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2020-12-21|撰文者:石浩吉、劉家蓉

(三)藝術的階級與純粹究竟哪個重要?

文學家托爾斯泰這樣說過:「在我小的時候,我極力裝得像個大人;而當我已經不再是小孩的時候,我又希望像個孩子。When I was young, I tried to act like an adult; and when I was no longer a child, I wanted to be like a child.」本文寫到這裡,再看到托爾斯泰的這句名言時,似乎又點醒了我們什麼……

追求階級與純粹的轉變

大家可以試著想一下,您這輩子最擅長甚至最喜歡的事情有那些呢?而這件事又是否最終成為您一生的專業甚至幫您帶來財富呢?如果是,恭喜您算是蠻幸福的,但我們還要接著請您閉上眼睛、靜靜地回想一下……,還記得最剛開始您學著做這件事時的心情嗎?是為了賺錢嗎?還是…很純粹的興趣與喜愛呢?如果您剛好就是一位畫家或藝術家,那麼最剛開始您拿起畫筆或開始創作的心情又是如何呢?是為了將來的名聲、金錢、階級地位嗎?還是僅僅是那份純粹的抒發與樂趣呢?那麼,這份初心與純粹後來還在嗎?然後,在與不在又有什麼差別呢

張大千|憑君傳語報平安99x43cm;溥心畬|千字文28.2x68.5cm。人稱南張北溥的兩位書畫大師張大千與溥心畬在生前就已經地位不凡,但從他們的人生與創作當中卻仍能看到那份對於藝術的初心與純粹

有趣的是,當我們都還是小孩子的時候,我們天真又好奇地在探索這個世界、探索眼前所有的人事物,我們像個藝術家般專注又充滿想像力地隨意發想、創作也幾乎沒有什麼限制與羈絆(除了父母愛的小手或棍棒出現時…),是的,藝術家最開始創作的初心應該就很類似於小孩子那份專注與天真的純粹。然而,當我們開始長大,開始接受各式各樣的價值觀,開始體會到人生的各種限制與挫折,開始意會到金錢與階級地位的重要性,我們也開始成熟與茁壯,並一點一滴地遺失了孩童時期的那些專注、天真以及…長大後才懂得多麼可貴的那份純粹,是的,我們幾乎每個人都是如此,那麼,放在藝術圈來看又有什麼不同呢?

畢卡索自小受過最嚴格的古典寫實訓練卻在《手持尖刀的女人》作品當中刻意「選擇」用兒童畫的線條去呈現;盧梭也堅持用孩子夢境般的原始與天真來呈現自己的畫作。

藝術家最彌足珍貴的時刻


文章看到這裡,我們對於藝術市場以及其伴隨的階級與金錢等表象至少會有較深刻的體會與理解,簡單地說,藝術市場有其存在與高度發展的原因與必要性,而階級與金錢也只不過是無可避免地伴隨著藝術市場而來的表象與副產物,就像我們身處行動網路時代真的很難要求下一代孩子不使用智慧型手機,我們也很難在身處資訊高度流通且市場高度發展的時代要求藝術家不去面對伴隨而來的階級現象,但我們應該思考的是,難道藝術的階級與純粹就無法並存嗎?我們看到畢卡索自小受過最嚴格的古典寫實訓練卻在晚期作品當中刻意「選擇」用兒童畫的線條去呈現;而盧梭更是自始堅持用孩子夢境般的原始與天真來呈現自己的畫作;事實上,還有很多繪畫大師如克利、米羅、康定斯基、夏卡爾、村上隆以及中國童趣風格最鮮明的代表人物齊白石等都有類似的想法與繪畫表現,他們似乎就像托爾斯泰講得一樣,當不再是小孩的時候卻又希望像個孩子。為什麼呢?這又是怎麼做到的呢?

克利《喜歌劇「航海者」中的戰鬥場面》靈感多來自克利數學和幾何本子上的稚拙圖畫;夏卡爾的繪畫並不真實但卻像夢幻般美麗,其實也都來自於兒童畫的概念。

畢卡索對於兒童畫提出過這些想法:「繪畫的技巧成分越少,藝術成分就越高。」「每個孩子都是藝術家,問題在於你長大成人之後是否能夠繼續保持藝術家的靈性。」「每次見到小孩子在街上、在瀝青路面或在牆上亂塗亂畫,我都會停住腳步……他們筆下的東西往往令人感到意外……總可以讓我學到一些東西……」為了保持孩子的靈性,雖然14歲的畢卡索就能畫得像拉斐爾那樣好但他卻用了一生的時間學習像小孩子那樣畫畫。因此,或許我們可以這樣理解,繪畫大師們學習兒童畫的形式其實只是方法與結果,他們真正要追求的是兒童們忘我專注時的狀態與純粹。無論是畫家、書法家或是藝術創作者,在創作過程中的某些時刻會進入一種專注到忘我的狀態,尤其常發生在最頂尖的創作者身上,所以,藝術家其實不需要時時保持這樣的狀態,但拿起畫筆或是創作的時候若能進入那個純粹專注的狀態可能就是藝術家最彌足珍貴的時刻

常玉|黑白雙馬(藝術微噴)于右任|國父孫中山傳草書四屏141x40cm x4。無論是畫家、書法家或是藝術創作者,在創作過程中的某些時刻時會進入一種專注到忘我的狀態,尤其常發生在最頂尖的創作者身上

追求圓滿的「過程」與「體悟」


所以,如果回到本文討論藝術的階級與純粹,究竟哪個重要呢?這個問題似乎就好像問我們物質與心靈究竟哪個重要一樣,我們其實無法給出一個絕對的答案,因為,現實生活中,我們很難完全抗拒人性追求的虛榮以及社會給予的價值觀,至少,我們不太可能不去在意家人的溫飽與物質上的不匱乏,但另一方面,我們也應該知道一昧追求金錢、階級與名聲而忘了心靈的富足絕對是本末倒置的。所以,會不會最美好的卻正是當兩者誰也離不開誰呢

畢卡索與張大千會面交流後似乎一見如故,一起展露出孩童般的天真與純粹;張大千晚年遭受眼疾之苦,卻也因此開創出潑墨潑彩山水的創新風格,也還是得歸功於他對繪畫的熱忱與創作能量。

畢卡索在經營自己的事業與話題時的商業頭腦絕對是很物質且追求階級的,但一到創作的時刻可能就回到那如孩童般純粹專注的狀態;張大千也很類似,他一生經歷波折又遊走在達官貴人之間時也絕對是很物質且追求階級的,但如果不是他一生如孩童般充沛的繪畫熱情與創作能量也不可能讓他克服眼疾而開創出潑墨山水;畢卡索與張大千如今在東西方畫壇的領導地位與受人尊敬的程度有目共睹,是否也歸功於他們當時在追求階級與純粹的「過程」中有了自己的「體悟」而找到了圓滿的平衡呢?

常玉|馬(藝術微噴)張大千|「冬嵐幽居」圖45x53cm。常玉與張大千等大師都能在人生追求純粹或階級的「過程」當中都有了自己的「體悟」並找到自己的平衡點

所以,會不會其實那個追求圓滿的「過程」與「體悟」才是最重要的呢?因為無論是從哪一端出發,只有認真地經歷那段從此端到彼端的「過程」才有機會「體悟」並找到自己圓滿的平衡點,也因此,每個人的平衡點可能都是不同的位置,畢卡索與張大千的平衡點可能是較靠近天平中央的,而常玉的平衡點可能就很靠近純粹的那一端(或許因為他一出生就很富有)。那麼,您的平衡點在哪裡呢?您又要如何找到呢?

【後記】寫這篇文章的過程中,我突然回想起幾個月前無意間聽到伍佰Live演唱版的一首台語歌”思念親像一條河”,還記得這是我國中時就很愛的一首歌,如今突然聽到時,這二十幾年來經歷過的酸甜苦辣…無論是親人間、朋友間、工作上、婚姻上以及將要出生的寶寶等感受與記憶片段,似乎都紛紛一起湧上心頭,那天我開著車上班的路上重複不停地撥放著…,然後,默默地將這首歌放到我手機的歌單裡,這麼多年後,終於我也又重新唱起了這首歌。或許,我也還一直在找尋自己人生最圓滿的平衡點,但我知道光是這探尋的過程,其實已經處處充滿感動。

本文圖片與繪畫作品來源帝圖藝術2020秋拍圖錄台灣歷史博物館授權帝圖科技文化發行2017 相思巴黎館藏常玉展─藝術微噴、CC等。


REFERENCE

帝圖藝術拍賣會官方網站

帝圖藝術拍賣常玉杜象張大千畢卡索
REACTIONS
喜愛

198

好美

135

126

133

厲害

182

猜你喜歡

view all

專題企畫

藝術產業

拍賣傳統書畫

藝術的洗腦與洗腦的藝術

2022-06-20|撰文者:石浩吉、劉家蓉11078

焦點新聞

當代藝術

海風吹拂公共藝術新氣象

2021-06-29|撰文者:紅毛港文化創意有限公司44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