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焦點新聞

藝廊當代藝術個展時事觀點

當工作室變成疫情之下的防空洞:曾新耀最新創作捕捉窗框外街景的靜謐與街燈的光影變化

晴山藝術中心曾新耀流逝與重生街景印象派

2022-12-14|撰文者:張家馨

旅美藝術家曾新耀(1986-)2020年於臺灣展出首檔展覽「尋秘」,睽違兩年再次在晴山藝術中心帶來全新個展「流逝與重生」。曾新耀的創作大多以風景為主,擅長捕捉光影快速流動的狀態,透過畫筆刻劃眼前所見,且具備藝術家個人色彩語彙與詮釋手法。在上檔展覽中藝術家以從小成長的家鄉出發,多以臺灣傳統元素為主,包含舊式房子、鐵皮建築與傳統市場等物件,抒發多年旅居國外的懷鄉情懷。

曾新耀自高中畢業後赴美國求學,取得舊金山藝術大學學士與碩士學位後便長居於舊金山,至今已有十餘年時間。換言之,此次個展同樣地藉著藝術家的視角,描繪屬於他的第二個家鄉,並呈現過去兩年以來在疫情肆虐籠罩的黑暗之下,將繪畫視為個人心情與自我對話之抒發管道,因此在他的作品中能夠看見大塊筆觸的揮動,並使畫面產生一種隨著窗外風、雨、空氣等自然因素隨之擺盪的軌跡。

曾新耀個展「流逝與重生」展場一景。圖 / 非池中藝術網攝影。

曾新耀個展「流逝與重生」展場一景。圖 / 非池中藝術網攝影。

藝術家曾新耀。圖 / 非池中藝術網攝影。


舊金山曾是世界上遊客最多的城市之一,兩年前疫情的出現人們被困在家中無法出門,許多商店也因此拉下鐵門暫停營業,使得原本人潮熙來攘往的城市仿如空城,街道上安靜得只剩下被吹起的樹葉和拍打在窗戶上的水氣與露珠。對曾新耀來說,工作室成為他遠離病毒的防空洞,在與人群隔絕之際換來的是和畫筆以及顏料的療慰,隔離期間亦使他有更多時間向生活對話,包含對周遭景物的觀察、繪畫工具的研究,花園裡的花草植物都成了他入畫的素材。

因此從本次展出作品可以發現,藝術家在技法上有更多不同的表現方式,且多數作品描繪在木板上,經由打底劑的鋪疊將木板的毛孔鎖住之後,色彩能夠輕易地在表面上留下流暢、滑順的筆觸,透過畫刀抹上一層層厚重的顏料,並藉著其他工具的外力介入,使畫面留下部分顏料逝去的殘影。「先加法再減法」的創作手法有如德國藝術家葛哈·李希特(Gerhard Richter,1932-)在他的抽象繪畫中刮刀的使用,讓各種色塊和線條能夠相互淡入淡出;抑或是藝術家早期的具象繪畫中,藉著畫筆左右的掃動使畫面產生如光暈的晃動感。

曾新耀作品-〈迷霧灰〉,2022,30.5x30.5cm,油畫、畫板。圖 / 晴山藝術中心提供。

曾新耀作品-〈薄暮流金〉,2022,30.5x30.5cm,油畫、畫板。圖 / 晴山藝術中心提供。

李希特使用刮刀塗抹與去除顏料在畫面上產生的不確定性,在曾新耀的作品中同樣存在著這種隨機的、晃影的、流動的、色塊感等的豐富筆觸,並非僅是透過筆桿疊加,甚至並未輕易地讓觀者看見畫筆的痕跡。他說,此次創作過程中將作品想像成「水族箱」的概念,以比喻人們因病毒被困住在一個狹小的空間中,如同魚兒隔著玻璃觀看戶外世界。如此一來的操作,街景的呈現彷如中間遮罩著一道佈滿水霧的窗,在模糊之間尋找看得見的光暈,以及曾經令人熟悉的城中生活。

就像是作品〈靜謐夜晚〉,從上至下、從內至外的捕捉窗外一景,由幾道色塊勾勒出房子與車子的形狀,以及不同筆調綴飾的光影變化,時而通透著街道實景;時而是室內景物反射在玻璃上,虛實的交織如幻影,將夜光的浪漫收盡眼底。這是來自於藝術家在疫情之下對觸手可及的戶外世界之遙想,也是他內心在解放與循規蹈矩之間來回躊躇最寫實的關照。而即便是花卉的作品,曾新耀同樣地將這樣的創作表現手法套用至其中,因此不論是〈夢境與現實〉或〈夏日順流〉,其畫面背景皆與冷色調為基底,花瓣的筆觸快速流佈,彷如被浸泡於水中,輕盈如羽的隨姿飄揚。

曾新耀作品-〈靜謐夜晚〉,2022,30.5x30.5cm,油畫、畫板。圖 / 晴山藝術中心提供。

曾新耀作品-〈夢境與現實〉,2022,61x30.5cm,油畫、畫板。圖 / 晴山藝術中心提供。

曾新耀作品-〈夏日順流〉,2021,40.6x40.6cm,油畫、畫板。圖 / 晴山藝術中心提供。

曾新耀作品-〈暗藍色夜晚的燈火〉,2022,30.5x30.5cm,油畫、畫板。圖 / 晴山藝術中心提供。

曾新耀作品-〈晚霞〉,2022,30.5x30.5cm,油畫、畫板。圖 / 晴山藝術中心提供。

又或是〈深海的味道〉以及〈夜幕降臨之謎〉這兩件作品近乎於抽象的表現方式,實際上卻是刻意控制顏料縱橫交的滴流,在有意識的情況下佈局畫面生成的節奏,即便近距離觀看畫作是充滿著各式色彩的堆積,但是若隔著一定的距離卻仍夠爬梳出清晰的街道輪廓。但是在〈舊金山午後的豔陽高照〉不論是技法或色彩的使用,卻與其他作品有著不同的詮釋方式,明亮的光景和清晰的筆觸,就如同此次展名提到的「重生」,褪去疫情籠罩的陰影後,綠葉叢生,再次恢復到過往人潮與生氣的城鎮,重新迎來曙光。

曾新耀作品-〈深海的味道〉,2022,30.5x30.5cm,油畫、畫板。圖 / 晴山藝術中心提供。

曾新耀作品-〈夜幕降臨之謎〉,2022,30.5x30.5cm,油畫、畫板。圖 / 晴山藝術中心提供。

曾新耀作品-〈舊金山午後的豔陽高照〉,2022,40.6x40.6cm,油畫、畫板。圖 / 晴山藝術中心提供。

而在〈城市語言〉中,曾新耀以敘事性的方式構成此件作品,在畫面的上下兩端呈現兩相異同的節奏,先是以刮刀逝去底層色彩,營構出變動不安的情緒;與此同時,再逐一畫上街景的細節,越往畫面後方的生成,其輪廓越加清晰明顯;和絢的光暈灑在建物上,並與天空的晚霞與之產生對話關係,接連至後方的海峽與遠山,同樣地回應著經歷疫情的城市與世界否極泰來,將遙向遠方往前邁進。

另外能夠發現曾新耀此次展出作品大多以方型為主,屏棄過往長幅的畫面表現,甚至於展場中有一整面牆的作品,其大小與格式統一,更加聚焦於街道上細節的捕捉,以及光線和氣候在不同時分的容貌,同時藉著此方式回應現代人使用社群軟體的媒體現象,因著疫情大家對數位應用仰賴的徒增。

曾新耀作品-〈城市語言〉,2022,76.2x76.2cm,油畫、畫板。圖 / 晴山藝術中心提供。

曾新耀作品-〈城市語言〉於展場一景。圖 / 非池中藝術網攝影。

曾新耀個展「流逝與重生」展場一景。圖 / 非池中藝術網攝影。

曾新耀個展「流逝與重生」展場一景。圖 / 非池中藝術網攝影。

曾新耀過往的學習歷程中,在風景或靜物的寫生上有著多年的專業訓練,面對外在環境如光線和氣候的瞬息萬千有著一定的感知能力。即便現今他的創作不全然為寫生,部分景物的捕捉須借助攝影的輔助,在繪畫過程中早已沒了戶外寫生的時間限制,但是藝術家的身體似乎早已習慣快速寫落的手勢,一剎那將時間幻化成永恆。這或許也是為什麼在他的作品中大多為直接式畫法,在顏料未乾的同時,靠著對色彩的視覺記憶快速寫落,使它們彼此相互膠著著。而最後凡尼斯漆上的保護層在作品表面上增添一層光亮質地,那種潮濕的浸潤感有如凝結了當地的氣候。

回顧曾新耀過去與現在的作品,雖然都是以「家」出發,在他的筆下卻帶出了全然不同的視覺氛圍,並承襲了印象派的繪畫精神,屏除對象物的色彩或造型的真實性,而是更加著重於藝術家個人對當下人事景物的內在感知。曾新耀說,他的創作皆以個人對周遭的環境出發,疫情期間生活產生極大的動盪,因而將顏料作為媒介,它們流動的軌跡就像是在表現自己內心情緒。從作品中對天空的描繪即可發現,雖然都是描繪同一個對象物,但在不同時分、心境、氣候的影響之下,有的天空的表情既飽和又清晰;又的則與前景若即若離,宛如中間隔層紗觸不可及。

曾新耀作品細節。圖 / 非池中藝術網攝影。

曾新耀使自己玩味在媒材之中,嘗試突破過往繪畫的框架,使之共創出新的可能。就像是在亮面處顏料刻意的向上疊加,與陰影處薄塗的刷釋呈現層次與空間上的對比;又或是作品表面上覆蓋著如毛玻璃般的氛圍和筆觸,同時涓滴著舊金山灣區豐沛的水氣,在顏料仍處新生的狀態,藉著不同工具的介入,在畫作上營造出多元的視覺效果。即便筆觸看起來正欣喜若狂的在畫布上揮灑,實際上卻是藝術家細膩的安排和佈局。



展覽資訊



 「流逝與重生」曾新耀油畫個展

展期|2022-12-03 ~ 2022-12-31

地點|台北市承德路七段286號2樓

參展藝術家|曾新耀

「流逝與重生」展覽主視覺。圖 / 晴山藝術中心提供。


晴山藝術中心曾新耀流逝與重生街景印象派
REACTIONS
喜愛

1

好美

1

0

0

厲害

0

猜你喜歡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