極,和朱德群等),已經因資訊疆界被打破,即使留洋卻不再有取得資訊的優勢。再者,也因全球財富增長,有跨國(如國外留學者)和跨界學習經驗者為數眾多,能獲得過去稀缺資源和資格的優勢地位的人數也因此大幅暴增,供過於求,能力突出者幾乎很快就受到關注,才華被埋沒隱藏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後疫情時代國際藝術市場趨勢分析
REACTIONS
喜愛

3

好美

1

1

6

厲害

16

猜你喜歡

view all

國際新聞

台灣當代藝術市場 全球第5

2013-10-29|撰文者:王士源123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