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焦點新聞

國際新聞

美術館古典大師

「我是女人,我在啟蒙時代畫畫。」 用肖像畫征服歐洲的先行者 Vigée Le Brun 

Elisabeth Louise Vigée Le Brun伊莉莎白•路易斯•維珍•勒布倫藝術史啟蒙運動個體自主

2020-05-12|撰文者:林侑澂

隨著Vigée Le Brun的成就受肯定,她在23歲時就受託為法王路易十六的皇后瑪麗•安托瓦內特 Marie Antoinette作畫。在描繪出皇后的優美身段與華麗服飾後大受好評,也自此被引薦給了歐洲各個皇室,並且與皇后成為了非常親近的好友。透過皇室的背書,Vigée Le Brun在1783年獲准列名於法國皇家繪畫雕塑學院 French Royal Academy of Painting and Sculpture(一年四個的女性名額)。
Elisabeth Louise Vigée Le Brun,《瑪麗.安托瓦內特王后與玫瑰》,畫布油畫,130 x 87 cm,1783,藏於法國凡爾賽宮博物館。圖/取自wikipedia
Vigée Le Brun的畫筆下曾經用了許多不同的方式描繪皇后,兩人的情誼眾所周知,Vigée Le Brun在回憶錄中寫下:「她(皇后)給予我的善良,一直是我最美好的回憶之一。」與皇后的相處,甚至是兩人合唱的場景,一直是Vigée Le Brun生命中很重要的一部分。甚至在後世描繪法國宮廷的畫作中,還再現了皇后替懷孕的Vigée Le Brun撿拾畫筆的場景。(兩人年紀相仿,且都曾經經歷子女夭折。這或許也是兩人相互理解的原因之一)
註:瑪莉皇后以任性出名,是與路易十六一同被送上斷頭台的法國最後一位皇后。
Elisabeth Louise Vigée Le Brun,《瑪麗.安托瓦內特王后和她的孩子》,畫布油畫,271 x 195 cm,1787,藏於法國凡爾賽宮博物館。圖/取自wikipedia
Vigée Le Brun在擔任宮廷畫家期間獲得了很好的發揮機會。在1784-89這幾年裡,每年約為法國皇室描繪了50幅肖像畫。也在自家舉辦了多次的沙龍畫展,成為巴黎藝壇的影響力的人物。但隨著歐洲政治的情勢的轉變,啟蒙運動興起、法國大革命爆發。法國社會分裂為極權制和民主制兩派,最終民主派以自由、民主、博愛的主張創立了新體制的法國。
與皇后有著深厚情誼的Vigée Le Brun,自然而然成為了新體制討伐的對象。她逃離法國(1789年,34歲),與女兒開始了12年的流亡生活。流亡到義大利後,Vigée Le Brun重新開辦了工作室,溫暖而嚴謹的畫風讓她重返歐洲藝壇。也成為了義大利那不勒斯皇后(法國瑪麗皇后的姐姐)的座上賓。重新以肖像畫的委託養活自己與女兒。在結識了奧地利大使後,應邀前往維也納,為奧地利與波蘭的貴族們作畫。
Elisabeth Louise Vigée Le Brun,《侯爵夫人們的肖像》,畫布油畫,100 x 81cm,1790,藏於義大利烏菲茲美術館。圖/取自wikipedia
輾轉前往了俄羅斯後,Vigée Le Brun受到了皇室的青睞與肯定,讓她的肖像畫事業再上層樓。她畫下了當時全歐洲各國的名媛,筆下的髮型、配件、服裝甚至成為了歐洲時尚發展的重要史料。善於女性肖像的她一畫難求,被聖彼得堡藝壇稱之為「炙手可熱的鏡子」。成功達到了離開巴黎皇宮後的第二段創作高峰。
Vigée Le Brun在俄羅斯期間(共約6年),法國的局勢趨於穩定。她也開始與巴黎的舊友重新取得聯絡。並且在藝術公會的幫助下回到了巴黎(1801年,46歲)繼續作畫,晚年則是在巴黎撰寫回憶錄並終老。

Elisabeth Louise Vigée Le Brun伊莉莎白•路易斯•維珍•勒布倫藝術史啟蒙運動個體自主
REACTIONS
喜愛

2

好美

11

0

0

厲害

1

猜你喜歡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