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騆瑜的欲望世界…..藝術家追求什麼?

PREV

NEXT

對於一位藝術家來說,他所欲求的事物可能是什麼?是獲得重要藝術獎項,是作品受人欣賞,是展覽受到好評,是一組IKEA傢俱、一台車?是功成名就還是內心平靜快樂就好?

欲念這事,在高度資本化與消費主義竄行的當代社會裡,不斷複製、孳生,反覆循環。現於台北市立美術館展出的「無限的檔案:騆瑜個展」,正透過藝術家騆瑜對自身的欲望呈現,以及行為展演,來反思藝術市場裡的弔詭情景和文化生產裡的角色關係,展覽展至5月22日。

「欲望對象這種東西,對我來說是永遠無法被填補的空洞」騆瑜說,人因欲望感到匱乏,也因欲望群起抗爭,只是欲望再怎麼去追求,卻怎樣也無法滿足。人在滿足欲望的過程裡,好似掌握了自己的生命與自主性,但卻老被追求欲望的過程所綑綁住。

不同身分、不同職業,不一樣的性格,對於自己的欲求也都不同;不同的欲求,也能拼湊起不同的生活樣貌。

騆瑜的作品《生產線1號:頭頂繁星》便依照將自己的欲求物,不論有形或無形,一律建檔、標價,裝在罐子裡橫跨展場一字排開展示,述說她的欲望世界。在這裡面,一台豐原汽車2萬元、一台福特也是2萬、機車則是2千……至於「放空」、「做對的事」、「過得幸福」便沒標上價格,這些事或許對騆瑜來說是無價的。

而在藝術家的世界裡,追求的事物,也常常是藝術獎項、重要的館舍參展經驗、藝術品的標價。

北美館舉辦的台北美術獎至今舉辦十餘年,是台灣藝術重要獎項之一,得了台北獎對藝術家來說,雖然是對藝術家辛苦耕耘的創作做出肯定;但就現實考量而言,得台北獎的這個肯定,也像是獲得藝術生涯裡的一個認證,被美術館、評審與媒體認證為是值得期待的藝術家。

在《生產線2號:資本計畫》裡,騆瑜則將台北獎的撤展後的殘破標語、殘餘垃圾,裝載於購物車中,打上燈光,捏塑與展示藝術家對獎項的渴求與欲望。

對美術館來說 一個藝術家值多少?

但對騆瑜而言,這檔展覽要展示的,不只是藝術家的欲求物與她對欲望和消費社會的思考,也必須實際參與、介入美術館的文化機制裡,來思索美術館、藝術家、觀眾三者間的互動關係。

她則向北美館提出申請,要在展期間實地在展場裡住上一個月,把工作室的生活用品全搬到展場中生活,也一如在工作室裡那般自在地創作,讓自己成為作品被參展觀眾觀看,她也看著美術館的日日夜夜如何運作、觀察人們怎麼與藝術家互動。

騆瑜說,這件作品名為《生產線0號:機構測量》,將自己居住在美術館行為作品化。而在《生產線0號:機構測量》的正上方則高掛著像是標價的計數版,這個計數版與北美館進入該展場的人數同步。

這些進入展場的人數,就好像這件作品、這位藝術家的價格般,被美術館的人數統計機制所「標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