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與巨神連線 姚瑞中走訪一百多座廟宇

站立山頭的巨大神像、造型誇張的歐式建築、在鄉間趕場的豔麗舞台車…你是否對這些景觀感到好奇?走訪各地,將景觀攝影保存,往往會發現各種現象的源頭。

攝影具有紀實的功能;藝術則能化虛幻為真實,當藝術家選擇攝影作為創作方式,將帶給觀眾全新的觀看經驗。VT非常廟藝文空間推出「社會現實中的虛構—台灣x墨西哥攝影藝術交流展」,展出台墨創作者的攝影作品,展期將延續至1月7日。

姚瑞中從一場還願之旅出發,今年3月開始拍攝台灣各地的巨大神像,走訪約120間廟、至目前收入168尊神像,將作品集結為《巨神連線》系列。

姚瑞中《彰化縣員林衡文宮》。圖/VT非常廟提供。

姚瑞中比喻,台灣的信仰系統就像超級電腦的概念,「當你買一台電腦時,需要連線才能上網,以及技術人員協助,而技術人員就是乩童與師父,初一、十五請廟公定期維修程式,才能連線到主神。也要提供娛樂給信徒,辦活動熱絡信仰,神明繞境就像公司的總裁般,巡視各地連線有無異常。」

巨大神像好比信仰系統的一環,姚瑞中表示,台灣的信仰文化多元,混雜道教、佛教及民俗信仰,因為沒有宗教的管制,神像的表現也比中國多元化,甚至較為圓潤、可愛。他發現,大型神像以觀音的數量最多,其次依序是關公、媽祖、濟公與釋迦牟尼佛…,除了端坐在廟宇上方的例子,也有位於路口、公園的神像。

展場照片。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展場收入72幅神像照片,密集的環繞展廳,藉由黑白相片營造走入靈骨塔的感受。姚瑞中說:「我喜歡濃黑的色調,背景部分不加修飾,並強調主角的細節,讓它呈現世紀末的感覺。」

有別於傳統民俗攝影,大多拍攝神像正面尊容的方式,他使用廣角鏡頭拍攝,融合神像與周遭環境,電線杆、樹林、車窗倒影…都入鏡,也配合神明特性拍攝,巧合的是,拍攝觀音時常遇到下雨,「新店燕子湖紫竹林寺」的觀音像籠罩在雨滴裡,天光從神像的背後發散,形成朦朧的畫面。

姚瑞中《苗栗通霄慈雲寺開心尊者》。圖/姚瑞中提供。​

姚瑞中《新北市新店燕子湖紫竹林寺》。圖/姚瑞中提供。

姚瑞中《新北市石門新十八王公》。圖/姚瑞中提供。

石門區十八王公廟的巨大神像則是一隻遠眺的忠犬,信眾可以進入內部,沿著樓梯走到頂樓。姚瑞中表示,這座廟常吸引特種行業人士祭拜,越接近夜晚香火越鼎盛,屬於民間信仰的陰廟。

全台各地的巨大神像從何而來?姚瑞中說明,1966年至1976年,台灣推行中華文化復興委員會,在宗教上也偏向中華文化,加上1970年代經濟起飛,信徒越變越多,廟方便要求信徒捐獻資金,以興建大型佛像來讚頌神明。在信仰背後,各地廟宇和地方角頭、政治勢力有很深的關係;宗教團體也在山區興建園區,即使出現違建的狀況,還是極少被列入管制。

來自墨西哥的Adam Wiseman跨足藝術圈與商業攝影,「Mexsitecture」系列收錄墨西哥當地的建築,包含民宅、政府設置的美術館…等。

Adam Wiseman《Mexsitecture》系列。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Adam Wiseman《Mexsitecture》系列。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Juan Carlos Coppel《La Grieta 01》。圖/VT非常廟提供。


策展人程少鴻說明,在台灣蓋房屋的時候,會受限於法規和建築師的勸告;墨西哥當地的建築法令寬鬆,個人意志可以在建築上得到自由的伸張。因此路邊出現許多奇特的建築,例如飛碟、歐洲古堡,瑪雅文化也成為建築元素。

Juan Carlos Coppel則以紀實攝影的方式拍攝地景,一處看似自然災害產生的裂縫,其實是因為當地過度使用土地,才導致特殊的地理景觀。

策展人程少鴻表示,未來VT非常廟將持續和非主流地區的藝術家與機構進行交流,透過建立在地的論述,重新思考台灣在國際上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