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2021-01-10|撰文者:林侑澂

大觀藝術空間,羅展鵬個展《被歷史改變的人與改變歷史的人》展場實紀。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美學是一門關於感受的學問,討論的是如何觸動人心。好的藝術品能夠填補語言文字的空白,成為各種課題有意義的討論途徑。持續蛻變的藝術家羅展鵬透過繪畫的實踐,一點一滴地探詢混沌的人性。於2020年末至隔年年初,在大觀藝術空間發表個展《被歷史改變的人與改變歷史的人》。此次睽違七年的個展中,不同樣態的作品遙遙相望,細膩呈現了畫者深刻的生命體悟。透過不同的視點凝視著萬物之間可視 / 不可視的關聯,也凝視著本心。

羅展鵬,《光》,畫布油畫,122X130cm,2018。圖/大觀藝術空間提供

羅展鵬的創作大抵都是以肖像作為題材,但卻也有鮮少的特殊作品,將「光」作為描繪的主體。相關的作品,源於生命中的巨大失去。曾經的羅展鵬,因為天人永隔而陷入了無邊無際的痛苦之中。自我怪罪、自我折磨的精神狀態,就如同懸吊巨石的髮絲,彷彿往前一步就會進入非人之境。

在羅展鵬的成長中,畫圖應該是如同呼吸般自然的事情。但如果無法呼吸了,還能夠怎麼畫圖呢?

當時的羅展鵬,無法抵抗地失去了與人相處的能力。很長一段時間裡除了運動,足不出戶。巨大失去的讓羅展鵬心中產生了諸多的疑惑,不得不嚴肅面對命運和無常。

日日在落地窗前閱讀,因為只有在陽光中才覺得自己是被保護著的。無法言狀的傷痛難以與人訴說,羅展鵬只能試圖從神學與哲學的典籍中尋找答案。但是總是懷抱著問題意識的羅展鵬,卻始終無法滿足於已經被確定的結論。

羅展鵬,《光 2020》,畫布油畫,163X113cm,2020。圖/大觀藝術空間提供

若是世間所有的現象,都因循著因果法則。那麼,因果是無常的嗎?人類具有自由意志嗎?一切早已被某個更高位者決定了嗎?或是說你我都只是時空中的塵埃,隨處漂流、無處安放?又或是說,在命運的劇本前,意志其實不具有太多的意義呢?

羅展鵬的疑問從典籍中無法獲得足夠的解答。但在這些典籍之間羅展鵬也認識到了,若是過度執著於極端的主義或單一的理則,會陷入框架而無法討論因果的本質。

羅展鵬,《光 2020》(局部)。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日復一日與陽光共處,羅展鵬在不經意間,彷彿感受到某種力量存在於自己和光線之間。這樣的力量無法明言來自何方,卻清楚地讓羅展鵬感受到有道聲音對著自己說著:「你雖然不能選擇你正面對的命運,可是你可以選擇超越它。你可以選擇原諒你自己了。因為,我已經原諒你了。」

那道聲音開啟了想要描繪光暈的想法,引導著羅展鵬再次提起了畫筆。試著畫下屬於自己的救贖,試著重新接納自己,重新和自己相處。

羅展鵬,《彼岸吹來的風》,畫布油畫,116X91cm,2019。圖/大觀藝術空間提供,非池中藝術網攝

肖像是最直觀,同時要求最嚴格的藝術類別。羅展鵬藉著這個磨練多年的題材,再次回到了藝術之道。此時羅展鵬目光已經不再宥於形體,而是呈現出一段段精神蛻變與重生的過程。作品不再是單純地表現自我,而是以他者的視線描繪著樣態不一的自畫像。創作的各個步驟,都成為了釐清生命經驗的儀式。

自此,羅展鵬的藝術漸漸跨越了認知的慣性與框架,有了質的轉變。開始觀察著世間百態更深層的意義。透過對於萬物循環,討論著人性的運作。

羅展鵬,《鬱鬱蔥蔥的生命》,畫布油畫,162X112cm,2018。圖/大觀藝術空間提供

對於生死存滅,羅展鵬懷著虔敬謙卑的心情,認為此岸之人不見得能有立場去詮釋彼岸。反覆思索著生命經歷後,羅展鵬所認知的生命本質該是混沌的。物我的定義與定位皆不斷流動更迭,不同的人自然也會有著到不同的認知。

於是即使當畫面中借用了骷骨、花葉、軍人、飛鳥或是光影的符號,卻已經不再進行連結式、劇情式的敘述了。所描繪的意象或許是生死、悲喜、愛憎,也或許只是意識的片段。羅展鵬漸漸自然地打開了意象排列間的詮釋權,直觀地呈現萬物枯榮消長的樣貌與過程。

大觀藝術中心羅展鵬被歷史改變的人與改變歷史的人虛實存滅
REACTIONS
喜愛

3

好美

2

0

0

厲害

3

猜你喜歡

view all

焦點新聞

特展古董文物

在故宮遇見「阿拉丁神燈」?故宮十五世紀伊斯蘭印象特展掀起異國風

2021-10-26|撰文者:國立故宮博物院/非池中藝術網編輯整理298

焦點新聞

藝博會時事觀點

ART TAIPEI 2021 精彩謝幕,逆境成長的藝術產業 收藏結構悄悄改變【2021 ART TAIPEI 專題】

2021-10-26|撰文者:社團法人中華民國畫廊協會/非池中藝術網編輯整理819

焦點新聞

藝文跨界時事觀點

2021全國文化會議首場分區論壇從南方出發

2021-10-26|撰文者:文化部/非池中藝術網編輯整理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