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2020-05-20|撰文者:莊坤良(亞洲大學外文學系特聘教授)



二、物件的寓言



孫翼華,《紅漫山海》,2018,70x116cm,水墨、膠彩、壓克力、木質材料。圖/藝術家提供

流動的意識挑戰我們對真實的認知。我們對真實的認定,經常依賴視覺經驗或語言表述。中文裡常說,眼見為憑或百聞不如一見,但事實上,光線的反射(reflection) 也必然隱含有折射(refraction),所見必然失真,甚至於因為看見了反而被蒙蔽,如杯中彎曲的吸管。視覺不可憑,涉及我們對真實的認定。十九世紀新崛起的心理學認為,事實可分為外在事實與內在事實。我們對事實的認知,從外在眼睛所看到的事實轉到內心真實感受到的事實。例如,我們說的「度日如年」,或感覺的「千年一瞬」,都是我們的意識對客觀時間的主觀感受,這種感受對個人而言,也是千真萬確的「事實」(reality)。內在事實的學說強調主觀感受,所以意識的流動解放了我們對事實的認知,也模糊了現實與超現實(surreal)的邊界。

André Breton (1896-1966) 說超現實是一種從夢境與真實的矛盾衝突所創造出來的絕對現實(absolute reality),它是一個超越理性與邏輯的心理機制。對繪畫而言,畫家在錯置的時空,將物件做不合理的並置(juxtaposition),使畫面帶有個人情感的特殊指涉或流露潛意識的暗示。除了牡丹花外,孫翼華的畫面最常出現的物件就是小斑馬和羽毛。她把小斑馬安排在花蕊裡漫步或與水母同時出現在海底,這種刻意突兀不合理的安排,創造一種預期之外的「驚嚇」(shock),達到一種強烈的震撼效果。

孫翼華,《宇宙洪荒》,2019,35x58cm,水墨、膠彩、壓克力、木質材料。圖/藝術家提供

例如在〈宇宙洪荒〉裡,獨自旅行的小斑馬,迷失在一片巨石與激流之間,這像是一則超現實的寓言,也像夢境裡的真實再現,流露畫家個人生命行旅與探索的痕跡。在〈踽獨行〉中,畫家採用由上而下俯瞰的視角,描繪小斑馬獨行在紅河流淌的河床,帶有強烈的女體母性暗示。紅色河流如畫家的潛意識流( stream of subconsciousness) ,不著痕跡地透露出她對自己的期許與欲求。她雖以溫和的斑馬作掩飾,但也迂迴委婉展現了千山我獨行的氣魄。

〈飄羽〉的四屏連作,也是一個典型的超現實思維。翼華將斑馬、貝殼、羽毛、花瓣等不相干的物件,並置在同一空間,原本各自歸屬於天空、地上和海底的物件,被聚合在一起,營造一股夢境氛圍,增添了超現實的想像。畫家將將不合理的事件加以合理化,讓夢境與真實產生辯證關係,擴大了事件的意義與詮釋範圍。於是羽毛可以象徵女性的愉悅/越,牡丹和貝殼的連結,可以自由聯想到女性的聲音如號角,響徹大地。英文諺語說:「千言萬語不如一張畫」(A picture is worth a thousand words),孫翼華的這幅超現實的畫作,也有同樣的功能,說出了畫家潛意識裡,言語無法描述的欲望與情感。單純的物件,透過藝術家超現實手法的處理,產生了比獨立物件本身更豐富的意涵,這些物件的出現,成為孫翼華作品的特色之一,也因此建立了她獨特的個人風格。

意識漫流孫翼華的水墨現象
REACTIONS
喜愛

1

好美

7

0

1

厲害

2

猜你喜歡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