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焦點新聞

焦點人物

當代藝術訪談個展攝影

「這些商店經過生活或歷史的積累,形成一種特殊的存在」鈴木貴彥2.5D紀實影像中對邊陲文化的寫落

鈴木貴彥德鴻畫廊2.5D攝影全球商店計畫紀實攝影

2022-10-18|撰文者:張家馨

鈴木貴彥(Takahiko SUZUKI,1962)即將在十一月於德鴻畫廊展出全新個展「踅夜市」,以2.5D立體攝影紀錄下臺灣的商店或攤車,同時也將在十月份即將於世貿一館開展的ART TAIPEI 2022 臺北國際藝術博覽會(簡稱臺北藝博),展出最新作品,為拍攝臺南知名的冰淇淋店「蜷尾家」,而此作在開展之前便在社群網站上引來不少觀眾的注目,將成為德鴻畫廊此次展覽最亮點作品之一。

在鈴木貴彥的創作中,這些商店少了道路與路人等日常生活的影子,將它們從高樓大廈的夾擊與庇護中挪移出來,成為一個個獨具特色的店家。與此同時,讓人意識到這些商店作為一營業場域,是透過鐵皮多層次疊加、廣告海報作為壁紙與油漆的建築本體,沒有方正格局或特殊裝潢,而是「複合媒材」的成型,成為一間間的多年老店,穿梭在臺灣人的生活中、無所遁形,成為臺灣特殊的商店美學。

鈴木貴彥2006年來到臺灣,在那之前曾記錄下世界各國極具特色的商店,並將其稱為「全球商店計畫」,挑選那些非連鎖、非大企業經營的獨立店家,抑或是每天固定時間出現在路口的小販作為被紀錄的對象,回到工作室後再將這些影像一一拼湊在立體的裝置載體上,成為藝術家獨創的「2.5D」式攝影。這樣的紀錄不僅僅是寫落商店內的擺設或細節,更是揭示這些商店將因著民眾的生活習慣與歷史的積累,慢慢成為一個城市的文化特徵。

鈴木貴彥近年來扎根於臺灣生活與創作,開始觀察那些時常出現在街邊賣著香腸、菜燕或麻糬的流動式攤車。事實上,在鈴木貴彥的藝術計劃中,除了2.5D的攝影作品,更將透過一連串的宣傳計劃,替這些無法與大財閥廣告預算比擬的攤商,在路邊、展場,甚至是網路,提供世界各國的觀眾進行跨時空的旅行。藝術家透過自身限有的宣傳管道替這些獨立店家廣告行銷,進一步探討「全球化」與「在地」之間的關係。非池中藝術網很榮幸能夠在個展之前採訪到鈴木先生,並將訪談內容逐一整理出來,提供讀者關於藝術家最新個展與創作計劃更加詳盡的內容。



鈴木貴彥作品-〈冰淇淋店 Ice Cream Shop〉,2022,35x25x46cm,複合媒材,AP。圖 / 德鴻畫廊提供。

鈴木貴彥作品-〈古早味菜燕壽司攤 Old-fashioned Agar Jelly & Sushi stall〉,2022,90x60cm,Inkjet Print。圖 / 德鴻畫廊提供。

非:您的「全球商店計畫」實際踏查世界各地具有特色的商店,並透過攝影的方式紀錄下來,進一步轉換成2.5D的雕塑攝影。您最初發起此項計畫的原因為何呢?

鈴木:這個要推回好久以前講喔!我在2002年時離開東京,辭掉當時的工作到紐約駐村。但是駐村結束後,因為把東京的工作辭了,好像沒有其他地方可以去,就持續申請其他國家的駐村計畫。接著就去了巴塞隆納、希臘、比利時、瑞典、澳洲等城市。那段時間做了很多大型的裝置作品,但近乎每半年我就要換一個國家駐村,這些作品根本無法帶著走。

非:確實如果沒有一個固定創作的工作室,製作完的作品和材料在運輸上會是一大考驗...

鈴木:是的。所以我決定要做一個藝術計劃是可以將我要做的東西都裝在一台筆電裡,這樣我只要帶著電腦和相機,不論到哪個國家都可以創作。隨著到各地旅居,也讓我觀察到「企業連鎖」和「獨立小攤」之間的差異,因而拿起相機開始記錄下具有特別文化意象的店家。

非:但是此次在德鴻畫廊的個展「踅夜市」,選擇以臺灣商店各地商店或攤車為主,像是菜燕壽司攤、香腸攤和臺南的蜷尾家冰淇淋店,您是如何挑選想要拍攝的商店呢?

鈴木:以臺灣的店家為主其最大原因是這段時間因為疫情沒辦法出國,所以這次製作商店的範圍大多在桃園或楊梅,就是多年來我在臺灣居住與生活的地方。而且生活了一段時間,對這邊的文化也有一定的認識,所以想要把我觀察到,並且以一個外來者的視角觀看這些可能臺灣人早已習以為常的景物。

選擇製作的商店除了臺南蜷尾家冰淇淋店外,大多都是帶有輪子或者可移動式的。這些小攤在臺灣隨處可見,就像是一種臺灣特別的文化。雖然別的國家也有這些流動式攤販,但是在臺灣有一個特殊景像,很多有店面的商家,他們仍然會擺上一台攤車,在上面完成所有料理的製作,而不是在廚房裡面。

鈴木貴彥作品-〈古早味菜燕壽司攤 Old-fashioned Agar Jelly & Sushi stall〉,2022,45x35x50cm,複合媒材。圖 / 德鴻畫廊提供。

鈴木貴彥作品-〈香腸攤 Sausage Stall〉,2021,45x42x39cm,複合媒材。圖 / 德鴻畫廊提供。

非:您這麼一說,好像真的是這樣,但我們臺灣人好像沒有已經習慣了這些視覺,沒有特別講的話好像不會注意到這個有點弔詭的景象。不過,在歐洲街邊好像也滿多攤車,您認為臺灣的攤販跟其他國家相比,有什麼樣的不同嗎?

鈴木:確實不是只有臺灣才有這些攤車。舉例來說,在日本,如果要在路邊擺攤是需要保保險以及申請執照的,所以並不是那麼容易隨處可見,以至於很多路邊攤販賣的比店面的還貴。但是在臺灣,這些攤車很自由,很像是臺灣街道景色其中一環,是一種屬於臺灣的文化特色。

而且像我這次個展做的菜燕攤車,它上面有著用卡典西德貼在玻璃櫃上的菜單、各種大小尺寸的塑膠袋、有一點點髒髒舊舊的痕跡。這些對臺灣人來說看起來很平凡的東西,對我一個外來者而言,是一項很大的文化衝擊。

非:您的創作方式先是以平面攝影再轉換成立體照片,呈現出「2.5D」既像立體卻又是平面的影像。您的創作流程是什麼呢?

鈴木:妳現在看到的完成品,大概都需要經過200至300張照片的拍攝。紀錄建築物的各個角度,然後在屋頂的地方可能就會需要用到空拍機去拍攝,但如果是在市場裡面的店家或攤販,因為人潮太多不適合用空拍機,就要爬梯子上去拍。回到工作室後再經由電腦的後製,重新將這些物件的細節合成一個完整的影像,將其輸出後再貼在我自己製作這些建築物的模型上。

像是製作蜷尾家這件作品的正面,光是鐵皮屋的那個樓層就需要拆解到三十至五十張的照片,而每個影像都必須要是正面,進電腦裡面組合才有辦法組成夠大畫素。我要特別說明一下,這些影像輸出的紙材我都有特別挑選過,不僅有好的發色效果,經過多年後紙張還不會變色或泛黃。

然後在建築物的架構上我大部分還是會先用PVC板當主架構,而不是紙板,這樣比較穩固。然後部分物件會用3D列印製作,像是攤車上的輪胎、瓦斯桶等比較不規則的造型。

鈴木貴彥在他的網站中放上可以提供讀者在家自行製作的2.5D商店。圖 / 取自藝術家網站。

非:
但是您為什麼會想要將照片變成2.5D而不是直接呈現一般的平面攝影呢?

鈴木:對我來說,模型比較像是再現一個場景,包含牆角細節或汙漬等,可能都是需要考慮的對象,而且大部分都需要再經由手工上色。但是我的作品是透過攝影的方式,紀錄當下狀態,將拍攝到的畫面「立體化」,這個在概念上是完全不一樣的。所以像模型是用畫的,比較像是再現、再製或是再表現,照片是紀錄當時狀態。概念上完全不一樣。

我覺得很多平面式的攝影,可能會帶有一些藝術感的效果。我想要做的是紀實的方向,紀錄下我的眼前所見,而這個眼前所見並非平面的,我看見的是有立體感的,但是平面影像只有一個視點,沒有辦法滿足這個紀實,所以我才想要把它們面成2.5D的攝影作品。

非:但是我看拍物件的細節照片,不是像拍攝一般風景或靜物一樣停留在同一個地方。我的意思是說,從您拍攝每一個物件的照片中,可以發現您拍攝的視角可能會躲在各個角落,甚至是攤車下面。

鈴木:對!你說的沒錯。因為我需要很多角度的細節,而相機因為有景深,如果要拍到很細部的地方,就必須在一定的距離才能夠聚焦在他的細節上。就好比拍攝攤車上雨傘,剛好能夠聚焦的距離就是躺在地上拍的距離,所以我幾乎在地上滾了一圈,才把雨傘裡面的細節拍完。

非:原來拍攝的距離和角度非常重要,會影響到進電腦後製合成的效果,如果沒有看過您的攝影毛片,根本不會知道原來您的拍攝流程需要考量到這麼多細節。

鈴木:是的,但一般觀眾不會去想到拍攝時要考慮到景深和焦距的問題。但只要是也有在玩攝影的觀眾,他們看到我的作品都會問我,為什麼我的拍出來的每一個細節都可以這麼清楚。

鈴木貴彥作品-〈冰淇淋店 Ice Cream Shop〉作品細節。圖 / 非池中藝術網攝影。

鈴木貴彥作品-〈古早味菜燕壽司攤 Old-fashioned Agar Jelly & Sushi stall〉作品細節。圖 / 非池中藝術網攝影。

鈴木貴彥作品-〈古早味菜燕壽司攤 Old-fashioned Agar Jelly & Sushi stall〉作品細節。圖 / 非池中藝術網攝影。


非:那麼在這個2.5D的攝影作品完成後,您是不是會幫它們拍照記錄,再進電腦合成藍天白雲的背景?請問這麼做有什麼樣特殊用意嗎?

鈴木:其實我的創作計畫焦點不完全在於這個立體化的攝影,它只是其中一個部分。主要還有後續一連串有趣的東西同步進行。就像是妳說的翻拍之後再後製天空這件事,我想把它變成一種海報的形式來宣傳這些商店。我的電腦裡有一個資料庫,全部都是這些天空的素材,只要天氣好,我就會到戶外去拍天空。

而且妳有沒有發現,很多新房屋建案的宣傳單,他們拍攝房子的角度大多都是仰角,可能因為建築物很高,所以一定會有仰角的效果;但同時,它也呈現一種很宏偉、很壯闊的感覺。然後它們一定會搭配晴空萬里、藍天白雲的背景,想要營造一種住在裡面,一切都會變得很美好的感覺。所以我在拍這些被我立體化的攝影作品,也會用同樣的方式替這些攤商宣傳。

鈴木貴彥作品- 〈香腸攤 Sausage Stall〉,2021,90x60cm,C-Print。圖 / 德鴻畫廊提供。

非:以前從未仔細注意過這些宣傳單,但您這麼一說,腦海中很有畫面,在某種程度上很像是在呼應廣告商在宣傳新建案的手法,替這些獨立攤商免費打廣告。那您宣傳這些店家或攤販的管道會有哪些?是會比照那些建案的廣告商一樣嗎?

鈴木:沒錯。所以之前我還會做一些行為計劃,找身邊認識的朋友或是對這個計劃感興趣的人,一起為這些店家在路上舉牌,這其實也是我在臺灣取得的靈感,很常在交流道附近看到舉著房子廣告的舉牌人。我曾經去過台東舉牌,介紹嘉義的紅豆餅店,但實際上根本不會有人過來,或許真的會有人來啦!我知道這個宣傳效益仍然無法與那些連鎖企業的預算相比,但就是有點kuso、有點反諷的意味,有點像是我透過我微小的力量去幫他們免費做廣告。

然後我還有一個網站(http://global-store.info/),上面會放著剛剛講的海報,只要你覺得對這個商店感興趣,都可以連結到Google Map,它可以幫你運算你從這裡到那裡的距離,還有店家的營業資訊。妳如果真的有想要旅遊,也可以透過我的網站去發掘一些特色小店。

鈴木貴彥「全球商店計劃」其中一項舉牌計劃。圖 / 取自藝術家網站。

鈴木貴彥「全球商店計劃」其中一項舉牌計劃。圖 / 取自藝術家網站。


非:這個太有趣了!原來在一個攝影作品背後還有一連串的宣傳計畫,而且真的整理出很多看起來很有意思的店家。然後我還發現網站上這些海報也寫上它們真實地理位置的經緯度,這個是有什麼用意嗎?

鈴木:這些商店對臺灣人來說,可能一下就看得出來它是賣小吃的攤車,可是對其它國家的人來說不一定會知道它是一間由三輪車改成的小攤販。但是經緯度可以讓人直接意識到它位於世界上某個地方,是真實存在的商店,也可以直接透過地圖觀看到它實際處於的地方。

畢竟我的作品叫做「全球商店計劃」,全球化這件事就很重要,如何讓這些獨立店家能夠全球化的經營和推廣。就像是現在這個訪談的文章會放在非池中藝術網上面,同時也會曝光我的網站,又能夠多了一層宣傳到不同國家的機會。

非:所以經緯度很像一個共通語言,對各個國家的人而言是能夠認識這間商店最直接的方法。但是在您網站上看到不論是臺灣或其他地區的商店,他們大多都是獨立攤商,您好像沒有拍攝過連鎖商店過?

鈴木:對,幾乎沒有。我目前都是以獨立、小本經營的小攤為主。特別是那些大家早已習以為常,沒有誇張醒目的招牌,甚至已經在家裡附近或巷弄裡面存在多年的店家。我覺得「文化」就像是經過生活或歷史的積累,而這些商店經年累月後,形成一種特殊的存在。

圖為鈴木貴彥曾製作過的波蘭餐廳,在網站上連結至Google Map的實際畫面。

非:
這些小攤商並不會花太多的預算去宣傳自己,甚至於這種舉牌或發傳單的宣傳手法好像也越來越少。現在大多都仰賴網紅或數位行銷的方式。在您創作中是否也想要談廣告這件事?

鈴木:不全然是,比較像是偽裝成一個廣告手法,但裡面更多想講的是全球化跟在地之間的關係。其實回過頭來看,以往我曾拍攝過的商店,有很多都沒有繼續經營了。

就好比雜貨店,它們在面對這些大財團或連鎖商店,像是7-11、全家、家樂福等,無法與大財團抗衡,或者有些中小企業會透過網紅介紹、YouTuber的吃播等等,但是在小本經營的攤車或家庭式的餐廳他們該何去何從?

就像是我這次個展做的古早味菜燕壽司攤,麥當勞的漢堡跟他們賣的壽司,價位或內容物可能差不多,可是因為麥當勞是大財團,擁有極高預算去宣傳他們的商品,他們能更擁有非常固定的客流量,可是那些小店卻沒有這個預算去做這件事情。

不過我這次做的臺南蜷尾家這間冰淇淋店,就是一個滿明確的例子。他們原本也是從一間小店起家,最後慢慢在臺灣各地開起分店,甚至是到日本插旗。這也是在我藝術計劃中期待能夠看到的事。

鈴木貴彥作品-〈冰淇淋店 Ice Cream Shop〉,2022,90x60cm,Inkjet Print。圖 / 德鴻畫廊提供。

非:其實在看過您的作品之後,因為您透過2.5D的攝影紀錄,將臺灣很多隱匿在巷弄的店家獨立出來,不會只是街道的其中一個配角,它們也不再和其他商店接連在一起,我才仔細觀察到,原來很多店家它們都有很相似的容貌,很多都是用鐵皮加上木板,型成這種複合式結構的建築,或是攤車上的招牌與菜單,大多會用一個塑膠碗裝零錢、用紅色的卡典西德當做招牌或菜單,形成一種公式化的佈置方式。

鈴木:妳說的沒錯,這也是我創作中想要呈現的其中一個部分。很多店家它雖然不是什麼古蹟,也不見得有很漂亮的外觀,可是文化就是這樣累積出來。

就好比我身為一個外國人,來到臺灣會看到很多我認為是很屬於臺灣文化的東西,可是對你們來說其實早已經習慣了。在日本也有很多看起來不起眼的家庭式餐館隱藏在巷弄裡面,但它可能已經經營了好幾年,每天都有固定的客群去光顧。對當地人來說,它就是一間能夠吃飯的店,但是我認為,它就像那個城市因著人的生活習慣,慢慢去積累出屬於他們獨有的美學、品味或文化。

非:說到這些小攤商,他們跟連鎖商店還有一個不同的是,很容易就能夠接觸到商店的擁有者,而且在您拍攝之前,一定也需要花一些時間讓這些店家瞭解您的創作理念吧?

鈴木:其實一開始在拍攝這些商店計畫的時候,我並沒有想要跟店家的老闆有太多的互動,他們商店的故事並不是我創作中關心的內容,所以最初都是我的工作夥伴去幫我打交道。但隨著在臺灣時間久了,好像也被臺灣人的熱情感染。

而且就像妳講的,在拍攝之前要花很多時間讓店家的人了解我到底要做什麼,可能會需要花一兩個小時的時間拍攝他的店。但只要做完一件作品,我都會再把完成品拿回去給店家老闆看,漸漸地就和這些攤商成為朋友,很像我個人與這個計劃共同成長的過程,這些交流也成為我創作脈絡的一個部分。

非:很像一個您「在地化」的過程。

鈴木:沒錯,在創作的過程中,會隨著場域和民眾給你的回饋隨之改變觀看這個城市的方式。最早,跟這個城市還很有距離感的時候,可能看見的東西沒有那麼多,或者所有東西都很新奇。但越來越融入這個城市後,會發現這些交涉的過程也變成創作計劃的其中一環。

當觀者在觀看我的作品時,就是看見我觀看這個城市的方式。這些攝影作品雖然是紀錄當下的景物,但裡面呈現的細節是屬於藝術家個人經驗,對我來說這些都是很創作的部分。


鈴木貴彥德鴻畫廊2.5D攝影全球商店計畫紀實攝影
REACTIONS
喜愛

1

好美

0

0

1

厲害

1

猜你喜歡

view all

焦點新聞

藝術評論

當代藝術個展時事觀點

「以獨特的視角,讓平凡的建築在嶄新的景觀中煥發生機」關於鈴木貴彥的作品評論

2022-11-22|撰文者:丹治嘉彥(日本新潟大學人文社會科學系教授)/ 池田リリィ茜藍 譯1421

焦點新聞

藝術評論

藝廊個展

Cool的誕生:關於金光男的作品

2022-09-07|撰文者:森山貴之(橫濱美術大學副教授)36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