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焦點新聞

藝廊當代藝術訪談個展

異雲書屋《何可無此君》鄭在東個展,引用與跨越並行,形塑獨樹一幟的美學品格

異雲書屋鄭在東何可無此君

2022-12-21|撰文者:林侑澂

生為一位藝術創作者,藝術家鄭在東多年來在海內外旅行、創作,並且在各地發表展覽。睽違許久後在2022年與異雲書屋合作,回到台北發表了《何可無此君》個展。一併發表了「致敬奇里柯系列」、「《世說新語》三聯畫」、「金碧山水四連屏」、「書法作品」和「描繪古器物小組畫」五個方向的創作,完整呈現自身返璞歸真的藝術語彙。

青年時的鄭在東受表現主義Expressionism和存在主義Existentialism的影響甚深,也喜愛透過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1856-1939)的精神分析學說自我解析。經常取材於內在世界的起伏轉折、自身存在於這個世界的狀態,從中呈現出虛無或空靈的心神狀態。

鄭在東,《致敬奇里柯-02》,彩墨紙本,67 × 70 cm,2022。圖/異雲書屋提供

在過去20年間,鄭在東則是更加喜愛古典中國的文化及美學傳承。移居上海後,鄭在東創作之外的時間大多在中國各地遊歷。這期間不但參觀了各地的石窟與古建築,也進入了《鵲華秋色圖》、《富春山居圖》所繪的景緻當中,甚至也前往古詩文中所描寫的場景。在讀萬卷書的同時,也實際地行萬里路。多年來以身臨其境的方式,讓自己更深邃地進入古典美學的脈絡之中。

鄭在東的藝術創作奠基於半世紀的實踐累積,近年來的創作與古典文學《世說新語》、形而上畫派Metaphysical painting先驅奇里柯(Giorgio de Chirico,1888-1978)進行了穿越歷史的對話。同時也樂於從日常物件中,提練巧妙而雋永的詩意。不同型態的創作看似涇渭分明,卻也在展場中相互呼應,從不同層面反映著鄭在東的生命狀態。

鄭在東,《致敬奇里柯-04》,彩墨紙本,67 × 70 cm,2022。圖/異雲書屋提供

展覽中數幅向奇里柯致敬的作品,透過東方的媒材重新詮釋了形而上繪畫的經典代表作。奇里柯的繪畫有著許多向古羅馬、古希臘取材的作品。然而有趣的是,奇里柯並非去做造型上的複製,而是更主觀地去描繪自身對於古典內容的感知。同時,鄭在東對於奇里柯晚年「從前衛的實驗回到古典寫實」和「臨摹曾經的自己」等等行為相當有興趣。這也啟發了鄭在東重新思考臨摹或創作的「行為」,並且引為借鑑。對於藝術家在面對創作時的思緒狀態,進行了深切的反思。進而開啟了鄭在東如今非傳統、跳脫脈絡的作畫方式。

鄭在東,《世說新語系列-02》,彩墨紙本,180 × 95 cm,2022。圖/異雲書屋提供

【王子猷嘗暫寄人空宅住,便令種竹。或問:「暫住何煩爾?」王嘯詠良久,直指竹曰:「何可一日無此君?」】

《世說新語》的故事大多描寫鮮活的人物行徑。鄭在東尤其對於《任誕》篇當中,人物們放縱、荒誕又浪漫的言行深感興趣。例如作品《世說新語系列-02》取自古籍中-王子猷即便只是暫居,也堅持要在屋前植竹、並稱:「何可一日無此君?」的意象。王子猷看似不切實際的癡迷,卻又隱隱透露著一份對美的堅持,反應出的是某種執拗的生命狀態。畫中的人物既非現代人亦非古人,從裸體起筆,逐步增添魏晉南北朝時代的寬鬆外衣。並隨著視覺動線一一描繪榻、竹、石等元素。最終後方的兩棟建築,視覺上形成了景深、平衡感,卻也在造型中刻意形成了某種難以名狀的神祕韻味。作品所提供的並非是插畫式的場景再現,也同時反應了鄭在東對於風雅氣質的追求。

鄭在東,《金碧山水 四連屏-03》,彩墨紙本,138 × 70 cm,2022。圖/異雲書屋提供

藝術家的用色往往隨著所處的地域和氣候轉變,也隨著文化特質而產生差異。一直對於壁畫很著迷的鄭在東,無論是對敦煌石窟或者西方的建築壁畫都深入地進行研究。與此同時,鄭在東也喜愛中國宋代的美學風格。尤其對於其中金碧山水「繁複、華麗而高雅」的氣質相當推崇。這份氣質有別於唐代的多元活力、有別於明清的回歸現實,呈現出文人美學中追求超脫的精神。在壁畫及宋代美學的交融之下,鄭在東使用標準傳統的中國顏料,將石青、石綠、赭石和硃砂等等材料最初的色彩直接進入畫面。試著運用鮮明亮麗的色彩,在具有現代感的視覺之中,體現出超然物外的、自由的生機。

異雲書屋鄭在東何可無此君
REACTIONS
喜愛

0

好美

0

0

0

厲害

0

猜你喜歡

view all