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自然與神話的想像 - 談許自貴「龍」系列創作

PREV

NEXT

若嘗試連結許自貴自2004年台南市原型藝術「酒後色最美」、2005年「生之自覺」自畫像專題展以來的脈絡,不難發現許自貴近來創作多了許多輕鬆自得的想像,少了沉重的批判。台南東門美術館及台灣新藝現場所展出牆上樣態豐富的龍看來,許自貴在2005「牆上的龍」個展所展出的,無非就是他所展出物件鮮艷的輕鬆愉悅本身。彷彿走近熱帶地區的某個空間,爬蟲類聚集之處,陌生的腳步聲響打破寧靜,諸「龍」表情各異;反應靈敏者已移動至遠處回首眺望,小心謹慎者則按兵不動靜觀其變,渾然不知局勢者仍呆滯於現場者,尤有甚者,呲牙裂嘴凶猛的警告入侵者,這是許自貴「牆上的龍」給人的印象。

這些佈滿牆面的「龍」帶著極其鮮豔的色彩、多變的外觀及豐富的神情,宛若真實存在於自然的摹本,然而,這些「龍」實際上卻是來自於許自貴對應於生活無拘束的想像世界。他以遊戲的姿態反芻存在於身體中的點滴感受,從生活的視覺感受創作出的「龍」系列作品,以深具熱帶意象的蜥蜴作為原型,表現著來自於熱帶炙熱陽光下斑斕的耀眼色彩,這或許就是作者選擇蜥蜴為作品形貌主軸的原因。這些作品也許是由作者自我出發、或來自於生活周遭的觀察,經由作者身體感受所繁衍出來色彩絢爛表情各異的「龍」。無論是池塘邊的青蛙家族亦或是牆角貓與老鼠的追逐,從2005東門的展出作品可以看出許自貴創作來自於生活及他輕鬆自得的創作諸脈絡。

於是來自於自然的動物形象,在經過轉化後構成屬於許自貴的神話家族,沒有犬儒式的沈重批判、抽象的形而上思維,而是顯現著多樣的生命諸態,從他的想像世界延伸,輕鬆的賦予瑰麗色彩、活靈活現的表情。宛如原始民族般,想像著自然與自身的關係,從萬物皆有靈的多神宇宙出發想像世界的構成。因此,「龍」演化為「靈」,以擬人化的面貌現身,結合人與動物的形象成為神靈。於是在許自貴的神話繪本中,他不再是自然家族的孕育者,而化身為通靈的巫者。在他的祭壇裡咒語與權杖輕觸,關於人的慾望從龍的形象蛻出,成為隱喻人性的巫靈。2006「龍的演化」從許自貴的想像世界出遊,體現於可觸的現實世界。在作品型態,身體上關於社會的那些理性、教條與規範被去除,還原到一種直接的慾望生理形態。由此,許自貴經由對生活場域及生命的體察,在創作時自由地任慾望與想像力騁馳,就像是原始民族臆測生命、生存與自然之間的模式般勾勒他神話諸靈的形象。

總的來說,許自貴的作品對於環境與生命的觀察,並非處於一個抽離的客觀第三者的姿態,而是深處其中的第一人稱。無論是「龍」作品系列關於所處環境特色的反映,亦或是「龍的演化」關於慾望想像的描繪,藝術創作對許自貴來說,是他對生命、身體的自我顯露。而這樣不知覺的顯露,也就建構了屬於他的自然與神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