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焦點人物

「用針線縫寫我的人生」——認識新銳藝術家劉鳳鴒

劉鳳鴒文本Louise Bourgeois鹽田千春Bluerider

2018-08-29|撰文者:詔藝/製圖:陳昱婷

安奈特•梅薩潔,《My Vows》,1988-91。《My Vows》,安奈特•梅薩潔,1988-91。Photo by Procsilas Moscas 圖/取自flickr

文本性的文字,透過藝術家透過手工一針一線縫繡於各式各樣纖細而脆弱的載體,如口罩纖維、紙張、布等上,將通常文字本來二維的性質突然轉昇成為四維的力道,不但立體化一般文本常見的態樣,產生微小的空間雕塑與新層次。同時,文字力量,也涓滴地化為時空的流逝感。藝術家纖細而內斂沉靜心境,凸顯出她創作中所一再關注的三大主軸:「探索不起眼的材質」、「具溫度的閱讀線條」,與「情緒上多元表達的可能性」。

《365種逃逸的可能性》(作品全景圖),口罩、手縫線、壓克力顏料、無酸樹脂,2018。圖/劉鳳鴒提供。《365種逃逸的可能性》(作品全景圖),口罩、手縫線、壓克力顏料、無酸樹脂,2018。圖/劉鳳鴒提供。

《其後/Later》,衣服、線料、壓克力顏料、樹脂,120 x 220 cm,2014。圖/劉鳳鴒提供。《其後/Later》,衣服、線料、壓克力顏料、樹脂,120 x 220 cm,2014。圖/劉鳳鴒提供。


劉鳳鴒告訴我:「我不擅於言語,也不是很喜歡講話,也不太會主動介紹自己。能做的只是將這些感情寄託在作品上。」 收藏家周隆亨曾表示:「劉鳳鴒是一位對文字愛戀的藝術家,一針一針的重新刻劃出紙張、筆跡與文字間的特別情感。...她的這一頁,其累積的其實是不只一頁,可以說是這幾年她藝術創作的成長歷程記錄:有畫面、有文本、有編織、有汗珠、有思考、有停滯、有前進、有跌倒、有站起,...似乎”Even when you're not you, you're still you.”」而劉鳳鴒的創作,「其意義和本質不在物質的背後某處,而正是存在其中,存在一切之中。」

《寫成之前/Before Writing》,口罩、手縫線、壓克力顏料、無酸樹脂,視場地而定,2017。圖/劉鳳鴒提供。《寫成之前/Before Writing》,口罩、手縫線、壓克力顏料、無酸樹脂,視場地而定,2017。圖/劉鳳鴒提供。

《寫成之前/Before Writing》,口罩、手縫線、壓克力顏料、無酸樹脂,視場地而定,2017。圖/劉鳳鴒提供。《寫成之前/Before Writing》,口罩、手縫線、壓克力顏料、無酸樹脂,視場地而定,2017。圖/劉鳳鴒提供。


訪談的最後,劉鳳鴒以極度平和卻也篤定地語氣說道:「我的生活一直就是靠藝術創作來支撐自己,我想這條路,我也將堅定自己會一直走下去。」

《頁266/p266 》、《頁77/p77》。圖/劉鳳鴒提供。(圖左)《頁266/p266 》,餐巾紙、線材、壓克力顏料、無酸樹脂,54.5 x 53 cm,2014。(圖右)《頁77/p77》, 餐巾紙、線材、壓克力顏料、無酸樹脂,40 x 31.5 cm,2014。圖/劉鳳鴒提供。


劉鳳鴒文本Louise Bourgeois鹽田千春Bluerider
REACTIONS
喜愛

1

好美

1

0

0

厲害

0

猜你喜歡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