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溥心畬拍品研究報告–重新評論「南張北溥」的價值與價格(二)

續:溥心畬拍品研究報告–重新評論「南張北溥」的價值與價格(一)

各種角度再定位溥心畬的創作價值與獨特性

常有人認為溥心畬的作品較為保守而缺乏新意,但真的是這樣子嗎? 我們或許可以嘗試從縱向與橫向等幾個不同的角度來重新看待溥心畬:

1. 皇室背景與遺民身分: 身為皇室的背景永遠是溥心畬最常被提到的特色之一,然而中國美術史上同樣也是皇室背景的例如宋徽宗以及明末清初的八大山人、石濤等名家又有什麼不同呢? 宋徽宗可說是中國歷代帝王當中藝術天份最高的,這位皇帝獨創的「瘦金體書法」獨步天下,且設立畫院積極培養繪畫人才,但有人說宋徽宗的際遇其實是錯位的人生,沒想當皇帝還是成為了失敗的皇帝卻又是個成功的藝術家,但如果宋徽宗當時沒成為皇帝呢? 或許宋朝的命運就不一樣了,宋徽宗可能也會成為一位風流又才氣極高的皇室藝術家,其美術史地位可能更為驚人,這樣看來,溥心畬後來沒能成為清朝皇帝或許不是件壞事,沒當上皇帝又是皇室遺民的際遇反而讓溥心畬有了更多藝術創作的機會與能量。

圖/ 溥心畬秋巖映霞丹  設色 紙本  60×28.5cm(左)溥心畬|青山訪友圖  設色 紙本  65.5×32cm(右)

而明朝皇室遺民八大山人則因為對於清朝的痛恨,反而創作出中國美術史上「墨痕無多淚痕多」等極為獨特的繪畫風格,而溥心畬在清朝亡後的心境也在其畫作中清晰可見,只是溥心畬對於民國政府的恨意並不像八大山人那樣直接而強烈,此心境展現在溥心畬畫作上仍是以較為秀逸而隱喻的風格例如鍾馗人物等來呈現。另一位與八大山人同為「四僧」之一的石濤也是明朝皇室遺民,然而因為其幼時一些複雜的家族歷史使得石濤對於清朝的觀感與八大山人不同,石濤對當權者的態度反而和溥心畬會相近一些,石濤「縱使筆不筆,墨不墨,畫不畫,自有我在」的繪畫革新以及著作的《畫語錄》十八章都對於後世影響極大,而溥心畬以「詩詞先於書法,書法先於繪畫」的原則要求他的學生並自始至終堅守此創作理念,也是中國美術史上少有的。

圖/ 溥心畬|寒林鍾馗成扇  紙本  L:50cm(左);溥心畬|行書書法  水墨 紙本  62×39cm(右)

2. 詩書畫三絕的文人畫家:溥心畬絕對是中國美術史上少有的「詩書畫三絕」文人畫家之一,但如果真的要說「詩書畫三絕」第一個在作品上集大成的人物,可能會是趙孟頫,趙孟頫確立了蘇軾以降文人畫的提倡與發展,其作品《鵲華秋色》與《水村圖》可說是文人畫最早的典範之一,「詩」「書」「畫」三者合而為一開創了世界美術史上獨一無二的藝術呈現方式。而趙孟頫作為趙宋皇室後裔,卻能受到蒙古新政權的攏絡以前朝皇族身份入仕元朝,一路官至翰林院承旨、榮祿大夫,但矛盾的是趙孟頫繪畫仍不時透露他嚮往隱居、放逸于山水的心願,趙孟頫當時複雜的心境相信也多少影響了溥心畬。

清帝遜位後,溥心畬一直沒有接受民國政府的官職,侍奉母親隱居于西山,而開始自學繪畫,他曾說:「時山居與世若隔,故無師承,亦無畫友,習之甚久,進境極遲。漸通其道,悟其理蘊,遂覺信筆所及,無往不可。初學四王,後知四王少含蓄,筆多偏鋒,遂學董、巨、劉松年、馬、夏,用篆籀之筆,始學南宋,後習北宗,然後始畫人物鞍馬翎毛花竹之類。」靠著過人的天份自學書畫而無師承,是溥心畬習畫過程極為與眾不同的地方,但又由於皇室背景擁有眾多經典古書畫可供臨摹,加上追求詩書畫三者並行的堅持,雖有受到沈周、文徵明、唐寅等「吳派」詩書畫的影響,溥心畬也逐漸展現本身的繪畫風格,事實上後來溥心畬的作品也跳脫出文人山水畫與花鳥畫的框架,將歷代風格內化而自然地展現出一種集大成的格局。



圖/ 溥心畬|操斧伐柯  水墨 紙本  32×56cm

3. 中國繪畫史的集大成:
民國初年以來連續爆發了文學革命、五四運動、新文化運動等思潮,康有為、徐悲鴻等人率先對於中國傳統繪畫提出批判,不約而同地大力提倡西方古典學院畫派強調光影、透視法的寫實風格。然而了解西洋美術史的人會發現徐悲鴻在法國留學期間,卻正是古典學院畫派受到大力批判與改革的時期,同期間畢卡索的立體派、馬諦斯的野獸派、康定斯基的抽象主義,甚至後來的達達主義、超現實主義等都陸續在西方快速發展開來,而徐悲鴻認為中國繪畫在視覺上長期缺乏科學研究的精神,所以只挑了西方當時已經落後將近100年的古典學院畫派帶回到中國進行所謂的繪畫改革,其實是受到不少學者批評的,反觀同期間少數孤獨旅居海外卻又能內化中西方繪畫技巧的畫家例如常玉、潘玉良等,他們的作品反而展現出更多的繪畫改革與完成自我的藝術純粹。由此來看,藝術不該是為了改革而改革,無論身處何種環境,可以融合過去所學並忠實地以自己獨特的方式表現出來才是藝術創作的本質,而溥心畬也滿足這樣的條件才得以成為大師。

事實上,當時除了徐悲鴻、林風眠等國畫改革派之外,在北京存在更多的傳統派例如齊白石、陳師曾等人,但兩派其實都贊成國畫必須改革,只是革新派主張引進西洋畫法,傳統派則主張引進院體的工筆以補文人寫意的不足,這個態度其實與溥心畬的作品有高度的同質性。溥心畬除了傳統文人寫意山水畫與工筆花鳥畫之外,也可以看到當時齊白石、揚州八怪的畫風影響,甚至雍正與乾隆御用外籍畫家郎世寧的西洋繪畫風格有時都能在溥心畬的繪畫當中看到(尤其是馬畫),溥心畬渡海來台後更曾以日常生活的詼諧題材創作過一系列漫畫風格的作品。

所以溥心畬在人生不同階段接觸過的風格與技法常常自然地表現在同一張作品上,就連臨摹古人畫作時除了構圖相似之外,細節上例如線條、用筆、皴法、色彩卻又能融合中國各世代的技法而表現出截然不同的意境,以溥心畬皇室遺民的身世與個性來說,在繪畫上我們不能要求他是一個激進改革的畫家,然而在中國繪畫史的集大成上溥心畬卻能夠呈現出筆筆有來歷卻又渾然天成的創作,這些都是溥心畬獨特的人生閱歷與性格忠實表現在畫作上,而進一步完成自我的藝術純粹。 



圖/ 溥心畬|狸奴羨魚(左)、紅葉仕女(中)、霜蘆秋蟹(右)  設色 絹本  38.5×18.5cm、69×29.5cm、120×32cm

綜合以上三點,有人說:「溥心畬是中國傳統文人畫的終結者,張大千則是二十世紀中國畫風的開創者。」溥心畬保存了中國美術史重要的傳統精神與價值,不能掌握這深厚的文化資源,就無法繼承中國文明而發展出來具有中國風格與精神的繪畫,但現代人往往無法真正體認這一點,且更多是一味追求甚至模仿西方繪畫的形式,尤其如今任何事都只求新求快的網路年代,要現代人讀書讀到溥心畬那種程度才去作畫應該是很困難的,因此,溥心畬的精神在往後的藝術史上恐怕很難重現。這也突顯了溥心畬獨特的人生經歷與性格的彌足珍貴,因此溥心畬被認為是「中國文人畫的最後一筆」,也代表溥心畬在中國美術史上的獨特地位。

溥心畬與張大千作品近年拍賣價格分析

最後我們來看一下溥心畬與張大千近年的作品拍賣價格走勢

單位: RMB元 / 平方尺

資料來源: 雅昌; 帝圖藝術研究中心整理

這張圖表我們可以分下列幾點來看:

1. 2010年起兩者出現極大落差:我們可以看到自2000年至今張大千的每平方尺拍賣均價都是高於溥心畬的,2003年以前的價格差距並不算大,直到2004-2010年一段時間張大千的價格就開始出現較大的漲幅,2010年以後溥心畬的價格雖然相對穩定,但與張大千的價格也開始出現極大的落差;

2. 每平方尺均價相差五倍:張大千早在2009年就突破每平方尺20萬RMB均價,後來更曾不只一次突破每平方尺100萬RMB,然而溥心畬的每平方尺均價至今卻仍在20萬RMB以下徘迴,如今兩者每平方尺均價已相差超過五倍;

3. 每平方尺20萬RMB可能是個觀察指標:我們相信張大千的作品拍賣價格在一定其間內仍會維持強勢的格局,也請注意張大千的價格在2009年突破每平方尺20萬RMB後就呈現井噴的走勢而一去不復返,所以每平方尺20萬RMB可能也會是溥心畬的一個重要的觀察指標;

4. 期待溥心畬可以向上比價:我們不容易預測溥心畬何時也能出現張大千2009年以後的價格走勢,然而就像一檔優質股票的價格總有一天會反映其基本面一樣,在中國藝術史有獨特地位又與張大千齊名的溥心畬,其拍賣價格或許終究會逐步向上與張大千比價;

5. 「南張北溥」的價值與價格應趨於一致:事實上,這幾年中國大陸不少藏家在張大千價格高漲之後也紛紛回頭低調收藏溥心畬的作品,原因應該也與本文的看法雷同,所以,在收藏溥心畬的藏家已開始蠢蠢欲動時,「南張北溥」的價值與價格或許在不久的將來就會逐漸趨於一致。

圖/ 張大千|水仙  設色 紙本  33×69cm



圖/ 溥心畬|雕龍  水墨 紙本  33.6×67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