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國際新聞

焦點新聞

美術館古典大師

歷經 14 個月修復,魯本斯名作《帕里斯的裁判》帶著全新發現重回英國國家藝廊

魯本斯帕里斯的裁判英國國家藝廊The Judgement of ParisRubens

2024-06-27|撰文者:非池中藝術網李亦涵編輯整理

英國國家藝廊修復團隊歷經 14 個月的精心修復,並在美國銀行藝術修復計畫 (Bank of America Art Conservation Project) 的贊助之下,彼得·保羅·魯本斯 ( Peter Paul Rubens,西元1577‒1640年) 最著名的作品之一《帕里斯的裁判》( The Judgement of Paris,約西元1632-1635年),於上週 (2024年6月18日) 重新於英國國家藝廊公開展示。今年五月英國國家藝廊也迎來其兩百週年紀念,展開為期一年的慶祝活動,此次的修復計畫更是為了迎接三十年來首次全面展出其重要珍藏的計畫之一。
Peter Paul Rubens,《帕里斯的裁判 The Judgement of Paris》,1632-1635年,英國國家藝廊。圖 / 取自英國國家藝廊

魯本斯的《帕里斯的裁判》對於藝術家的創作生涯與英國國家藝廊收藏上都具有重要的意義。這幅畫繪於魯本斯晚期的最後十年,內容描述希臘羅馬神話中,特洛伊王子帕里斯 (Paris) 在三位女神維納斯 (Venus)、密涅瓦 (Minerva) 和茱諾 (Juno) 之間做出命運選擇的瞬間,這個決定甚至導致後來特洛伊戰爭的發生。魯本斯多次描繪這個主題,但這幅畫是最重要且公認的原作之一,也是藝術家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之一。

英國國家藝廊結合了科學與藝術史的研究,展現了其修復重要藏品的專業知識與協作方法。透過今日的影像技術 ── 紅外反射成像光譜學 (RIS) 和X射線螢光 (XRF) ── 進行的科學分析揭示,國家藝廊修復專家 Britta New、策展人 Bart Cornelis 以及科學家們確認,這幅畫自藝術家於 1640 年逝世後曾多次修復。這些修復包括在 1676 年至 1721 年間對構圖進行的一次重大修改,判斷可能是由一位法國藝術家完成,當時他被聘請於 Duc de Richelieu 或 Duc d’Orléans 之下。這位藝術家巧妙地調和了場景中的情色和偷窺的元素,但未遮蔽三位女神的裸體。這幅畫於 1792 年來到英國,最終於 1844 年由英國國家藝廊收藏。
修復師 Britta New 在工作室為《帕里斯的裁判》進行修復。圖 / 取自英國國家藝廊

透過對這幅畫的切片分析,專家們得以分辨哪些是出自魯本斯之手,或是後來由其他藝術家或修復專家所添加上去的,因為後期的修改是在一層清漆 (Varnish) 上方進行的。這些分析還能確定畫作中所使用的顏料為何,在魯本斯的天空中可以見到一種會隨時間褪色變灰的藍色顏料──鈷藍 (Smalt);也發現魯本斯在維納斯的藍色斗篷中使用了更昂貴的群青 (Ultramarine) 。

在畫作本身的物理結構上,魯本斯也對原畫板進行了尺寸的擴展,他添加了水平的木板 (一個在底部,五個在側面) ,使得人物的周圍有更多空間。並且修改了構圖的關鍵部分,女神們的腿、腳和長袍皆有修改的痕跡;以及孔雀的頸部原本是豎起的,現在低著頭在牧羊犬旁嘶嘶作響。他把原本在維納斯頭上方飛翔的小天使擦掉,並將畫面左下角另一個小天使的臉轉向。後來的法國畫家掩蓋了魯本斯畫的邱比特 (原本站在維納斯的旁邊) ,並將左下角的小天使加上了一對翅膀,成為了邱比特。

魯本斯原本打算讓第三個小天使拉著維納斯的衣裳,後隨著法國畫家的修改,只留下了一只空靈的手。帕里斯和墨丘利的姿勢也同樣有所更動,在魯本斯原本的設計之中,帕里斯的右腿被抬起,左腿放在更前方,手裡拿著的金蘋果放在膝上。他戴著一頂寬邊帽,衣服覆蓋著雙肩。墨丘利伸出右臂向女神們做出手勢。這些迷人的細節有助於理解魯本斯最初的意圖。
(左) 使用紅外反射成像光譜技術 (RIS) 收集的假彩色圖像。(右) 《帕里斯的裁判》局部。圖 / 取自英國國家藝廊

修復的工作包涵了清除及更換變色的清漆與修飾畫面,同時也面臨了困難抉擇:是否修回魯本斯最初的構圖,還是保留後續的許多改動。最終,館方決定修復回 1940 年代時的樣貌。在此過程中,法國畫家對這幅畫作修改的部分,被過去的一些修復誤判並部分移除,隨後只進行了最小程度的修復。這樣的處理方式讓修復師 Britta New 能更理解地去使用相對穩定的材料來改善畫作的平衡和連貫性並達成修復的任務。

在與策展人 Bart Cornelis 協議後,修復工程旨在減少魯本斯部分露出的構圖以及受損部分的重新修復。畫作的歷次修改是畫作歷史中的一部分,在這樣的觀點下,應該保留並使其清晰易讀,同時不影響觀賞體驗,讓知道這些資訊的觀眾能夠辨認出魯本斯構圖中的變化。例如,帕里斯原本放下的右臂輪廓,依然可以從他白色袖子上的摺痕看見,即使現在的動作是伸出拿著蘋果的手。(左) X射線螢光(XRF) 圖中的鉛元素,(右) 《帕里斯的裁判》局部。圖 / 取自英國國家藝廊

穩固橡木畫板的結構也是一項重要的修復工程。結合團隊對畫作來源的了解,並仔細檢查畫作的輔助支撐結構,推斷「支架 (Cradle) 」可能是由「可調式支架之父 (the ‘father’ of the ‘adjustable’ cradle)」Jean-Louis Hacquin 製作的,他在 1770 年修復過另一幅擁有相似來源的魯本斯畫板。透過這些歷史依據,加上畫板相對良好的狀況,使修復師決定僅調整畫板支架的支撐,將垂直木條板材更換為成對的較薄的板材,以提供一定的靈活度,防止未來出現裂縫,而不是完全更換整個結構。
修復師 Britta New 說明《帕里斯的裁判》支架的結構修復。圖 / 截自英國國家藝廊影片片段

最後,英國國家藝廊特別為《帕里斯的裁判》購買了一個十七世紀晚期法國路易十四的古董畫框。而此畫框合適的原因在於這幅畫曾在法國被重新加工與修復,且與館內所收藏的大多數魯本斯畫作上法國十八世紀風格的畫框和諧一致。這個畫框在十九世紀曾被修復過和重新鍍金,現在僅需做些微小的調整。

館方更為此次的修復製作了一段影片,呈現修復工作的幕後過程。修復師 Britta New 表示:「魯本斯以在畫面上不斷修飾和改變畫作而聞名,但《帕里斯的裁判》的後期改動為修復工作增添了刺激的挑戰。」國家藝廊館長 Gabriele Finaldi 也表示感謝美國銀行對這次修復計畫的支持,使觀眾在兩百週年紀念及日後皆能欣賞到這幅畫的最佳狀態。美國銀行社會與環境國際執行長 Andrea Sullivan 表示:「透過美國銀行的藝術修復計畫,進而保護重要歷史和文化遺產物,留給後人欣賞。自 2010 年以來,我們已贊助與支持 40 個國家共 260 多個修復計畫。看到如此代表性的畫作重新展示是一件令人興奮的事。」

REFERENCE

The National Gallery

魯本斯帕里斯的裁判英國國家藝廊The Judgement of ParisRubens
REACTIONS
喜愛

1

好美

0

0

0

厲害

1

猜你喜歡

view all

藝術評論

06月28日 Peter Paul Rubens 生日快樂!

2017-06-28|撰文者:葉奕亭15776

焦點新聞

美術館

臺中市立美術館與城市的跨域對談:開館前系列講座開放報名中

2024-07-24|撰文者:臺中市立美術館 / 非池中藝術網編輯整理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