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生活少不了牠 十張有雞的西洋畫盤點

在生活中,常常會吃到雞肉料理,許多食物也需要用到蛋才能製作,不知不覺中,雞已經在人類歷史裡佔據一席之地,許多題材的畫作都少不了雞的身影,牠們都扮演怎樣的角色呢?

聖經中,西門彼得是耶穌的忠實門徒,但耶穌曾預言,當天亮雞叫以前,彼得將會三次否認與耶穌的關係。後來耶穌被猶大出賣、遭逮捕,彼得面對他人的詢問,果然三次否認自己是耶穌的門徒,接著雞就啼叫了。公雞也成為聖經圖像裡的角色。這幅位於義大利聖阿波里奈爾教堂(Basilica of Sant'Apollinare Nuovo)的鑲嵌畫,是耶穌預測彼得(白髮男子)將不認自己的場景。

這幅版畫出自杜勒(Albrecht Dürer)之手,一隻氣勢寬宏的公雞站在頭盔上,下方還有一件獅子圖騰的頭盔。杜勒是文藝復興時期的畫家,在油畫和版畫方面擁有傑出的成就,在他的繪畫概念中,要挑出自然最好的部分呈現,並將之理想化;也能細膩呈現動物的型態和毛髮。

這幅16世紀的版畫描繪半裸的男子、一隻毛被拔光的母雞。他們在做什麼呢?

這名男子是希臘犬儒學派哲學家迪奧根尼(Diogenes),生活極度簡樸,他所有的財產是一個木桶、一件斗篷、一根棍子和麵包袋而已,平時就住在隨身的木桶裡,過著行乞般的生活。他曾無禮對待亞歷山大大帝,也嘲諷名哲學家柏拉圖(Plato)的學說。畫面右方的雞隱喻他對柏拉圖學說的反應:柏拉圖將人類比喻為「赤裸的兩足動物」,迪奧根尼曾將一隻雞的毛拔光,當場宣布:「這就是柏拉圖所謂的人類!」

尼德蘭畫家烏德勒支(Adriaen van Utrecht)擅長描繪靜物畫,將廚房與餐桌上的動物描繪的栩栩如生。桌上擺放玲瑯滿目的水果與蔬菜,以及死去的鳥禽,找找看,雞被放在哪個位置呢?

荷蘭畫家庫普(Aelbert Cuyp)描繪許多田園景致,他會出外觀察動物,筆下的牛隻與羊群在柔和的陽光下顯得十分悠閒。這幅畫裡的雞群成為主角,有的在休息、有的在覓食,不再是餐桌上的食物了!

百花齊放、漫步的雞被一片綠意包圍,這是克林姆(Gustav Klimt)在奧地利城鎮魏森巴赫(Weissenbach)體驗到的夏日美景。這幅畫被賣給收藏家後,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遷往一處城堡。不幸的是,城堡在1945年被納粹武裝親衛隊燒毀,畫作也從此亡佚。

夏卡爾擁著妻子,乘坐在巨大的公雞上,背景是艾菲爾鐵塔、山羊和小提琴等元素。公雞是夏卡爾畫作中常見的元素,也常和愛侶、婚姻的主題一起出現。

1938年到1959年,畢卡索曾使用簡化的方式,描繪昂首鳴叫的公雞,將揮動的翅膀被簡化成線條,尾羽則用圓弧形呈現。1944年八月,畢卡索在巴黎時,目睹法國脫離納粹軍隊的占領,這張《解放的公雞》(The Cock of Liberation),表達法國重獲自由的喜悅,色彩也顯得明亮、繽紛。在古羅馬帝國時代,法國曾被稱為「高盧」(Gallia),在拉丁語是雄雞的意思,雄雞也成為法國的標誌之一,畢卡索可能因此選擇雄雞作為畫作主角。

這幅畫看似描繪一隻悲傷的母雞,正思考蛋為什麼會被拿來使用,而不是被孵化。

達利(Salvador Dali)在1973年出版《卡拉的盛宴》(Les Dîners de Gala),刊載一百多道充滿想像力的料理,是他為妻子撰寫的神奇食譜。這道「雞與基督」結合烤雞和印有耶穌面容的「維若妮卡聖帕」(Veil of Veronica,構圖還取自17世紀荷蘭藝術家Francisco de Zurbarán的繪畫),不禁令人好奇,有聖物襯托的烤雞是什麼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