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焦點新聞

當代藝術訪談策展

梁兆熙《身閒時序好》 炭筆下的文人氣韻 淬鍊後的疏闊心境

異雲書屋梁兆熙身閒時序好時間與記憶王焜生

2022-03-03|撰文者:林侑澂

梁兆熙,《虎》,壓克力 炭筆 紙,65 x 58.5 cm(19F),2021。圖/異雲書屋提供 

每一幅好的作品,都是藝術家的自畫像。觀畫者們不難在梁兆熙的馬、孔雀、老虎、玫瑰中看見寓意甚至寄託。但也能夠察覺到這種種的意象,並不單純是做畫者的自我投射。越是凝視,會越發現這些可辨識的形象,其實僅僅是筆法的介質。



「筆法本身」,才是梁兆熙自畫像的主體所在。



梁兆熙近年畫作鮮少鋪陳空間感,更多是關注於畫面的平衡。不斷在三度空間與二度空間中切換,如同圍棋般佈局著畫面中的元素。一層層將空間的片段交疊,統合成平面化、均質化的意識空間。在自然而然之中,同時蘊含著值得反覆遠望、近觀的視覺感受。

然而相對於空間的均質化,梁兆熙對於時間的側寫更顯深刻。觀畫者可以從線條或炭色的堆疊,感受到梁兆熙的作畫過程及時間痕跡。細觀其中,會發現這些痕跡竟是鮮少被修改的,即便是描繪動態的多層線描,都可以感受到每一道筆跡之中的自信。而這份自信、往往是奠基於長時間的自我磨練。是經過一筆一畫的累積後,才會進入的身心統合境界。

梁兆熙,《馬》,粉彩 壓克力,93 x 68 cm(32F),2017。圖/異雲書屋提供 

梁兆熙,《貓頭鷹》,粉彩 炭筆 壓克力,96 x 96 cm(46F),2016。圖/異雲書屋提供 

偶爾在畫面邊緣抹上深色,梁兆熙將畫中世界與觀畫者的立場做出了明確的區隔。構圖安排再再暗示作品所描繪並非現實,而更接近於梁兆熙對於無形事物的觀察。或許曾經的惆悵困惑、或許是如今的海闊天空、又或許是未曾忘懷的美學追求。觀畫者們又可以隱隱感受到梁兆熙所期望的,並不是分享某種身歷其境的內在世界。而是透過抽離的距離感,邀請觀眾進入旁觀者視點、輕輕凝視生命的百態、循環甚至無常。

《身閒時序好》展場實紀。圖/異雲書屋提供

梁兆熙,《馬-H06》,油彩、紙本,47.8x36 cm,2017。圖/異雲書屋提供

梁兆熙,《兔子》,壓克力、木 炭、紙本,96x120cm,2016。圖/異雲書屋提供

梁兆熙,《兔 Rabbit》,壓克力、色粉、炭筆、紙本,96x112cm,2018。圖/異雲書屋提供



《小重山.柳暗花明春事深》宋 章良能

柳暗花明春事深。小闌紅芍藥,已抽簪。雨餘風軟碎鳴禽。遲遲日,猶帶一分陰。往事莫沉吟。身閒時序好,且登臨。舊遊無處不堪尋。無尋處,惟有少年心。


梁兆熙所描繪的,無論是時間、記憶、心境,均非言語能解之物。於是策展人王焜生,從宋代詞人章良能傳世的唯一的一闕作品中,取了「身閒時序好、惟有少年心」兩句意境,為梁兆熙本次發表的作品提出註解。梁兆熙本人甚少解說自身的藝術創作,但若是作品足夠完備,單憑畫面就足以敘述各式各樣的意念。

詞中的意境不難理解,或許可說是千百年來東方文人的追求,但這不代表這會是容易進入的境界。展覽之中,梁兆熙以一種不言自明的方式,為這份追求留下了屬於自己的答案。 

異雲書屋【身閒時序好】梁兆熙個展

參展藝術家|梁兆熙

策展人|王焜生


展期|2022-02-19 ~ 2022-03-27

地點|臺北市大安區青田街12巷23號1樓

開放時間|11:00 - 18:00,週二公休


異雲書屋梁兆熙身閒時序好時間與記憶王焜生
REACTIONS
喜愛

0

好美

3

0

1

厲害

1

猜你喜歡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